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紅房子:圓山大飯店的當時與此刻》選摘 四之二

文|李桐豪

屹立於山丘上華麗雍容的中國宮殿式建築,圓山大飯店的紅柱子牢牢圍起1949年起撤退至台灣的皇家遺事,紅毯上滿是過往達官貴人的足跡,也全是新時代人們所不知道的祕辛。美國駐軍殺妻、電影大亨墜機、中美斷交談判、少帥的壽宴、明星的喜宴,元首的管家、總統的理髮師,如今都隱沒在只屬於紅房子的時光密道裡…最會描寫人物的記者李桐豪,首度揭露紅房子深藏半世紀的幕後故事。

第一部在紅房子取景的電影是香港電懋出品的《空中小姐》。1957年8月,「電懋」發布來台拍攝《空中小姐》的新聞稿,歷時一年半的拍攝、後製,《空中小姐》於1959年公開上映。

1964年的初夏,陸運濤受邀來台參加第11屆亞太影展。電影大亨在台一舉一動皆是影劇新聞的焦點,與此同時,邵逸夫也在台灣。兩家電影公司的明星各自造勢,頗有拚場的意味。兩大龍頭的纏鬥最大高潮就是頒獎典禮的影后之爭,「邵氏」藝人凌波與電懋的林翠雙雙報名女主角,19日晚上開獎,結果凌波以《花木蘭》獲女主角,林翠卻意外被降格成女配角,但這無損陸運濤在台灣的好心情,隔天,他仍相當有風度地包下紅房子「金龍廳」和「麒麟廳」,大宴賓客。

20日當晚,飯店大廳裡星光閃耀、衣香鬢影,受邀貴賓多達600人,排場與陣仗完全不亞於頒獎典禮,「宴會開始時,賓客們都慢慢到了,但是站在門口迎接客人的除了馬來西亞4位女明星和趙雷、雷震、莫愁、容蓉之外,只有電懋的宣傳部主任黃也白。主人一直到客人們已經就座吃自助餐的時候還沒出現。趙雷在麥克風中向客人們說:『由於陸運濤夫婦上午到台中參觀故宮文物,原定下午6時以前趕回台北,但是直到現在,飛機尚未到達台北,所以無法親自來歡迎各位,謹致最大的歉意!』 客人們聽了這些話,認為一定是飛機誤點了。」 晚上8點,派對上的賓客舉杯交談,吃著好吃的食物,說著輕鬆的笑話,等待派對主人的來到,但未料他們最後等來的卻是派對主人死訊—飛機失事了,陸老闆死了。

當日,陸運濤夫婦與一群影人前往霧峰看故宮寶物,下午5點37分,他們撘乘CAT的環島客機北返,未料在台中豐原神岡上空爆炸墜毀,乘客與機組人員共57人全部罹難。25日,陸運濤等罹難影人之公祭在「台北國際學舍」舉行,總統府祕書長張群、台灣省政府主席黃杰、張道藩、何應欽、參謀總長彭孟緝等率領官員們到場祭拜。

陸運濤夫婦的逝世造成台港星馬等地極大震撼,年底金馬獎也因此停辦。官方對外宣稱此一空難乃飛機故障和駕駛疏失,然而調查報告卻疑點重重,有人在失事現場發現一本美國海軍《雷達識別訓練手冊》,攤開書本,冊頁中間被挖空成一把手槍的形狀,《聯合報》記者搶在書被扣押前,拍到照片,並在隔天報紙獨家刊出。時任台灣省警務處處長張國疆面對外界的質疑,卻說:「手槍不見得與飛機失事有關。」

這架飛機當日航線是台北、台中、台南一路飛往馬公,然後按原路線北返,但不合理之處乃當日馬公卻飛了2趟。一名38歲的海軍中尉曾晹,和一名48歲的海軍退役軍官王正義,下午在馬公捨棄免費軍機,指定要搭乘這班昂貴的民航班機。CAT背後的金主是CIA,美國人亦派專員調查此案,航太作家王立禎在《消失的航班》中根據2009年CIA解密的資料,歸納出幾個新的事證:其一,飛機起飛時是客滿狀態,但是在殘骸中有兩個座椅的安全帶是被打開的。兩個座椅在飛機墜地時,並沒有旅客坐在上面的痕跡。其二,駕駛艙內,除了正、副駕駛兩人的遺體之外,還發現了另一具屍體,那屍體被證明是與曾暘同時登機的王正義。根據驗屍報告,由王正義的胸部、腹部器官重創的狀況及左大腿骨嚴重骨折情況判斷,在飛機墜地時,他極可能是站著的姿態。其三,正駕駛林宏基的頭部右邊有一個小洞,左邊半個臉及額頭部分由內向外翻開,但是驗屍報告中卻沒有這項資料。副駕駛龔慕韓的遺體火化之後,在骨灰中找到一塊來路不明的金屬物品。

王立禎如此推理:飛機起飛後,曾暘與王正義迅速取出挾帶上飛機的手槍,王正義持槍衝進了駕駛艙,用槍指著正駕駛的頭部,命令他將飛機飛往某個地點(很可能是中國大陸)。機上兩位空軍出身的飛行員深知飛機在飛往大陸的過程中可能會被擊落,因此寧死也不肯飛往大陸。而王正義知道飛機若不去大陸,而是在台灣任何一個機場落地,他與曾暘兩人同樣難逃一死,故而他只能選擇同歸於盡,全機其餘的55位機組人員及乘客就成了陪葬。

陸運濤在紅房子取景拍《空中小姐》,人生缺席的最後一場派對也在紅房子,這是電影編劇也編不出離奇巧合的劇情。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