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被控枕頭妨礙黃嘉千呼吸 夏克立返台為官司攻防

文|娛樂組    攝影|攝影組
爆出婚變後,黃嘉千首度面對媒體,但沒有多聊,強調正在司法程序之中,之後有機會再報告。據悉,她目前比夏克立略占上風。

黃嘉千與夏克立的離婚風暴擴大,看不下去的友人向本刊透露女方在加拿大、台灣的受暴細節,甚至抖出「蓄意XX」的字眼,事關人命的細節更令知情人士無不感到驚悚。據悉,夏克立近來已悄悄回台,為了想將「家人」留在身邊,目前身處劣勢的他,已經作好長期法律攻防的各種準備。

與夏克立婚變消息爆出後,黃嘉千一直神隱低調排戲,直至《摘心米其林》7月22日演出當天的彩排,總算出來面對媒體;只見彩排過程,黃嘉千該笑就笑,該跳就跳,也與為挺她而發言的竇智孔同台。

之前同戲的Albee(左)透露,黃嘉千在排戲時有哭,她還有上前關心抱抱。(翻攝自小姐不熙娣YouTube)

 

粉絲索簽名 疲累微笑

黃嘉千的狀況其實教會人士早有耳聞,但大家口風很緊,直到最近提告才一次爆發。(翻攝自心欣城市教會)

黃嘉千在《摘》劇中飾演美豔的餐館老闆娘,彩排後受訪時,她還略有笑意的問媒體:「有像美豔老闆娘嗎?」不過,現場出現了藝文團體彩排罕見的媒體大陣仗,至記者會結束時,黃嘉千並未對自己與夏克立婚變有任何相關發言。

後來大批媒體騷動,一度準備要衝到台上,黃嘉千不得不再度現身,但臉上已未有跟其他演員站在一起的輕鬆神態,她不帶任何表情說道:「謝謝大家的關心,因為已經到司法程序,有適當時機會跟大家説,希望事件平安落幕。」

7月22日22:46,近來忙著排戲、演出的黃嘉千(右),身邊偶有女性友人相伴,陪她度過離婚風暴。

現場媒體欲再追問夏克立的友人放話,黃嘉千已轉身離去。同天深夜,黃嘉千載女性友人回家,途中遇到粉絲向她索取簽名,她雖然看來有些累,但還是親切笑臉迎人。接著黃嘉千讓友人下車之後回到台北南港住處,時間已是接近12點了。23日晚上也是,黃嘉千身邊同樣有人作陪,在南京三民捷運站一帶覓食失敗才踏上歸途。

雖然看來好似一切如常,根據同劇的Albee在小S的節目上透露:「她(黃嘉千)心情有受影響,排戲時她滿難過的,還落淚,我有抱抱她,但她仍然專注在戲裡。」

 

台加都受暴 對外求救

夏克立近來有了應援團為他強力發言支持,讓黃嘉千也開始受到了網友的質疑。

本刊得到多方證詞,黃嘉千其實在加拿大、台灣都有受暴,而且會跟周遭友人求援,也難怪得到不少擁護。比如在加拿大那次,黃嘉千一度有了生命危險,據說她差點因為枕頭導致無法呼吸,還好後來得到社福團體幫助,讓她有法律的保護力,被指「蓄意XX」的夏克立因此無法再接近她;於是後來「家人」跟著黃嘉千回到台灣,也才有所謂的「夏克立向加拿大法院主張,黃嘉千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擅自將該名家人帶回台灣。」

不過另一方面,友人透露黃嘉千人在加拿大時,聲音氣若游絲,相比回到台灣之後元氣好很多,據說因為成功把家人留在身邊,讓她雖然經歷婚變,但是心定不少。由此可知卡在「家人」因素,黃嘉千與夏克立繼續法律對峙,有消息說男方已經回台準備攻防。

夏克立的友人發言措詞強烈,甚至成為談話性節目的題材。(翻攝自Naiyuan Lin臉書)

更有雙方友人透露祕辛,再之前有次在台灣,就在「家人」的面前,黃嘉千與夏克立起了嚴重言語與肢體的衝突,她的脖子因此有了傷痕;種種故事對照本刊之前報導,也有類似情節,並且已經成了呈堂證供。

 

應援夏克立 友人抱屈

為了要陪「家人」,黃嘉千近來多半只接舞台劇,因為工作時間相對可控;友人對她相當心疼,因為忍無可忍才講出婚變事實。

只是近期夏克立也有應援團替他發聲,揭露夫妻失和原因在於「有人想當藝人,有人想當凡人」,並暗指女方不肯放下台灣,帶著「家人」到加拿大生活。不過,熟悉內情人士指出,雖然「家人」在加拿大看似開心,不過台灣畢竟是她所熟悉的環境,因此跟著女方感覺較妥。

該名夏克立的友人同時提及,黃嘉千與夏克立確實經常爭執台灣、加拿大的環境問題,包括哪邊學校比較好等等,因此嫌隙逐漸擴大,教會相關人員都有聽說此事,只是不肯透露口風,直到進入法律程序,婚變一事才會突然炸鍋。

之前竇智孔(左一)幫黃嘉千(右二)罵夏克立垃圾,夏克立與他的應援團對此反擊,覺得那些字眼對「家人」不好。右一為曾國城、左二關詩敏。

友人因此公開寫信抱屈「夏克立選擇不在媒體面前為自己辯護,因為他沒有經紀人,沒有經紀公司,沒有發言管道」,不過夏克立在被竇智孔罵「垃圾」之時,曾經發話坦白並不希望黃嘉千以外的「家人」,聽到如此惡意字眼傷害別人,「這樣對她不好」。

黃嘉千(右)被指想要留在台灣繼續星途,因而與定居加拿大的夏克立(左)漸行漸遠,甚至連兩邊就學問題都可吵。(翻攝自xuakeli IG)

 

賺進九千萬 經濟無虞

有一說黃嘉千(右)引以為傲的房產投資心得,其中也有夏克立(左)的援助。更有藝界人士說夏克立賺得不少,有到億元等級。

更有不具名的幕後人員透露夏克立的經濟能力,說他在對岸靠著節目賺了新台幣9千萬元,還有商演、代言及活動等,總之他的財產足以提供家人生活;與此同時,黃嘉千雖然常聊房產,但是該名幕後人員指出除了有賠之外,部分也有夏克立出資;其他還有黃嘉千加拿大的房產登記在夏克立的名下,只是為了節稅方便而已。

據報導,夏克立現在受到黃嘉千祭出的法律牽制,無法接近「家人」。(翻攝自夏克立臉書)

隨著夏克立的回台,黃嘉千的新劇正式開演,一切都已白熱化,周遭的人也都選邊站好,或者夾在中間顯得尷尬。目前顯得較為不利的夏克立,身邊開始有友人幫忙展開輿論攻勢,也證明他與黃嘉千早已演了好久的假面夫妻,印證女方曾經透露口風自白:「我一點都不快樂,我的婚姻非常有問題,因為我老公已經失去對我的信任。」以及「我害怕不和諧,不懂得怎麼溝通,所以我用謊言來經營我的婚姻。」

夏克立已淡出螢光幕,目前靠動畫維生,沒有再想回台工作的打算。(翻攝自xuakeli IG)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