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名店】家傳3代事業不能斷 兄弟檔成功撕掉敗家子標籤

不二緻果專訪

文|邱莞仁    攝影|宋岱融
不二緻果第三代洪士峰(左)、洪啓原(右)兄弟,以日賣2,000條的真芋頭蛋糕及拿破崙派還清負債,撕下敗家子標籤。(真芋頭270元/條,拿破崙派240元/條)

1938年創立的不二緻果,前身為高雄不二家,原本是在地販售吐司、綠豆酥的老麵包店。第三代洪士峰、洪啓原兄弟接手後,以拿下台南、高雄彌月市占第一的拿破崙派先穩住軍心,2010年再推出夾滿香濃芋泥、日賣2,000條的真芋頭蛋糕大獲好評。

但少爺接班,並非外界想像的輕鬆容易,等待他們的,是老店因多角化經營失利欠下的巨債。為了還債,兄弟倆關掉工廠與分店、變賣土地,老店轉往彌月蛋糕與伴手禮發展做出成績,至今全台共有6家門市,不僅成功替85年老店續命,還清負債後,終於親手撕掉「敗家子」標籤。

不二緻果在高雄中正四路的本店門口不大,往狹長的店裡走,儘管距中秋糕餅旺季還有半個多月,卻已來了不少客人提前搶購。

不二緻果董事長洪士峰站在店頭觀察,「每年中秋都是大戰,但我們今年的中秋禮盒有一項特別的創舉,頭一次禮盒的外觀沒有任何月亮的圖示。」

今年不二緻果推出的中秋禮盒,外觀畫上高雄行道樹,讓收禮者可按圖索驥,是洪士峰的小巧思。

他指著禮盒上的手繪行道樹說,「這上面畫的都是高雄主要道路上的行道樹,是我們同事自己手繪的。」盒內還附上一張對照圖,讓收禮者可按圖索驥去找樹,這也是洪士峰對故鄉土地的小巧思。

以真芋頭蛋糕聞名全台的不二緻果,在網路上被譽為「高雄女兒見男友家人必備伴手禮」,有網友稱高雄不二緻果是「南霸天」,與北部知名芋頭蛋糕品牌香帥齊名,有人則把不二緻果盛讚為「港都人的驕傲」。

不二緻果選用高雄旗山、甲仙、屏東高樹,以及台中大甲產的台灣水芋,再以蒸氣蒸熟。

聽我轉述網路評論,「我們就是為了這句話在做。」洪士峰笑呵呵地拿出「鎮店之寶」真芋頭蛋糕放在我手上,「你拿拿看,這一條1斤重,裡面是一層蛋糕、一層芋泥再一層芋頭塊,總共7層,這很符合我們高雄人的精神,就是港都人的驕傲、就是真材實料。」

霸氣直白地取名「真芋頭」,洪士峰的弟弟、不二緻果總經理洪啓原在一旁補充:「我們填芋頭餡的芋角是棋盤式排序,確保每一口都能吃到芋頭。坊間很多芋頭蛋糕餡料用撒或用抹的,口感沒辦法像我們那麼好。」

1980年,日本天皇御廚板垣正二(右)到不二家擔任顧問,教導製作蜜紅豆等日式技藝。(不二緻果提供)

走進去年新落成、位於高雄大寮的中央工廠,廚房正在蒸芋頭,體感溫度卻不覺得熱。從第一線學徒做起、負責管理工廠的洪啓原解釋,芋頭很嬌貴、容易壞,溫度一不對馬上酸掉,因此全程只在低溫環境生產,並急速冷凍避免細菌滋生。

「用瓦斯爐煮,受熱會不均勻,我們用蒸氣蒸,這跟以前日本師傅教我們熬豆餡的原理一樣。」滿室芋頭香直撲鼻腔,洪啓原一臉滿意地說:「戴著口罩都聞得到,這攏袂使白賊!」

不二緻果原是高雄在地老麵包店,門前玻璃櫃放滿吐司。(不二緻果提供)

「接下來秋天這幾個月,是吃芋頭最好的時候。」洪士峰選用高雄旗山、甲仙、屏東高樹和台中大甲產的台灣水芋,「我們沒加防腐劑,離開冷藏1個半小時就會酸掉。」

1938年,洪士峰、洪啓原的爺爺洪錦標從台北赴南京學藝,洪錦標在當地創立蓬萊製果,賣日式煎餅與綠豆酥,與出身南京的洪趙香結婚。台灣光復後,洪錦標定居高雄,以義和餅舖為名,在苓雅寮市場開店賣麵包點心,後因市場大火,遷到大港埔大圓環、今中正四路現址,並更名為不二家。

199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洪士峰的父親洪明雄觀察消費者飲食習慣變化,將中央工廠改為正統食品不二家超市。(不二緻果提供)

彼時,老店門口是客運總站,是高雄人南來北往的據點,「那時沒有便利商店,我們蛋糕、麵包、罐頭、高級禮盒什麼都賣。」小時候跟哥哥在店裡幫忙撿餅、賣餅的洪啓原回憶,「以前綠豆酥像包子一籠一籠裸裝賣,賣熱的,你要幾顆、我裝幾顆。」每逢中秋節,搶購綠豆酥的人潮幾乎要把老店塞爆,「回家要把人群撥開才進得來。」

第二代接手後,洪士峰的伯父洪誠一專注產品開發,父親洪明雄則負責老店經營管理,1962年即在高雄建國路上蓋中央工廠,還曾請來日本天皇御廚板垣正二擔任顧問,教導製作蜜紅豆、貴妃凍等日式技藝,洪士峰也曾拜板垣正二為師。

以真芋頭蛋糕聞名全台的不二緻果,在網路上被譽為「高雄女兒見男友家人必備伴手禮」。

今年47歲的洪士峰說話條理分明、主導經營,喜歡讀書的他,辦公室裡放滿各式商管類、食品類書籍;成大企管系畢業後,他進入大成集團做黃豆採購。洪啓原大學主修聲樂,曾負笈美國攻讀錄音工程碩士,個性幽默風趣,平時喜歡騎重機。兄弟一文一武,採訪時不時互相吐槽,但23年前,接班是2人想都沒想過的選擇。

「還沒想要不要回來,爸爸就過世了。」1999年,52歲的洪明雄在睡夢中因心肌衰竭過世,洪士峰當下決定回家工作,「我爸一走,家裡真的六神無主。我一開始想法跟長輩差不多,就是繼續多角化經營。」

塞滿芋泥、芋角的真芋頭蛋糕,是不二緻果的鎮店之寶。

199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洪明雄觀察消費者飲食習慣變化,將中央工廠改為正統食品不二家超市,賣魚子醬、鵝肝醬與葡萄酒等高級食材,但萬客隆、家樂福等大型賣場接連出現,早餐店也興起,「我們越做越雜,營業額越來越差;本業都賠錢,更何況多角化?」洪士峰將超市改為法國餐廳,並一口氣在高雄開了5家麵包店衝業績。

但多角化轉型失利,除了本店仍然保留,其餘5家麵包店和1家法國餐廳全部關門,負債如滾雪球般破億元,洪士峰只好賣掉餐廳土地還債,「很多人問:『你們怎麼還債的?』沒有,是長輩還的,我賣的是家族土地。」

不二緻果中正本店,今日仍保留舊時建築與窗花。

「這是20年前的事了,『敗家子』這個標籤一直跟著我們。」洪士峰語氣有些黯淡。父親一位朋友不忍見老店面臨經營危機,某次喝醉後出手打了洪士峰一拳,還把他的牙齒打飛,「他罵我是black sheep(敗家子)。」他苦笑道:「你問我接班手上有沒有什麼紀念品?那顆牙齒就是最值得紀念的紀念品。」

不是沒想過認賠作收,但身為第三代長子,使命感讓洪士峰不願就此認輸,2005年他與自美返台幫忙的洪啓原商量,考量麵包店有社區侷限性,且品類多、人力需求高,「你不可能開車半小時去買麵包。」要重新振作,必須想辦法讓產品走出高雄。關於不二緻果如何轉虧為盈,詳細報導可點入以下連結閱讀:【台灣名店】芋頭蛋糕還清上億債 85年老店轉型靠這味 不二緻果專訪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