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拍《濁水漂流》吳鎮宇、李麗珍路邊換衣休息 導演:香港演員能吃苦

文|熊景玉
《濁水漂流》含金量奇高,像是吳鎮宇與李麗珍就曾分獲金馬獎影帝后。(滿滿額提供)

近年香港電影陷入低潮,已很久未於金馬奪下大獎,而今年改編自真人實事的港片《濁水漂流》來勢洶洶,以12項金馬提名傲視群雄。導演李駿碩與演員柯煒林特地來台接受隔離並出席金馬獎,兩人接受視訊訪問,提及拍攝時大多在街上取景,連休息、換衣也只能在街邊進行,或許對別的地方的演員會感到很辛苦,柯煒林卻甘之如飴,他樂呵呵地說「因為我就是屁孩,就是野孩子啊!」

《濁水漂流》故事立基於自2012年2月15日,香港深水埗通州街天橋底一群露宿者,在政府沒有事先通知露宿者的情況下,包括床舖、身分證、全家福照片、私人物品等均被粗暴地視為垃圾丟棄,露宿者因而憤而告上法庭,要求政府道歉並賠償。但官方明知自己有錯,姿態仍擺得非常高,只願賠償港幣2千元,卻堅持不肯道歉,當時的李駿碩還是大學新聞系學生,為撰寫校刊專題報導曾來採訪這群露宿者。5年後他又重訪通州街天橋底,當年睡紙皮屋的露宿者,搭建了一間間木屋聚居,不僅刻意令政府更難「清場」,也像是對外界築起一道牆,阻隔了自己與外界的互動。

李駿碩曾經訪問過通州街清場事件的露宿者,有感而以此故事為藍本,拍下個人第2部劇情長片《濁水漂流》。(滿滿額提供)

片中吳鎮宇的立場與他人不同,他堅持政府在賠償外,也應對他們道歉,其他人卻害怕若他堅持下去,重新打官司,可能連原本的賠償都沒有。李駿碩對於公權力如此鴨霸深感憤怒,「如果你給我賠償,卻不跟我道歉,這算是什麼賠償?難道我們沒有被道歉的資格嗎?」

李駿碩將自己對此事的看法交由吳鎮宇來代言,然而片中集體行動沒有共識,真實情況裡,香港政府之後又重施故技,在其他清場行動任意棄置露宿者的個人物品,一方聲討政府不人道,另一方宣稱目的只是為了維持治安、確保環境衛生,兩邊的角力持續在進行,《濁水漂流》點明了官與民之間的對立,但現實世界裡依舊無力解開這糾結的死結。

李駿碩在看完李麗珍(圖)某個訪問後便邀她演出,當時李麗珍情緒病後渴望復出,她過往的經歷很適合「陳妹」這個飽經世事的角色。(滿滿額提供)

但回看電影本身,《濁水漂流》演員群含金量驚人,吳鎮宇、謝君豪是金馬影帝,李麗珍是金馬影后,即使來客串演出柯煒林母親的葉童也是兩屆香港金像獎影后,面對一眾帝后級演員,柯煒林說,自己在與他們對戲時,並沒有分心去觀察對方的演出有多厲害,但之後看了成片,發現吳鎮宇真的是厲害。

柯煒林說,在拍攝期間,吳鎮宇全都在角色狀態內,戲外也還是「輝哥」的模樣與大家相處,「你看他的眼睛,差不多都是半瞇的,整個精神狀態都是半清醒半迷離,他為不只是去思考這個角色要怎麼演,更把角色內化了,我在看的時候都忍不住為他鼓掌。」

吳鎮宇在拍攝時始終保持片中角色的狀態,半清醒半迷離的神態令柯煒林十分佩服。(滿滿額提供)

但即使有再多的影帝、影后在劇組裡,《濁水漂流》講的是露宿者的悲歌,取景地點也在當年事件發生地深水埗通州街,以及附近天橋底。片中飾演其中一名街友「大勝」的演員朱栢康就曾透露,大家長時間都在街道拍攝,吃飯、休息、甚至換衣服的地方都在街邊;若是想上廁所,不是要走去大老遠,不然就是偷偷在街邊解放,對他而言確實是挑戰。

不過曾當過幕後工作人員的柯煒林對這樣的工作環境卻甘之如飴,他笑說:「我就是屁孩,就是野孩子啊!」不用拍他時他就自在地在深水埗到處逛,等要拍他時再回來;李駿碩說「女演員也是這樣(在街邊休息),對她們來說都不算什麼。」最後他補充了一句「香港的演員都很能吃苦的!」

長得有點像許光漢的柯煒林,是香港影壇的新面孔,聽到自己入圍金馬獎的好消息,他第一個反應是「要隔離嗎?」(Blacklight Artist Management Company Limited提供)

更新時間|2021.11.16 15:38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