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煉獄番外篇】數位性暴力猖獗 專家呼籲成立專責單位及犯罪者資料庫

文|蔣宜婷    攝影|杭大鵬 賴智揚
受害者在報案過程經驗往往不佳。

對於性私密影像遭到外流的受害者而言,前往派出所或警局報案往往又是另一種折磨。曾陪同多名受害者報案的吳振維發現,受害者報案時,經常遭受第一線男警員輕浮的態度與言語,近期他協助受害者報案時,便遇到員警不斷追問受害者:「哪些工作需要拍這種照片?」「不拍不就好了?」語氣令受害者感到難堪,也暗示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案子,「受害者99%是女性,絕大多數的男性(警員)難以體會性私密影像受害者的處境和傷害的嚴重性。」吳振維說。

令受害者難堪的報案情境

受害者想捍衛自己的權利,還須經過漫長反覆的報案過程。同一份外流、未經同意的性私密影像檔案,受害者不是報案一次就能結束,只要再次被外流,或外流至其他平台,就需要再次報案。吳振維時常陪受害者往返警局,顯得很無奈,「(受害者)每面對一次,必須承認自己就是影像中的人,甚至僅是得知,對她們都是2度、3度傷害。很多受害者報完案後就不再想管了,只想脫離這些令她極度痛苦的事情與環境。」

多數受害人也對警察機關難以信任。在第一線的警察機關,甚至也有交換這些非法影片的犯罪者。今年7月,屏東縣里港分局員警劉汶燁便涉嫌在創意私房販售偷拍影片,其利用職務之便,使用警政系統查詢影片女主角身分,並傳送身著警察制服照片取信對方,獲取大批情色影片。本案聯繫到的當事人,也曾被這名警員查詢過身份個資,包含身分證字號,這樣的犯罪行為令她們很恐懼,更難信任他人。

要防止數位性暴力犯罪仍仰賴制度的改善。在不少場合,台北市婦幼隊警員張坤憲曾多次提出警政單位成立數位性犯罪專責單位的構想,除了補強婦幼隊人力外,還需提升人員專業度,「婦幼案件除了偵查技巧之外,還要跟社政合作、跟人溝通的能力,婦幼法令、專業知識真的太多了,不是那麼好入門,」他也補充,「其實我們跟警政署講過,北區聯防區域大概只要12個真的很專精的人,就可以handle整個北區了。」

 

應以專責單位打擊具商業結構、跨國界的數位性暴力犯罪

要掃蕩色情論壇創意私房,甚至其他更顯而未見的數位性犯罪,得運用大量科技偵查技巧,需要跨國境及跨縣市的調查,前案還包含了與美國聯邦調查局調閱資料。立法委員王婉諭也指出,「這類案件傳播更快速,而且這些色情網站有商業結構,比性侵害案件要影響的範圍更大,如果不是專責單位,很容易只處理到表象,或置之不理,警政署應該要調整,看是婦幼隊中有專責人力,或是把窗口設在電信偵查大隊中。」

關心此議題者多贊成推動專責單位。曾任警察、於多年前推動警政署成立專責婦幼隊,暨南大學教授王珮玲也強調,「我們剛開始推動婦幼工作的時候都說,一定要先專責才能累積經驗。以前性侵害案件也是一樣,對於男警察來說,不認為這有什麼了不起的,不然你就嫁給他啊?和解啊?」但如今大家都知道婦幼隊專責的重要性。

暨南大學教授王珮玲強調專責單位的重要性。

包含這次的Airdrop5的案件,創意私房中許多犯罪原創者都已經犯罪多年,光是一個人就製造上百名受害者,一直以來,都有受害者陸續報案,卻未被調查,顯示警政署資訊缺乏整合。數位女力聯盟秘書長張凱強便指出,他從事婦幼工作11年間,便一直接獲受害者投訴,不斷檢舉這個論壇,但多年來未受到警政單位重視。

他也指出即使創意私房曾在今年1月遭起訴,但其犯罪行為並未停止。「創意私房原本是一個小小的圈子,但也有幾千人,再轉手賣出去,在推特、telegram賣,擴散下去,資料庫越來越大了,營收也很可觀。衍生出來的犯罪規模也越來越大,但在之前,沒有一次,警政單位有機會好好重視他。」

 

建立有犯罪者及受害者資料的全國資料庫

王珮玲認為警政署應重視數位性暴力犯罪的問題,並成立犯罪者的資料庫,才能辨識遍佈全國各地的網路犯罪,「其實他的手法是一樣的,像性侵害犯除了DNA證據外也會做犯罪手法描繪,人有慣性,用熟了就會一直用,集中描繪,會知道是同一批人在做這個事情。 」她說。

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蔡沛珊建議警政署成立數位性暴力資料庫。

「最好遏制犯罪的方法,就是把犯罪者抓出來,」曾辦理多起婦幼案件的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蔡沛珊也說,「例如詐騙案件,只要報警,警察就會登錄系統,讓帳號變成警示帳戶;其實警政署資料庫的系統很強大,可以分析犯罪行為人,時間點的交集跟分析,要做資料庫絕對做得到。」專責單位和資料庫應該並行,「要給警察足夠資訊,有資料庫讓他有權限查全國有關類似案件的資料。」

台北市婦幼隊警員張坤憲指出現行人力不足。

對第一線的張坤憲來說,資料庫則是破案及協助當事人的關鍵。他解釋,「我有最源頭的資料,創意私房那些原創者,我雖然知道他是誰,但是我不知道被害人是誰,只有單純的影像;被害人去報案,(地方)警察也不知道上面的人是誰,這兩個永遠沒有交集,」他加重語氣說,「資料庫可以把它連在一起!就差一個中介站而已。不然永遠都是平行,你找不到被害人,他找不到犯嫌,無限多條平行線。」

若要顧及被害人隱私,則可以參照美國建立兒少性剝削影像資料庫的案例。建檔的資料並非性影像,而是受害人影像檔案的「雜湊值」,其是由資料中短隨機字母和數字組成的字串;重複性低,類似檔案的數字「指紋」。目前Mega也是以這種方式,在臉書上檢查已受理過的非法兒少性私密影像,只要一偵測到建檔的雜湊值,機器就會自動下架該影像。

資料庫也有助於未來修法後的執行層面。今年3月,行政院同步增修《中華民國刑法》《犯罪被害人權益保障法》《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與《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等性暴力犯罪防制4法,其中《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修正草案第39條便將持有兒少影像從行政罰加重為刑責,「要怎麼判斷持有的是兒少影像?17歲要如何看出來?如果不能直接辨識,勢必要有一個認證機制,透過雜湊值判斷有沒有出現在資料庫中,至少可以認證。」張坤憲說。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新時間|2022.08.08 09:08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