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少年唱出「未來男團出道曲」 音樂總監決賽夜感動痛哭

舞客星woo.k star專訪

文|謝君怡    攝影|林育緯
于傳勇(左)與金智湖(右)與南韓娛樂圈有很深的淵源,3年多前在高雄創立舞客星,目標是培訓練習生成為偶像。

選秀節目《原子少年》爆紅,節目裡的音樂、舞蹈也引起討論,這些創作大多由來自韓國的華僑于傳勇與韓國籍妻子金智湖和團隊共同製作、規劃。于傳勇過去在娛樂圈奮鬥多年,金智湖曾是受訓6年的練習生。他們在高雄成立舞客星woo.k star,教授舞蹈、簽約有潛力的練習生培訓。動用過往人脈,找來韓國大咖編舞老師、音樂製作人合作,除了要進攻、填補台灣斷層已久的偶像市場,也要幫有星夢的孩子成功出道。

選秀節目《原子少年》爆紅,負責音樂製作與舞蹈編排的舞客星知名度也跟著上升。(蕭志傑攝)

節奏明快、旋律洗腦的韓樂在舞客星的練舞室高分貝播放,著短上衣或將大T撩起綁結,露出纖細腰線的少女們無暇顧及衣物與長髮被汗水滲濕,一次次跳著南韓女歌手泫雅經典舞曲《Bubble Pop!》,wave、搖臀的速度、角度稍有落差,音樂即刻中斷,重新再來。

「跳不好重跳,一個動作1、200次,在韓國很正常。」外貌、裝扮仍保有少女感的金智湖曾在韓國當過6年練習生,遊戲規則盡數移植台灣,就是希望在台灣打造出另一個像周子瑜的偶像。

金智湖(中)曾當過6年練習生,唱跳都很擅長,舞蹈動作不僅有力道,也很注重細節。

3年半前于傳勇、金智湖夫妻在高雄創立舞客星,這裡是舞蹈教室,也是經紀培訓公司,固定上課的學員超過100名。隨手拿起一塊簽名板,「這是BTS七個團員寫給我2個女兒的。」于傳勇擦去上面灰塵,笑說:「因為很親近,放得比較隨意。」2人與BTS現任表演總監孫成德熟識,金智湖練習生時期常和他一起練舞,「現在還有聯絡,去韓國也會見面。」

金智湖(左)與BTS現任表演總監孫成德(右)熟識,練習生時期常和他一起練舞,現在還有聯絡。
BTS七名成員4年前來台開唱,特別簽名送給于傳勇與金智湖的2個女兒。

1983年出生的于傳勇少男時代一心要當偶像,直到25歲才決定轉換跑道。五官精緻的金智湖小于傳勇1歲,15歲到首爾收到20張星探名片,喜歡表演的她當起練習生,一樣是25歲那年選擇離開演藝圈,與于傳勇一起打拚。2人先在中國做成衣,後來落腳台灣,變身遠洋漁業貿易商。創立舞客星是希望讓女兒可以有個專業、透明的學習環境,也讓彼時是專職人妻的金智湖有事可做。

于傳勇(左)是韓國華僑,熟中韓二種語言,韓國女星蔡琳(中)前往中國時,由他擔任翻譯工作。(于傳勇提供)

2019年舞客星開幕,標榜全台唯一韓國體系培育,頭號老師就是金智湖。每年甄選2到3次的偶像培訓生是為想成為韓、台練習生的孩子開辦,按等級分班教學,評比為S級可簽約成為正式練習生,如《原子少年》人氣選手蔡承祐、林川祐,所有訓練免費。另有素人街舞班,以及為想成為舞者或老師的人開設的專門課程。

《原子少年》冠軍團天王星成員蔡承祐(圖)是舞客星簽約練習生,與于傳勇感情深厚。(劉鴻昌攝)

2人聯繫舊友,幫孩子們打造的歌曲,也跟BTS所屬的HYBE、PSY的P NATION等大經紀公司合作,試鏡、挑選適合人選赴韓訓練。「偶像這塊台灣完全沒有。台灣市場小,但是很好的橋梁,可以打到東南亞。」

讓2人最挫敗的,是一名練習生突然放棄,「我們做一首歌,請很厲害的rapper跟他唱,後來他說想解約,要當電競直播主。」于傳勇決定放手,親身教導的金智湖卻有些意難平,「這樣感覺我在浪費時間、感情,沒有成就感。」

金智湖回憶自己的青春,「以前每天中午到公司,唱歌、跳舞、體能,練到晚上12點。」即使遇到無良經紀人捲走通告費,她也沒想過要放棄,「那時候真的是靠夢想支撐。」提及現況,她忍不住皺眉,「韓國是我準備好了,給我機會的感覺,台灣孩子是你找他,他還會說有事。」一旁于傳勇補充:「說有事其實是去玩,去玩也沒關係,還拍限時動態,看到會生氣啊!」但于傳勇點出關鍵,「韓國idol產業很完整,練習生有目標,台灣沒有,台灣的偶像斷層15年,喜歡唱跳、有藝人夢,然後呢?要有環境啊,我們才想說做做看吧!」

于傳勇來台後從事遠洋漁業貿易工作,笑稱自己是靠漁業收入支撐舞客星。(于傳勇提供)

後來因緣巧合,認識製作人詹仁雄,知道他要做男團選秀,于傳勇每個月上台北,拿製作的音樂給他聽,爭取到合作機會。從韓國請來7個音樂製作人,金智湖也動用關係,請到曾替GOT7、TWICE編舞的團隊,提供近70首歌讓製作單位選擇。

隨著節目爆紅,越來越多人看見舞客星,「這節目也是幫我們實現夢想,有什麼機會可以讓這麼多弟弟把我們的作品在舞台上呈現出來?也能知道台灣觀眾到底喜歡什麼。」

舞客星會將實力、身形相當的培訓生組成團體,一起訓練,圖為女團luv u成員高沛婕(左)與黃欣鈶(右)。

週日節目播出最終決戰,分團為地球的選手們表演完由于傳勇團隊製作的最後一首歌《朝著遠得要命的星球起飛》,戴著墨鏡的于傳勇哭到語無倫次,他透露這首歌的由來,原本是要做給未來自己打造的第一個團表演,沒想到成為《原子少年》最後一首歌,「看弟弟們在台上很好地表演出來,真的很感動。」這首歌逼出許多觀眾與粉絲的眼淚,說是節目的畢業歌,但對于傳勇與金智湖來說,卻是在台灣造星的啟程曲。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