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人》翻轉都市傳說 喬登皮爾揭開重拍原委

文|娛樂組
《糖果人》打破恐怖片的慣例,以男性當作被恐怖鬼魅糾纏的對象。(UIP提供)

以《逃出絕命鎮》(Get Out)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的導演喬登皮爾(Jordan Peel),以監製身份推出最新恐怖片《糖果人》(Candyman)。這個乍聽之下一點也不嚇人的片名,為什麼會成為他小時候無法忘懷的影像呢?

1992年推出的恐怖片《腥風怒吼》(Candyman),有一個讓喬登皮爾無法招架的設定,就是片中的反派鬼怪,居然是個黑人。當時只有13歲的他,看了這部片之後就完全無法擺脫其影響,「我從小就是個恐怖片粉絲,但我們沒有黑人版的猛鬼佛萊迪,也沒有黑人版的殺人魔傑森。所以當《腥風怒吼》上映時,那部電影就感覺非常大膽創新,也讓黑人有宣洩的出口,而且那部電影超可怕的。雖然其他的恐怖片中也有黑人角色,但是我覺得這一部電影最屌。」

跟原版最大的差異跟特色,就是這回故事透過黑人的觀點,來重新看待這個恐怖傳說,喬登皮爾說:「原版的觀點是白人女性,她有著適應不來的文化差異,她對住在芝加哥卡布尼格林公營住宅社區的黑人有一些畏懼,也是讓電影觀眾感到害怕的地方。但現在對我來說,這個版本的恐懼是反應我個人對於白人社會的觀感,跟原版恰好形成一個鏡像般的對照,也像是一種以理解為出發點的對話。」

包辦《糖果人》編導的妮亞達科斯達(右),以女性的角度重新審視隱藏在恐怖背後的傳說。(UIP提供)

有別於大多數恐怖片的安排,《糖果人》主角是位男性,而非女性。喬登皮爾解釋劇中安東尼的角色,是個成功但亟需突破的藝術家,「他對名利的渴望,也像是糖果人想變成永垂不朽的野心。安東尼的藝術創作,不知不覺當中,成了自身過去悲劇歷史的出口。」也跟大多數恐怖片顛倒,《糖果人》的編導是女性,妮亞達科斯達(Nia DaCosta)。對此,喬登說:「她完全探討各種讓人坐立難安的層面,卻能維持整個電影的中心主旨,一個擁有悲劇色彩的愛情故事。」

妮亞則談到《糖果人》在恐怖之外的意涵:「對我們來說,糖果人是真正的都市傳說,不是什麼電影情節,他就是在社會住宅殺人的魔神仔,而且糖果人一直都是個話題人物,講的是暴力不斷循環,歷史不斷重演,黑人怎麼透過傳說化解歷史創傷,是時候該讓這話題浮上檯面,這個傳說本身就是個大悲劇。」

更新時間|2021.08.17 03:12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