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獵騙記5】整形、辦座談、揭發犯罪 性創傷的復原之路

網路獵騙性私密影像事件簿

文|蔣宜婷    攝影|杭大鵬
王嵐最近熱衷於練習泰拳。

依照現行法規,製作或散布成年人性私密影像僅能以《個人資料保護法》《刑法》散布猥褻物品罪、妨害秘密罪或妨害名譽罪處理,長期被詬病刑責顯不相當。受害者雖然可依《刑法》妨害名譽罪及《刑法》散布猥褻物品罪提告,但最多都只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還可易科罰金。

這次修法顯得相當重要。行政院在《刑法》增訂「性影像」定義及「妨害性隱私及不實性影像罪」專章,明訂「未經同意攝錄性影像」「強暴脅迫攝錄性影像」「未經同意散布性影像」及「製造/散布不實性影像」等犯罪樣態及刑責。若通過,像Airdrop5這樣的犯罪者刑責將會提高。

受害人最在意的影像下架機制,也是這次修法重點。藉由修訂《性侵害防治法》,未來網際網路平台提供者、網際網路應用服務提供者及接取服務提供者,發現或被通知有性侵害犯罪嫌疑,應限制瀏覽或移除與犯罪有關之網頁資料,並通知警察機關。

立委王婉諭認為相關修法必須儘快通過。

這份重要草案目前仍躺在立法院,由於上個會期未能取得共識,必須等待9月新會期再審理。立委王婉諭指出,草案仍有多處需討論,例如此條文未明訂主要權責機關,可能導致多個機關間要求的管制內容不同,將難以執行,業者也會無所適從,「什麼樣的樣態要下架?是不是合意拍攝?不完全是能夠由業者判斷,而是需要有專業能力的單位負責。」

數位女力聯盟祕書長張凱強肯定草案通過將改善現況,但仍有限制。條文僅能規範國內有註冊、合法的業者,卻無法管制創意私房、Telegram或其他境外色情網站,罰也罰不到,「只能等待有人提出告訴,檢警單位查不到源頭最終放棄,由高檢署申請停止解析(網站),這中間需要多久?可能要1、2年,被害人的影像依舊在傳。」

多年來不少立委和婦團都期待推動數位性暴力專法,但目前行政院已定調修法處理。「沒有專法,會導致沒有中央層級主管機關,例如《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有性侵害防治推動小組,沒辦法與時俱進,讓各部會瞭解犯罪概況跟趨勢,整合機關間的統計數據。」張凱強也強調,未來性私密影像受害者將納入《性侵害防治法》的受害者保護,卻不似性侵害案件明訂專責單位,「警政單位跟檢察機關不想派專人專責,但不能把這樣的案件丟給沒受過專業訓練的菜鳥警官,法規不熟悉,怎麼做被害人保護服務、串聯服務資源?這是國家的未盡之責。」

 

傷痕常在 盡全力倖存

受害者經歷的磨難還是不見盡頭。「未來四法聯防通過,轉發(影片)還是告訴乃論,被害人要親自對每個轉發者提告,這會讓被害人瘋掉,哪來這麼多錢請律師打官司?」張凱強語帶心疼地說:「這個月我有個18歲的受害者要提告2個人,但下下個月呢?她如果有意為自己爭取權利,一輩子都要在這樣提告的循環之中,要怎麼辦?」

今年7月,我時隔半年再次與丹尼見面。她剛分手,換了工作,前陣子興奮傳來整形後的照片,是張全然陌生的臉孔,「我已經接受我的人生發生這樣的一件事,雖然已經接受,但要認識新的人事物,難免有陰影,我選擇整形,換一個臉孔,未來可以少一些害怕跟別人的猜疑,(影片裡的人)那就不是我了。」

「我心裡很艱難,不是復原期的皮肉痛,而是必須用一個滿激烈的方式跟過去的自己說再見,她陪了我那麼多年,也很好看啊。」她燦燦一笑,知道我一定會回「妳本來就很美。」這仍是刀深見骨的傷,她常常做惡夢,夢裡驚慌收到朋友來訊問「這是妳嗎?」夢到加害者的身影,氣得咬牙切齒、歇斯底里;與我訴說夢境時,她的雙手因長期吃抗憂鬱症跟焦慮症藥物而止不住顫抖。

丹尼試著以新的面貌脫離傷害。

她跟可可已經半年沒有一起跟車了。可可與大家失聯,沒人知曉原因,前陣子她在Telegram群組又被外流一次。最後一次通話她告訴我,一切看似無窮無盡,「他們還是繼續傳。」丹尼擔心對方,卻也心知肚明,她們的人生都要繼續往前。如今她較少看Teglegram群組,雖然還是怕有自己照片,會滑一下,「 那時候我們用小帳叫對方撤掉,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很多女生不敢,但我們敢。」

「我可以不是哭哭啼啼的(受害者),不是我多勇敢,而是沒辦法,我就是還活著嘛,所能做的就是接受。」丹尼坦承說:「我們不是第一個遇到這種事情的女生,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坦白講,除非是認識我們的人,不然他們(網友)看完就忘記了,太多人了。我們力量很小,法律保障也不多,我不是說自己很偉大,但就是希望就算政府不重視,也要讓女生知道性私密影像外流不是別人的事,是隨時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她嘆了一口氣說:「我們都沒有想到我們會遇到啊。」

這1年來,我認識了很多不一樣的女人。她們鼓起勇氣揭露創傷,用盡全力倖存,透過各種方式轉化受傷經驗,甚至幫助他人。她們都不是完美的人,也不是「完美的受害者」。

 

互相打氣 齊討回正義

張希慈持續倡議工作,近期正構思舉辦討論偷拍、公廁設計的企劃。她寫文章,參與性暴力座談,想向其他受害人傳遞訊息:「那影片永遠會在,但是你還是原本的你,不會因為被看到了幾次,就變成比較不好,或是沒有價值的人。」她看完自己被偷拍的如廁影片,並坦然放下,「那不是不雅的影片,就是正常的影片,任何人去上廁所都會有的畫面。就算它在電視上播放,我也會覺得,你看了沒有問我是對的嗎?而不是天啊我好丟臉。 」

張希慈因從名校畢業,成為廁所偷拍案主角。

「其實他們真的可以什麼都沒有拿走,但我們要去跟他們拿回正義,你為什麼覺得可以看?你有想過這件事情對我造成的影響嗎?」她也想提醒受害者的陪伴者,多聆聽對方需要,而非直接情緒反應,「天啊好慘!怎麼會有這些影片?要怎麼樣趕快刪掉影片?一點幫助都沒有。只會讓受害者覺得,我有一定要弄掉的東西在網路上,但其實弄不掉,這些東西很糟糕,越來越多人看到我糟糕的一面,不要情緒化地反饋給當事人。」

截稿前,淯告訴我她決定在報導中具名露面,想跟粉絲交代自己經歷了什麼、外流照片從何而來。「我有一陣子,走路都低著頭⋯但我不想再逃避,畏畏縮縮過日子。」她明白露面的代價,但仍鼓起勇氣,語氣堅定,「即使這件事會讓顏面掃地,還是要解決。錯的不是我,是加害者,不是我太笨,是他們太聰明,不然不會有這麼多受害者。我希望自己可以讓這件事過去,我警惕自己,可是也不想讓它一直留在心裡。」

淯決定直面傷害,好好迎接大學生活。(淯提供)

淯終於畢業了,忽然攀升的新冠疫情使學校數度停課、取消畢業典禮,不用面對同學還是令她鬆了口氣。高中生活結束,宣告她的人生可以重新開始,前陣子她交了新的男朋友,對方一向鼓勵她走出教室,一個人走,他會在外面等她。她猶豫許久後,選填了一直想就讀的大學科系,「(科系類別)雖然會接觸到比較多人,但我還是想試看看。」

王嵐仍是群組中最積極的Airdrop5受害人,她直率真誠的個性使其他人卸下心防。群組成立的半年間,女孩們狀況時好時壞,有人影像一再被外流肉搜,遭到恐嚇脅迫;有人試圖逃離此事而失聯,又因家人意外知情,在崩潰邊緣回來求助。她們傷痕累累,但彼此打氣。六月中,另一名受害者也鼓起勇氣,在IG公開受騙經歷,試圖防止更多女性受害。她無數個追蹤者,無論男女,都轉發貼文表示要一起對抗這種犯罪和暴力。

我與王嵐在7月又見了一面。在住處頂樓,她向我展示泰拳的學習成果,終於露出符合年紀的青春笑容。「教練原本要讓我20歲那天去比賽,當作是我的生日禮物。」最近她腰椎舊疾復發,必須暫停練習,語氣雖然失望,但她知道自己終有一天會回到場上。

女孩即將成年,經歷了漫長又深刻的成長痛。「還是會痛,但已經不會去恨了,這件事帶給我的成長也滿大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把它當作教訓跟經驗。」看我一臉憂容,她體貼補充:「不用太同情我,不要太憐憫我,有人願意調查這個案子,我很感動,我之前沒有遇到有人這麼做,沒有遇過你們這樣的人。」

這一次,我相信她會遇到更多值得信任的大人。

  • 《鏡週刊》關心您:不良行為,請勿模仿。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 食藥署提醒您,安眠藥為醫師處方用藥,民眾若有睡眠障礙,應找睡眠或精神專科醫師診治,積極找出病因,並依照醫師指示正確服用藥品。

更新時間|2022.08.01 03:39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