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導演拍片卻被小野要求「刪一半」 理由很現實

【聚焦新住民群像番外篇】

文|祁玲
張騰元(右)拍攝《徘徊年代》的預算近新台幣2,000萬元,資源有限。左為演員阮安妮。(傳影互動提供)

《徘徊年代》第一段故事描述於90年代嫁來台灣的越南女子文慧(阮安妮飾),對婚姻懷抱希望卻夢想落空,決定走出困境。第二段聚焦千禧年後,新住民在台灣這片土地的多元發展,藉此將兩個不個時代與人物互相對照。原本監製小野考量預算和拍攝時間,建議導演張騰元刪掉一半。

小野對張騰元說:「不是我不喜歡那後半段,是覺得你實在沒有錢也沒有時間拍。我當時只有這個想法,你會拍不完,而且會超支。」小野考慮現實面,因為張騰元預算近新台幣2,000萬元,拍攝期原訂18天(後來拍了21天),「現在隨便一部電影都要花3,000萬元。」

小野在中影任職期間,經歷過「用很少錢拍電影的年代。」在他之前,《英烈千秋》《梅花》都是花幾千萬元拍的,「輪到我們的時候只剩400萬元。」他記得當年花400萬元拍《光陰的故事》,某個演員卻開價200萬元,「我們只出得起1萬元」。

他透露當年電影預算大概在400萬至600萬元間,直到楊德昌執導《恐怖份子》才調升至800萬元。後來1990年代李安拍片,預算提高到1,000萬元,但李安認為這金額連租器材都不夠用。小野記得當時跟李安說:「1,000萬元很多耶,我們400萬元就可以拍一部。」李安還問:「真的嗎?」

不過小野坦言:「我當時說1,000萬元很多,是我開玩笑,其實1,000萬元不多,因為李安要在美國拍。後來他一直刪劇本,最後只剩下幾個場景,在裡面去場面調度。」李安則在《十年一覺電影夢》書中提及,拍攝《推手》的預算是新台幣1,200萬元。

《徘徊年代》第二段故事聚焦千禧年後,新住民在台灣這片土地的多元發展。(傳影互動提供)

小野表示,正因經歷過資源有限的時代,這回擔任《徘徊年代》的監製,他相信年輕導演就算經費不多,也能在有限預算下想辦法靠拍攝來彌補。他認為張騰元有做到這點,「我覺得滿高興的。」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