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片回收兩頭賺】解決百年不壞FRP之惡 上緯獨家開發全球離岸風片回收新解方

文|陳碧珠     攝影|王均峰    繪圖|于子薇
風力發電帶動全球能源轉型,但退役葉片回收問題,儼然已成為產業新一輪大考驗,因而潛藏商機。(翻攝自GE官網)

汪洋大海豎起一支支的風機,象徵全球能源轉型新未來。然而,難以回收的退役葉片,隨著永續浪潮的推進,儼然已成為產業新一輪大考驗,讓全球離岸風電開發商頭痛不已;而位於南投的上緯,早就洞燭機先,率先提出解決之道。

從風場開發回歸到風機材料,身為全球前兩大風機廠的材料供應商,上緯經過長期摸索,將於今年第四季推出百米等級、100%可回收葉片新材料,製作過程號稱零污染,要讓台灣揚威全球風電業,助風電巨擘共謀回收商機。

開車從北二高(國道三號)南下,下南投交流道後轉往南崗工業區,沿路眺望彰化最高的八卦山脈,蔥鬱山林令人心怡,再循著成功三路山坡駛進工業南六路。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棟約10層樓高、半透明聚合物材料設計的搶眼建築,這是台灣最大收納工廠—樹德企業去年打造的新型態觀光工廠「半山夢工廠」,在中台灣的陽光灑落下格外引人注目,儼然已是南投新地標。

相形之下,「半山夢工廠」對面的上緯投控廠房顯得毫不起眼;然而,這家年營收不過新台幣100億出頭的公司,未來可能替全球離岸風電的發展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從複合材料起家,上緯十幾年前跨足風力發電產業,並且一度涉入離岸風電風場的經營;幾經思考,董事長蔡朝陽幾年前選擇淡出風場經營,專注於風機葉片材料的開發,看上的就是風機葉片材料將因循環經濟的回收再利用訴求,造成產業大洗牌。

「以前我們都說百年不壞的FRP(玻璃纖維強化塑膠)是必要之惡,但FRP快被禁埋,相當令人頭痛。」一坐進會議室,談起風機葉片的回收議題,清大化工系出身、研究材料30多年的蔡朝陽,就向本刊滔滔的描述複合材料的原罪。

上緯淡出風場經營後,董事長蔡朝陽專注於風機葉片可回收材料開發,期能在產業大洗牌下勝出。

蔡朝陽口中的FRP,是一種由玻璃纖維或碳纖結合熱固型樹脂的複合材料,是風機葉片主材料,這並非新玩意,相反的,自1935年發明以來,因為質輕、堅硬、耐腐蝕等特質,深受廣泛運用,舉凡浴缸、魚缸、高爾夫球桿、羽球拍、腳踏車、遊艇,甚至航太領域,生活隨處可見。

然而,耐用與環保往往無法共存。工研院產科國際所材化組組長劉致中表示,這種熱固性塑料,加工後雖然強韌卻無法回復,廢棄後的處理,經常成為令人頭痛的問題,而風機葉片又巨大,更令人傷腦筋。因此,各界絞盡腦汁欲破解此一難題。

「你可想成煎蛋,當蛋從液體變成固體,就無法回到原來的樣子,FRP也是如此,無法恢復還硬梆梆,只能切碎掩埋或燒掉。」上緯碳纖執行副總謝宗廷生動地對本刊形容。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