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理監事遭控集體A錢 北市中藥工會爆掏空疑雲

文|劉文淵    攝影|攝影組

成立近40年、會員多達2,500人的台北市中藥製造業職業工會,驚爆掏空疑雲。多名會員指控,現任理事長袁千富與妻子輪流擔任理事長、總幹事把持會務,還與其他理監事合謀瓜分保險回饋金,導致上千萬元款項流向不明,其中一名監事不願同流合汙,竟遭解職,為了監督工會,該監事透過民事訴訟成功回復職務,也呼籲檢調單位盡快介入調查,以保障廣大會員的權益。

「當初為了監督工會,被解除職務,我實在嚥不下這口氣!」台北市中藥製造業職業工會常務監事陳培森說,2年多前,他發現工會財務有問題,向司法單位檢舉理事長袁千富及其他理監事涉嫌掏空,結果遭解除職務,所幸法院上個月底判決解職無效,他才能繼續留在工會,為廣大的會員發聲。

北市中藥工會爆發掏空疑雲,18名理監事遭控合謀瓜分保險回饋金。

會計離職 揭帳目疑雲

陳培森告訴本刊,台北市中藥工會目前約有2,500名會員,大部分的會員都是因為沒有固定雇主才會加入,除了每個月繳交125元會費,還須繳交45元的福利金,也就是說,工會每年光是行政收入就超過500萬元。

此外,很多會員加入工會,也是希望能擁有條件較好的團體保險。陳培森說:「工會現行的團保金額每個月250元,眷屬加保則是每人150元,若會員想額外投保病故、意外、重大疾病險,每個月再加30元,會員還可再多繳100到200元,增加醫療保險項目或意外身故金額。」

至於和工會配合的保險公司,則會提撥保費的10%做為回饋金,實際金額不一,每個月大約有5萬到7萬元,用於補助工會的房租、水電、薪水等相關行政支出。

理事長袁千富(右)夫妻,被控掏空北市中藥工會上千萬元。 (翻攝台北市中藥製造業職業工會官網)

這樣的做法在全國各大工會行之有年,陳培森原本也不以為意,直到2年多前,一名在工會任職20多年的會計小姐無故離職,才讓他覺得事有蹊蹺。陳告訴本刊,他私下詢問女會計到底發生什麼事?對方僅低調回覆:「工作壓力很大,晚上都睡不著。」他懷疑工會的財務可能出了狀況,於是展開調查。

陳培森查帳後發現,2005年工會還結餘60多萬元,但短短幾年,卻變成負債23萬元。為了將財報由負轉正,2013年工會將會費從每個月80元提高至125元,雖然馬上由虧轉盈,結餘50多萬元,但2018年又變成負債近7萬元,令人不解。

中藥行員工加入北市中藥工會,每月須繳交170元的會費及福利金。示意畫面。

保險回饋 成私人資金

另一方面,陳培森檢視歷年團保契約內容後發現,工會為了增加回饋金,把會員原本就有的醫療保險項目,拆分成不同商品,配合的保險公司也從2家增加為4家,但會員享有的權益卻不增反減。

監事陳培森(右)、理事游泓毅(左)指控北市中藥工會理事長涉嫌不法。

陳培森拿出2014及2019年的團保理賠明細解釋,2014年時會員若罹患重大疾病,與眷屬可各獲5萬元理賠,若住院每日還可獲得1,000元補助,更有手術治療金、出院後放射治療金、門診津貼等理賠;然而到了2019年,除了住院補助剩下800元之外,其他的理賠項目通通消失不見。

為了釐清真相,陳培森進一步追問離職女會計,對方才告訴他,每當保險回饋金進到工會帳戶後,馬上就會被理事長袁千富領光。

北市中藥工會約有2500名會員,多半是無固定雇主的中藥行員工。示意畫面,圖非當事人。

另一方面,2012年起,袁千富與妻子傅鈺家另外成立了「台北市傳銷工會」,但因會員數不多,入不敷出,隔年袁就把傳銷工會遷入中藥工會的辦公室,並要中藥工會的會務人員協助處理傳銷工會的業務,為了安撫這些人員,袁特別把1/3的保險回饋金分給他們。

至此,陳培森才知道,中藥工會的保險回饋金變成理事長的私人金庫,想到2,500名會員的辛苦錢化為烏有,他決定負起監督責任,在2019年8月向台北市政府勞動局請示如何善後,勞動局建議召開臨時監事會討論,於是他當面要求袁千富召開會議。

北市中藥工會成立將近40年,現任理事長袁千富爭議不少。(翻攝台北市中藥製造業職業工會官網)

夫妻把持 輪任有給職

不料,袁卻先下手為強,同月底,他在未通知陳培森的情況下,召集其他15名理事、4名監事召開臨時理事會,通過原本不支薪的理監事,即日起可請領經費,袁也提出將1/3保險回饋金讓理監事平分的議案,結果除了未出席的陳之外,只有一位理事游泓毅拒領,其他18人通通贊成。

「實在沒想到,幾乎所有理監事都同流合汙!」陳培森告訴本刊,更令他不滿的是,袁千富擔任理事長期間,截至2018年為止,傳銷工會的「暫墊款」已高達300多萬元,且帳目不清,加上袁妻又在工會擔任有給職的總幹事,不僅每個月領5萬元薪水,還有2個半月的年終獎金。此外,過去十多年來,2人把持工會,輪流擔任有給職幹部,根本就把工會當成提款機。

袁千富與妻子傅鈺家近20年來輪流擔任工會理事長,長期把持會務。(讀者提供)

陳培森說,後來他控告袁千富夫妻涉嫌侵占,檢察官卻以犯罪被害人是「工會」而非他個人,須以理監事會名義提告才合法為由,對袁氏夫妻做出不起訴處分。陳無奈地說:「我對司法很失望,理監事都被他們夫妻收買了,如果照檢察官的解釋,這對夫妻根本有恃無恐!」

更離譜的是,陳培森的監事任期明明到今年6月底,但袁千富對他提告一事很不滿,竟在2020年4月舉行臨時理事會,片面將他解職,幸好法院一、二審都認定解職的決議無效,才讓他得以繼續留在工會監督會務。唯一一位拒領回饋金的理事游泓毅也證實陳的說法,並呼籲司法單位盡快介入調查,以保障會員權益。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