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獵騙記3】網路萬人公審羞辱 受害女性如置身地獄

網路獵騙性私密影像事件簿

文|蔣宜婷    攝影|杭大鵬
張希慈因從名校畢業,成為廁所偷拍案主角。

創意私房已經成為台灣網路9成以上非法色情資源的源頭。這2年,其多數內容被刻意外流至Telegram色情群組、臉書社團霸社、小型色情論壇等,被當作珍稀色情資源,大量交流並散布。Telegram色情群組傳播速度尤其驚人,成員動輒4、5萬人起跳,且往往是好幾個群組同時傳播;其便利的收藏、轉傳功能、受保障的匿名性與點對點加密設定,使其成為散布非法性影像最蓬勃的網路空間。

網路公審 公開被羞辱

對王嵐等人而言,最直接的傷害來自下一層的散布空間:臉書社團—霸社。霸社沒有固定名稱,以交流生活瑣事、網路笑話迷因為主。由於成員時常出言不當、違反臉書社群守則而另起爐灶,產生許多分支社團,包含「霧社」「烏克蘭妹收容中心」等臉書社團。霸社成員多者達7萬人,又以青少年族群為主,包含受害者們的追蹤者、同學、朋友及家人。

在霸社張貼王嵐等人遭外流性影像的是個匿名行銷帳號。此帳號不斷以相同手法,將這些違法影像放在加密雲端硬碟,再發文公布網址及密碼,吸引霸社成員瀏覽。其手法規避了臉書色情檢舉機制,還騙取大量網友為了看更多性影像加入LINE群組,獲取其他收益。這種犯罪手法在霸社漸漸成為常態,受害者不僅成為賺取流量的工具,更是集體羞辱的對象。

王嵐是第一個決定揭露此案的當事人。

「霸社公審一個人的時候,會把你跟誰的對話、你的任何東西都貼出來。他們很愛看笑話、看外流,看『車』(指外流的性私密影像)。」國中時期,王嵐因家庭因素很少上學,在學校沒朋友,沉迷網路,是霸社很早期的活躍成員。名氣曾讓她在此獲得現實生活缺乏的歸屬感,卻也使她二次成為網路攻擊及公開羞辱的箭靶。

「他們很會記仇,我都19歲了,15歲的事情還可以翻出來講,一堆留言:母狗被拍外流,15歲時養狗公、約妳一次收多少錢…」她多年前的網戀在霸社上被大開「副本」(指被公審),這次的外流則像21世紀燒女巫現場,她比以前更有名,收到更多嘲弄和貶低女性的留言,王嵐說:「我們平常不會直接講妳媽妓女啊,不會說女人就是洗碗機,也不會看不順眼一個女生,就直接留言『公車』『公共廁所』,在現實中不會這樣亂罵人吧?」

為了躲避鋪天蓋地的網路霸凌,她在影像外流當天關掉經營許久的抖音跟IG,「我不在網路露面,不去交際,非常戒備,不信任任何人…大眾的眼光,真的可以殺死一個人,我那時候真的想不下去,要繼續活下去,還是要自殺?」在街上被高中生認出後,她數次情緒崩潰,「(加害者)就是要找我們這種素人網紅才有亮點,不會把事情鬧得太大,有流量、有料,也知道我們只是平凡人,拍拍抖音,有點走紅。」

創意私房上原創者有各自的山頭和喜好,但最熱門的「系列作品」,仍是以網美、網紅為狩獵對象的主題。這些原創者的早期「作品」,多是專門破解無名小站網美相簿;如今手法演變成盜用這些女性的社群平台或電子郵件帳號,或是以應徵模特兒工作、網路聊天等詐騙手法,取得其性影像。

Airdrop5至截稿前仍在犯罪,持續販售非法性影像。(翻攝創意私房)

 

性別暴力 藏厭女情結

「網美系列有一點是,它不只性,還有性別成分,仇女、厭女的成分,想把她們的形象毀了,揭露醜陋的一面。」原創者稱受害者是綠茶婊,其犯行是「懲罰台女」;張坤憲也指出另一個重點:「犯罪者可以取得他額外想要的東西,(網美)比起其他人會更害怕。她的帳號也不會停,不像其他被害人換帳號,她會永遠在那邊,持續被騷擾。」

其目標同時包含特定社會地位或身分別的女性。去年被高等法院判刑的張子彥也是創意私房的原創者。他潛入台大醫學院、北一女中等20多所學校女廁偷拍。今年31歲的NGO工作者張希慈畢業於北一女中、又頗具知名度,是上百名受害者之一。2018年,她的如廁影片加上臉書、IG等個資,被放在創意私房販售。

「我看到影片才發現我是被針對的,那裡只有那一間廁所,他知道我要去那裡。」張希慈在一場公開講座現場的廁所被偷拍,報案時警方提醒她不要再宣傳行程,保持警戒,「他知道妳在哪裡,真的可以對妳做些事情,但我不可能像明星一樣請保鏢,或是去每間廁所都檢查一次。」她苦笑,從事倡議工作要如何不公開露面?「有一天我不能做喜歡的工作,竟然是因為有人可能知道我在哪而傷害我,為什麼要面對這樣子的恐懼?」受訪時她忍不住落淚。

這類型的犯罪指向社會深層的厭女情結。方念萱分析:「數位性別暴力最重要的其實是,他殺掉一個人,不是因為把她的肉身暴露在別人眼前,而是厭女,妳沒有『資格』對妳的影像、身體做什麼處理、講一句話,在科技世界裡,他有能力說話,不單因為他是男人,而是他有這種能力。」

方念萱也特別指出,從事性交易的受害者是另一容易被犯罪者下手的目標,她們往往因汙名更難以發聲。「講好 2 小時之內的肉體親密,卻變成犯罪者的生財工具,成為各種性姿勢、性材料,這有什麼可以容忍的?」她解釋:「這群女性本來就在黑暗中工作,無法得到正名,受害情境更加危殆,她們不可能為自己發聲。可以從非法的角度看待她們,也可以從弱勢中的弱勢來看待這件事。」

受害者經歷的不僅是現實社會的危險跟風險、被詐騙的自我懷疑與厭惡,網路霸凌的公開羞辱,更是全方面對自己的人生失去控制,許多人因此產生尋死念頭。

王嵐曾試圖從受訪的10樓小套房陽台跳下去。她17歲時罹患重度憂鬱症,多次自殘;最嚴重的一次,是喝強酸、強鹼食道受傷,送醫後救回;這次則是朋友在陽台拉住她,將她拖回室內,「我眼前還是一陣昏暗,我也不想因為我自殺,影響到這裡的房價跟房東,這些跟他們都無關…而且如果我現在死了,真的太對不起之前走過來的自己。」王嵐一度語塞,她忍住不要哭出來,我們陷入一陣沉默。

 

承認事實 釋懷不原諒

有些女孩為了活下去選擇遺忘,但王嵐不是。影像外流2個月後,她重新開啟社群帳號,坦承自己是「外流的女孩」,在IG精選動態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如今任何人看她的頁面,都能得知此事,「很多人知道這是我本人,看過我的裸體,想要看我否認的態度、嘲笑我,我也不能跟人家說那不是我、是P(後製)的,我的刺青太明顯了,我承認這是我。」她認為自己比別人早出社會,經歷過更慘的事,故能堅強以對,「我釋懷了,但我不原諒。」

《火影忍者》漫畫給王嵐活下去的力量。

她的套房貼滿了《火影忍者》漫畫海報,這些漫畫角色多次給她活下去的力量,「我最喜歡宇智波鼬,他跟我很像吧,什麼事情都往身上攬,所有黑暗骯髒的事情都是為了家人。」見面那天,她的短髮已經長到可以勾耳後,這幾個月,她預約雷射除刺青,想將影片中可被辨認的印記消除;開始學習泰拳,協助聯繫受害者,說服她們加入群組,合作揭發犯罪。

「我想變成另一種樣子,呈現給大家看,因為那件事,我並沒有退縮,我可以作為一個榜樣,激勵更多這件事的被害人、鼓勵處於低潮時期的人。我不知道會不會抓到他(加害者),但我現在就算憂鬱症發作,也已經不想死了,為了將來那天,我要好好去痛扁他們。」她說。

 

連續製造300名受害者的原創者

  • 《鏡週刊》 關心您:不良行為,請勿模仿。
  • 《鏡週刊》 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新時間|2022.08.01 03:39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