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本週運勢 陳昌遠

文、聲音|陳昌遠 圖|東方IC

你讓未來有更多時間標記

舊日反覆顯影,提醒你現在面對的

是一生只有一次的一月

恆星的齒輪在夜的盡頭懸著轉著

虛擬宇宙的鋼骨一根根都搭建得比鐵皮屋頂的金星更崇高

1
而焦慮更多
隨著訊號增強
壁虎在黑色窗,對著人際關係餓
火箭有肉色塗裝
貨輪嗡嗡浮在海平面,夢想與期盼是深海
齒輪的油味,聞起來是疲憊的臉
也有希望的時刻
像葉脈,在雨後下午發亮
又或者螢光在溪水旁的樹叢裡
讓我聽見一股輕輕的:Me
轟轟的怪手天天挖掘艱難
他對內在的峽谷說:我愛你的穩定。砂糖
是渴求愛的材質
容易受濕氣影響,通常在牙齒上發出:ka
突然間的否定是銀灰色
機率,讓命運充滿揣測與選擇
至於鍵盤
則擁有彈簧與指尖的力。

2
面對宇宙
第一寂寞的事,莫過於
在眾多預言裡
找到自己的定理

至於第二寂寞
則是找不到自己的模樣。

3
冷熱都有觸面
因此必須極其熱愛鍵盤上的QWER
或者還有F與J
因為它們總是定位準確
給你超越任何預言的
不偏移的信賴

本週若在桌前,不妨尋找常見生活用語
巨大的暗示,往往在單據與文件中
在標籤與螢幕中
要你也成為暗示的協助工作者

請謹記千萬年前
必然曾有一群猿猴對著石壁思考,發愁
當牠們刻鑿
就讓這個宇宙在隨機的指令裡
擁有誕生文學的可能

我所愛的:
當我推測,這宇宙某一顆行星上
可能存在跟我一樣的猿猴
這時,牠或許早已透過AI編寫詩句
做成NFT
等著與我互文。

4
宜謹守,如裸身躺在光亮磁磚
冰冷是堅硬的,拋棄也是
你看見光
就覺得自己好暗,這讓某人
在思念裡發亮
你渴,你欠缺定情物
那或許是一把黑傘
但此刻不是雨水來臨的時候
你的恨
讓每一座水庫都裸露

水氣與鋒面來臨
整條街的七里香都滿開
這讓你憧憬一切
卻又在愛與穀物間,無可妥協

土壤再次旱裂,裂縫中
雜草再次開花結籽
請力抗憂傷鼻息,想像自身
有岩層
正準備堆疊出時間。

5
由於曾在一條路上走得長久,讓本週
成為一雙妥適的鞋
再過去是懂雨的年紀
黃道裡必將有一把完整的傘
以及適量青苔。

6
太陽乾淨,明確
些微顧慮也安靜下來
雲端消息放送
幾場愛情,謠言,疫情與戰爭
話語在螢幕裡星團迸散,恆星噴發
你喜歡眾人推論的檸檬氣泡
淡黃色,像下午三點光線
薄荷葉,九層塔,左手香都有乾爽的綠
臨睡前,想起窗台上有鳥棄巢
憂愁一點點起來
困頓如卵,產在黑闇
破殼出慚愧的翅,哀怨的喙
但眼神有月
有充滿光點的夜。

7
順著銀心前往夜的內裡
昨日還為一個不確定著急
想著遇見的誰,那手腕上可觀測的小土星
髮線裡藻荇螢然

月亮鎖片,放在鎖骨方位
耳畔鈴鈴,有貝木懸垂

我所愛的:幸運,是有詞物
陪著你
給你堅定誓言。

8
那時你把自己放在十二月
屋內沒有星體運行
唯螢幕在掌間發光,冬夜
因孤寂而更需要熱能的冬夜
一千萬條資訊如彗星
擦敲你大氣中低垂的眼神
重要的星圖缺了重要的星座
緊抓光子的黑闇在意識裡持續下墜
晨光,讓屬於昨天的一切成為持續更新的明日
再觸碰是一月,一種逼近無助的懊悔,對時間

你讓未來有更多時間標記
舊日反覆顯影,提醒你現在面對的
是一生只有一次的一月
恆星的齒輪在夜的盡頭懸著轉著
虛擬宇宙的鋼骨一根根都搭建得比鐵皮屋頂的金星更崇高
晚間用餐,發現還沒吃下足量訊號
日子在舌尖消逝,才擴散出日子的味道
雲端裡眾多浪花,你在浪裡
成為一顆不斷裂解的微粒

四月熱照,你把自己存放冷氣盒子裡
時間一直是個盒子,你在內裡,抬頭面對無盡平面
重要的星圖缺了重要的星座
於是感覺一切更不可解
於是演算法帶你前往一層層多重宇宙
一座座主城市在藍光裡運作
一千萬顆孤寂光點
依序前往各個衛星城市
雲端地圖處處顯眼,存在的座標不斷上傳
日光照度,空氣淨度,甚至連人的寂寞與痛苦度
都已經是明確的數字

打從誕生就習慣成為數據與像素
習慣修正畫面裡的一切
例如一座山,一朵雲,或者一個人
乃至上千萬人發生的錯誤
打從誕生就習慣相同的動作:讓一個按鍵
在一秒間落下,創造一個關鍵字
來發動一千萬條即時訊息
重要的星圖缺了重要的星座,你便組造
看火箭在慾望裡發射
看怪手掏挖廢料
明白何謂自大與卑微,明白宇宙的誕生來自膨脹
每一顆看得見的星
都曾是某一種生物的太陽
但億萬顆恆星,在星圖裡
卻只是簡單的記號

生而為人,為何時時刻刻觸碰黑闇?
是人生第一次面對選擇
是人生最後一次還是必須面對選擇
是仰望時,有無量大數的隨機
準備強制運算一個小數

黑闇生成,眾多符碼如恆星死前的最後一道輻射
一個個按鍵如常按下
讓一千萬個按鍵,也依照指令被按下
每個人都在急速運轉
觀星工具裡是千萬次質疑,貶低,批判
繼續地活著,就必須面對更多天體
解說你的工作運金錢運愛情運
我在這裡,他在這裡
一千萬條曲線交疊,構成虛擬的天球
以為掌握可觀測的宇宙
然而另一個陌生的宇宙
已在另一群人的手掌中生成

那時我喜歡十一月,因為街邊野草
在寒氣裡用他的尖端指著某一顆星
地球上所有的候鳥都有星辰的基因
說起來人何嘗不是?
眼神有葉脈運作日光,有枝節控制力的轉換
雙手向上抓取可見的,也盼望抓取
更多不可見的:一些錯覺,一捆充滿雜音的思緒
一串無關命運的訊號

雖厭恨雕造出的表面人格,卻也只能繼續依賴
繼續寄託希望在一個確定的解答
產生一種軟弱,一種時時刻刻需要一點小小安慰的命運

明天必定充滿迷失,指尖仍要尋找一個觸碰方位
每一個人都連結一千個人,發動一千萬個建議事項
直到數字讓人感覺極限,時間像容量有限的糖罐
期待一絲甜味:有人跟你說愛
準確,並且不在意效能與流量的愛

當機率帶來虛幻
定位的天體擴張,侵入現實
我便察覺現實成為虛幻
只能盼望如岩層擁有堅定意志
不斷挑戰時間的壓制

五月的迷惘就停留在五月
至於六月就獻給六月的描述
如果真有所謂真實描述
關於你我,關於活著這件事如何與周邊作動
虛擬的力量正發展它的暴力
讓每一雙手掌,每一個指尖,每一個眼神
都以為自身在試圖觸碰一個永恆

我總是感到可悲,並試圖喜歡這種情緒
即便充滿恨意,眼神仍有星光挪移
眼前的鍵盤已準備好符號與按鍵在那等待
但我沒有詩句可編寫一個比虛擬更為虛擬的幻想
重要的星圖缺了重要的星座
當這句話繼續重複
從時間到我的指尖
讓一切存放這裡,讓答案沉淪在這裡

在迷失的內裡
迷茫的內裡
迷惘的內裡。
陳昌遠(攝影:楊子磊)

作者小傳—陳昌遠

高雄人,1983年生,近期的興趣是觀看充滿鏽蝕的鐵皮工廠與巷子。書讀得不好,做過工地粗工、信用卡電話催收員,以及十年的報紙印刷廠技術員,習慣利用工作空檔想詩的句子,以此逃避現實。現職為文字記者。著有詩集《工作記事》。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