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眷村鬧醜聞2】文創分潤喬不攏 她控經紀人以嫩妹誘百歲爺爺離婚

文|林慶祥    攝影|賴一銀
彩虹眷村販賣部過去生意很好,最高紀錄一天有30萬元營業額。

猶如鬧劇的救援行動之後,黃妻廖漢秀向本刊投訴,控訴魏丕仁承諾的利潤都沒給,說好的15%利潤一毛沒拿到,按月支領的三萬元生活費,藉口扣房租只給兩萬,問題是,他們的棲身處是市府免費提供。爺爺還痛批魏家父子不斷威逼、騷擾他,曾趁黃妻不在時,慫恿他離婚,說要介紹更年輕的中國籍女子給他,甚至叫黃弟強逼他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名,他不堪其擾才逃離彩虹村。

黃妻透露,黃永阜原本是與一名林姓經紀人簽約,合作開發文創商品,但10年前,魏丕仁透過黃弟遊說,讓黃與他簽約,當時魏允諾,文創商品獲利15%歸黃,每月還會支付3萬元保障其生活,但彩虹眷村年營收最高3000萬元,魏卻騙他們沒賺錢,分紅至今一毛錢也沒拿到;此外,當初說好的每月3萬元生活費,魏也只支付2萬元,扣掉的1萬元,說是房租。

彩虹爺爺黃永阜說自己身體硬朗、頭腦清楚,還對著鏡頭打起拳來。

黃妻不滿地說:「彩虹眷村是丈夫與台中市政府簽約認養的,他是眷村的代表性人物,市府同意讓他免費居住,為何與魏丕仁簽了約就得付房租?」

黃妻告訴本刊:「我們的收入只有魏丕仁給的2萬元,還有我賣彈珠汽水、彩虹冰棒賺的錢,後來我生意越來越好,魏竟眼紅,逼我轉讓權利。」為讓黃妻放棄權利,魏將原本答應的3萬元生活費提高為7萬元,但僅支付六萬元,另外一萬元則是付給黃弟,因為當年就是黃弟說服大哥改與魏合作。

彩虹爺爺黃永阜不甘被魏丕仁控制,氣憤地在日曆紙寫下畜生不得好死等洩憤字句。

魏丕仁從2018年開始,每個月支付黃永阜夫妻6萬元,直到去年10月,雙方大吵一架後終止。黃妻說,當時丈夫的身體好了些,魏又要逼他在別人的畫作上落款,黃也在一份控訴魏的書面資料上寫著:「彩虹眷村新增畫作,絕大部分非本人親畫…對外號稱有得到本人之帶領與傳承,要本人做出帶領團隊人員畫畫的樣子,拍照PO在FB裡,誤導大眾為本人親筆。」

為了賺錢,魏丕仁與黃家簽約,不准黃妻賣冰與汽水,但提高生活費額度。

黃永阜還寫道,魏丕仁父子不斷威逼、騷擾他,曾趁黃妻不在時,慫恿他離婚,說要介紹更年輕的中國籍女子給他,甚至叫黃弟強逼他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名。黃不堪其擾,去年11月8日深夜,像逃難一樣,讓妻子推著輪椅,二個人偷偷離開彩虹眷村,搬進附近一處民宅。

黃妻表示,丈夫對魏丕仁又恨又怕,夜深人靜時,想起遭魏欺騙、壓迫,還會流淚,甚至在日曆紙寫下「魏是畜生」等洩憤字眼。黃妻透露,有一回她坐在床沿,魏靠她很近,並低聲威脅說:「我是黑道老大!」黃妻火了,當下衝出門外,掄起磚塊要跟魏拼命。她說:「魏想弄走我,為的就是控制我丈夫!」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