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炯炯:四川人幽默無止境 「小丑精神」貫穿創作核心

【編導美術一把罩番外篇】

文|項貽斐     攝影|項貽斐
邱炯炯以《椒麻堂會》主要人物繪製的肖像畫,人物的紅鼻頭讓人與小丑產生聯想。

畫家出身的中國導演邱炯炯,出生於四川,在川劇家庭長大,祖父邱福更是當年「川南第一丑」。而邱炯炯創作的繪畫或影像作品,也都有一種幽默以對、充滿生命力的「小丑精神」貫穿始終。為什麼特別著迷於這種小丑精神?他說,「因為小丑最接近精準的人,是生命力最頑強的,尤其我又是四川人。」

邱炯炯認為,四川人的幽默是沒有止境的,在苦難時都會用這種態度去對抗,是一種生命力的折射。「而小丑這個角色在戲劇裡,在西方宮廷的弄臣角色,都是人性非常複雜的體現。小丑又醜陋、又高雅、又卑微、又高貴、又勇敢、又懦弱,這完全是精準的人。」

邱炯炯紀錄短片《彩排記》中出現的小丑角色。(台北電影節提供)

舞台角色常分為生、旦、淨、末、丑,邱炯炯覺得,「一齣戲裡,其他角色經常是表面的角色,內核其實是一種小丑精神在支撐,所以小丑在舞台上是最接近作者的角色。」邱炯炯認為,無論東方或西方的戲劇,小丑角色在表演的時候,雖然是劇中人,但有時演一演就忽然跳出來,對整件事進行一段揶揄,或是對觀眾講述一段反省、還是自我批評,然後進入推動敘事的環境裡。」

邱炯炯說,小丑在敘事上的跳進、跳出,其實就扮演一種「間離天使」的角色。「間離」就是讓觀眾與故事主角的遭遇產生疏離,出現距離感,可以把敘事維度特別發揮拓展開來,從而感受到藝術、講述的魅力。他強調,「哪個作者在講故事時,不是從一個小丑的角度呢?」

更新時間|2022.07.16 08:29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