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小成本拍《野蠻人入侵》 陳翠梅編導演女力出擊

文|項貽斐
由於疫情影響無法出國,陳翠梅(右一)率領劇組將場景全部改在馬來西亞拍攝。(海鵬提供)

新台幣450萬元能不能拍一部電影?這是大馬導演陳翠梅拍攝《野蠻人入侵》,首先面臨的挑戰。預算有限下,文武雙全的她親自上陣,化身女打仔,自編自導自演,贏得去年上海電影節評審團大獎。

「馬來西亞電影新浪潮」代表人物陳翠梅,以女性成長和「戲中戲」為題材,集結當地獨立製片工作者,克服疫情關卡,完成一新耳目的另類動作片。

陳翠梅首部電影《愛情征服一切》只花1萬歐元拍攝,獲得釜山影展新潮流獎、鹿特丹影展金虎獎等肯定。

「這部片最開始有點像挑戰,起因是一個朋友問我:『妳能不能用人民幣100萬元(當時匯率約新台幣450萬元)拍一部電影?』我說可以!」陳翠梅口中的朋友,就是《野蠻人入侵》製片、北京天畫畫天公司總經理楊瑾。

能文能武的陳翠梅,頭一次自編自導自演電影,在有限預算下完成任務。(海鵬提供)

3年多前,陳翠梅和楊瑾聊到拍片費用越來越高,大家覺得沒幾千萬元預算根本拍不成。但2006年,陳翠梅首部電影《愛情征服一切》獲鹿特丹影展金虎獎,只花1萬歐元(當時匯率約新台幣40萬元)。因此楊瑾集合香港天畫畫天、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推出「B2B愛情征服一切」計畫,提供每部片人民幣100萬元,強調「Back to Basics」回歸電影本質,激發探索精神,邀陳翠梅等6位亞洲導演拍攝與愛情有關的電影。

起初陳翠梅想拍愛情科幻小品,後來賈樟柯電影《小武》男主角、電影策劃王宏偉有意拍女特工電影,說要找她演,她笑說:「可以,但要送我去訓練3個月。」陳翠梅轉念一想,不如拍一部「戲中戲」,描述女演員為拍動作片接受訓練,結果電影沒拍成,女演員另行參加MMA(綜合格鬥)竟然贏了。

陳翠梅(下)將她與兒子的互動放入電影裡,與小童星哈迪夫(上)飾演母子。(海鵬提供)

1個月後,陳翠梅去泰國考察MMA場地。這趟行程因要照顧她3歲的兒子,打亂規劃,但她反而得到靈感,把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孩寫進劇本,於是演變成《野蠻人入侵》裡女演員為戲受訓,卻救出被綁架兒子的故事。

「現實總會有意想不到的衝擊,有人覺得干擾,我卻時常因此冒出不一樣的東西。」片中兒子一角,就是陳翠梅意外找到的創意。她原想以偽紀錄片形式在泰國拍攝,但監製胡明進認為,故事更適合正經的拍攝手法,且建議在大馬取景較保險。陳翠梅從善如流,不時聽取胡明進的意見,也與男主角張子夫討論。

拍攝團隊由不同族裔組成,監製胡明進(前右)也提供許多建議。(海鵬提供)

獨立音樂人張子夫常演出電影,因監製胡明進推薦而加入,飾演《野蠻人入侵》裡力邀女演員復出拍動作片的導演。陳翠梅說:「他符合片中導演形象,對劇本結構、人物塑造也有研究,最棒的是提出添加愛情元素的想法,呼應『愛情征服一切』計畫的主題。」

 

她去學菲律賓武術、跆拳道等,尤其巴西柔術更持續上課到現在。

陳翠梅坦言:「這次編劇時帶著幾分遊戲性,寫得特別愉快,自己還一邊看MMA場地、一邊學。」期間曾想找專業女演員,並考慮邀金馬影后楊雁雁主演,但「這整部電影就是講『重新得回自己的身體』與『尋找自己』,我來演的意義,大過於這部電影好不好,所以決定親自登場。」

大馬男星柏榮裴拉勒(右),在片中與女主角陳翠梅(左)重續曖昧情緣。(海鵬提供)

許多女演員視武打為畏途,本就熱愛武術的陳翠梅卻說:「我很享受整個訓練,希望有更多時間練習。」在此之前,她學過兩個月的泰拳,有瑜伽基礎,為了演出,她去學菲律賓武術、跆拳道等,尤其巴西柔術更持續上課到現在。

電影動作設計融合各種武術,其中巴西柔術是陳翠梅(右)的最愛,至今仍持續上課接受指導。(海鵬提供)

「訓練本身非常快樂,拍動作戲才是天大的挑戰,所以我很依賴動作指導李添興。」片中李添興也擔綱飾演訓練女演員的羅師父,該角陳翠梅原本屬意新加坡演員馮推守,不料2020年3月開拍前,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各國持續限制外國人入境,馮推守於是交代陳翠梅「必須找李添興」。

 

拍片省錢之道是對場地的選擇,要求拍攝地點走路能到,或車程不超過15分鐘。

能導、能演、能打的李添興是大馬獨立電影界領袖人物,也是帶陳翠梅入行的老師,陳翠梅覺得他很滑稽,不像劇本裡嚴肅的羅師父,但此次李添興的詮釋讓角色更神祕、也更豐富。

能導、能演、能打的李添興擔任動作指導,也飾演教武術的羅師父。(海鵬提供)

配合情境,李添興設計多種動作場面。一場陳翠梅在公寓裡被殺手襲擊的戲,因「戲中戲」設定為馬來西亞版《神鬼認證》,所以刻意模仿好萊塢版相同段落的鏡頭與動作。陳翠梅說:「照著做看似簡單,但好萊塢拍攝的規模、空間更大,我們處處要遷就,還是有困難。」另一場陳翠梅被黑幫追殺到碼頭的戲,則要邊跑邊打,一氣呵成,更加考驗她武打動作的熟練與整體的場面調度。

陳翠梅很重視動作場面排練,一開始動作指導李添興會先拍示範片,與她和攝影討論如何用鏡位表現。動作設計確定之後,演員們一起反覆排練直到熟悉,拍攝時才不會出錯,也節省時間,因為時間就是成本。

陳翠梅(中)很重視動作戲的排練與場面調度,工作人員也適時幫她畫上受傷的血漬。(海鵬提供)

拍片省錢之道,陳翠梅最特別的就是對場地的選擇。「我唯一的要求是拍攝地點走路能到,或車程不超過15分鐘,還常以劇組住的地方為中心,就近找景,省時省事。」她不太在場景上花錢,雖會需要美術設計,但不做過多調整,甚至從簡。另外,也儘量避免重拍,「因為我都拍獨立電影,比較會替製片組想辦法減少開支。」

雖然如此,影片還是超支。由於疫情,有些工作人員不得不換,拍攝進度延後,造成交通、器材或場地租借等費用上的損失。但幸運的是,該片申請到馬來西亞電影局30萬令吉(約新台幣210萬元)的補助,影片也順利在21個工作天內完成。

監製胡明進(左起)、男主角張子夫與導演陳翠梅都是大馬電影新浪潮要角,經常合作拍片。(海鵬提供)

《野蠻人入侵》主創團隊從陳翠梅、監製胡明進到演員張子夫、李添興等,都是「馬來西亞電影新浪潮」要角,陳翠梅笑說:「可能我們的特質都是喜歡玩,所以成為朋友。獨立影片預算低,只有朋友能跟你一起玩、一起合作。」儘管未打入當地主流市場,但十多年來他們相互支援,持續培育新導演,擴展與亞洲電影界的合作,屢受肯定,成為不可忽視的力量。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