打敗金馬貢獻獎得主 吳郁瑩說獲北影最佳剪輯獎很意外

【新住民跨國婚番外篇】

文|祁玲    影音|張匡皓 甘政國
《阿紫》勇奪2020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和最佳剪輯。(好威映象提供)

「我沒有預期自己會同時拿下兩個獎,尤其很意外得到最佳剪輯。」紀錄片《阿紫》導演吳郁瑩說。

《阿紫》勇奪上屆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和最佳剪輯,其中,剪輯獎的入圍作品除了《阿紫》,還有《下半場》(陳俊宏、馬修),《灼人秘密》(蔡晏珊),《返校》(解孟儒)和《菠蘿蜜》(廖慶松、林婉玉),這四部都是劇情片。

吳郁瑩表示,拿到剪輯獎令她意外,一方面此項目是紀錄片和劇情片一起參賽,另一方面,資深剪輯師、金馬特別貢獻獎得主廖桑(廖慶松)也名列其中,因此她一開始就沒預期會得剪輯獎。得知自己獲獎時,「我覺得有點錯愕,怎麼會給我?因為廖桑是我很尊敬的老師,他也有給我一些幫助。」

從剪輯師升格為導演,吳郁瑩坦言:「以紀錄片來說,如果導演有多一點剪接的經驗,對於執導工作也有所助益。」

去年入圍台北電影獎最佳剪輯的電影《菠蘿蜜》描述在台移工的困境。(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一般人認為,拍攝紀錄片就是蹲在那裡,發生什麼事情就拍什麼。吳郁瑩強調,這麼做當然也很重要,畢竟不能去安排事件的發生。「但有些事是可以去挖的,那你要去挖什麼?如果有剪輯的經驗,會更能幫助你思考,哪些東西應該深入挖掘。」

吳郁瑩表示,她一邊拍一邊剪,約兩年半才剪完《阿紫》,主要是做了滿多修正。她不諱言,過程中最「卡」的是,阿紫和夫婿阿龍吵架的那一段,「大多數人會預期有這樣的發展。」

但吳郁瑩起初直覺不想把過於煽情的段落放進去,後來跟製片和其他人討論,才決定把它放進去,如此可以給阿紫空間,讓她的情緒得以抒發。為此她又花了一些時間修改,成為現在大家看到的版本。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