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徘徊年代》邊緣找出路 籌資難關映照新住民困境

文|祁玲    攝影|李鍾泉
《徘徊年代》呈現新住民女性的生活困境,阮安妮飾演嫁到台灣的越南女子, 陳淑芳(左)飾演她的婆婆。 (傳影互動提供)

台灣新住民題材的影像作品以紀錄片和短片居多,戲劇節目偶爾出現,聚焦相關議題的電影較為罕見。

由小野監製、張騰元編導的劇情長片《徘徊年代》,難得呈現不同世代新住民女性的生活樣貌,籌資卻面臨極大挑戰。全片製作費近2,000萬元,半數來自官方補助和創投獎金,小部分企業贊助,其餘由張騰元以房屋抵押向銀行貸款600萬元支應,在經費拮据下以21天殺青。

小野於80年代任職中影公司期間製作過不少電影,監製卻是第一次。小野評審經驗豐富,在張騰元申請政府補助時提供「教戰守則」,帶領張騰元過關斬將,經歷台灣年輕導演都要面對的輔導金申請流程。雖曾遭滑鐵盧,屢敗屢戰後爭取到文化部輔導金500萬元,台北市和桃園市文化局亦分別補助200萬元和160萬元。

張騰元長期關注新住民議題,畢業劇情短片《焉知水粉》描繪來台工作的越南女子與一對父子互動的故事,獲金穗獎學生作品優等獎。後來他因工作認識許多新住民與議題圈的朋友,參與多次東南亞文化的策展工作,數度赴越南蒐集資料。這些經歷給他很多刺激,並轉化為創作能量,寫成《徘徊年代》的雛形,於2016年拿到優良電影劇本獎。

張騰元的畢業劇情短片《焉知水粉》集結演員蔡振南(左起)、黃健瑋和廖苡喬,獲金穗獎學生作品優等獎。(翻攝自gha33.pixnet.net)

那年小野是評審之一,張騰元籌拍電影請他當監製,小野因喜歡新住民題材一口答應,並且在申請補助的階段提供協助。

小野自認滿了解評審的想法,如果年輕導演的態度誠懇,對於拍攝題材很有誠意,就比較有機會說服評審。張騰元符合上述條件,不僅對相關議題扎根很深,實事求是的個性也占優勢,第一次申請文化部輔導金前夕,小野針對評審可能會問的問題、與張騰元沙盤推演,沒想到竟然沒通過。

評審經驗豐富的小野(右)擔任張騰元(左)的監製,在申請相關補助階段提供不少專業意見。

當時小野有點洩氣,半開玩笑說:「所有評審可能都是我的晚輩,第一次當監製就被退,(他們)真是沒有良心。」不過他不氣餒,要張騰元隔年再接再厲,認為另一批評審委員只要有人喜歡這個題材,案子就會過,果然第2次申請到500萬元補助金。

小野說明:「這沒什麼道理,上屆評審也許並不覺得新住民題材不好。」推測有些評審會考慮到題材小眾的風險問題,或是覺得更適合拍成紀錄片。

《徘徊年代》呈現新住民女性的生活困境,阮安妮(圖)飾演嫁到台灣的越南女子, 陳淑芳飾演她的婆婆。 (傳影互動提供)

張騰元也申請台北市文化局補助,小野跟他說:「台北市鼓吹多元發展,說明拍攝理由時,一定要強調這點。」順利爭取到200萬元,小野欣慰說:「這部分我可能有幫到他,我常當那個單位的評審,知道台北市想要做什麼。」至於桃園市文化局的補助則申請兩次才成功。

小野認為:「我幫他的地方是分析這個生態,如何去突破。後來拿到三個單位的錢,但加起來只有800多萬元。」

由於資金不足,張騰元決定抵押房子借款,小野鼓勵他參加金馬創投會議,雖然不見得找到資金,卻是累積人脈的好機會。起初張騰元沒有意願,被說服參與創投後,獲得財團法人宗宗文化藝術基金會提供的曼迦紀念獎金70萬元,僅次於百萬首獎。張騰元還認識發行商傳影互動公司,「等於前端(資金)與後端(行銷)都媒合到。」

張騰元(前排右四)在金馬創投獲曼迦紀念獎金70萬元,僅次於百萬首獎。(金馬執委會提供)

《徘徊年代》的時空背景從90年代起跨越20年,對照兩代新住民女性的處境與命運。小野擔心劇本架構太大,時間跨度太長,建議縮短。但張騰元認為, 故事著重兩個時空的關係,刪掉任何一段便無法對照。不過,為了涵蓋新住民與本地人在大環境變遷的種種面向,直到兩年前電影開拍,他都持續修改劇本。

監製小野(左 )建議調整劇本架構,但張騰元(右)認為如此無法呈現時空上的對照關係。(傳影互動提供)

 

全片場景逾30個,不巧遇到疫情,有些場景被迫放棄,只好另搭內景。

全片場景逾30個,近7成在桃園拍攝,雙北占3成,新竹和南投也有零星場景。不巧2020年遇到疫情,有些談好的場景被迫放棄。例如主角一家三口的居所,屋主本來允諾內外都可以拍,後來擔心劇組人太多,只讓他們拍外觀。劇組只好在中影另搭內景,設法讓外部環境與內部空間相結合。

《徘徊年代》近7成在桃園取景,張騰元細心調度,位於觀音的草漯海濱聚落是其中之一。(傳影互動提供)

此外,當時全台所有劇組都找不到可以出借拍攝的醫院,張騰元透過親友介紹一間婦產科診所,由於老醫師將退休,進出的人相對少,因此把已閒置的產房空間借給他們使用。

《徘徊年代》近7成在桃園取景,張騰元細心調度,位於觀音的草漯海濱聚落是其中之一。(傳影互動提供)

 

演員阮安妮、YouTuber阮秋姮的特質與角色接近,新住民裡就有這麼好的演員,便鎖定她們擔綱。

本片由越南新住民阮安妮、阮秋姮分飾女主角和女配角,張騰元透露,赴越南田調期間,想過從當地找專業演員,但近年阮安妮除了紀錄片,也常現身戲劇作品;阮秋姮是YouTuber,有30萬粉絲。張騰元觀察,她倆的特質與角色很接近,「台灣新住民裡就有這麼好的演員」,便鎖定她們擔綱。

來自北越的阮秋姮為此得勤練中越口音,且張騰元設定她從頭到尾都要背對鏡頭演出,象徵被社會大眾忽視的新住民群體形象。阮安妮的角色跨越20年,歷經活潑開朗、挫折壓抑和豁達灑脫三個階段,加上劇組跳著拍,她在21天內時而削瘦、時而豐腴,精準拿捏角色的身體變化,展現演員的自律與意志力。

越南各地語言口音不同,來自北越的阮秋姮為了演出必須學習中越的口音。(傳影互動提供)

金馬影后陳淑芳與劇場演員江常輝飾演母子,是劇本階段就設定好的人選。陳淑芳有一段4分鐘的獨白戲,原本製片組準備大字報,但她堅持不用,不僅一字不漏講完台詞,還隨情緒即興加演。江常輝飾演抑鬱的建築工人,得學攪拌水泥、砌磚等,還有很多長鏡頭的戲,一次2至3分鐘,做錯一個環節就得全部重來,令他苦不堪言。

由於預算有限,前置期與拍攝期都很短。張騰元雖安排演員上表演課,但不會排練所有的戲,必須在現場一次次調整、安排走位,就像在導一幕幕的舞台劇;能在短期內完成這部片,他形容簡直「不可思議」,全靠劇組和演員全力配合,方能成就這段美好的經歷。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