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台一個理由抹煞拍片心血 他們自費拍片藏辛酸

【兒童節目新突破番外篇】

文|祁玲
《叫我野孩子》製作總經費1,500萬元,半數由文化部補助,其他為製作人陳芝安和導演謝欣志自掏腰包。(大逆光影音提供)

資深紀錄片工作者陳芝安與謝欣志耗時一年半,完成台灣首部兒童實境節目《叫我野孩子》。製作總經費1,500萬元,其中一半來自文化部補助,另一半由他倆自掏腰包,不再對外籌資,目的是百分之百擁有作品版權。

陳芝安說:「我覺得版權拿在自己手上真的超級重要。」他們在電視圈的資歷逾20年,大多都是接委製案。其中,公廣集團會給予創作者很大空間,但其他單位對節目的內容便有自己的看法。她表示,擁有版權才會對節目有主導性,一旦被商業機制帶著走,被廣告和市場喜好牽制,就很難再有所突破。

陳芝安與謝欣志在電視圈資歷超過20年,拍攝的紀錄片多為委製案,合作單位包括公視、大愛和客家電視台等。可惜這些作品完成後,如果想要讓更多人看見,例如在學校放映推廣,版權方還會依據場次和人數收取費用,「因為版權在他們手上。」

她表示,上述電視台每年製作的作品量很多,可惜行銷資源有限,很難關照到每部片。 「但是我們做一部片子花2年的生命,不希望做完之後只放在硬碟裡,很想去試著與觀眾交流...。我們常拿10年前的片子出來看,會覺得可惜,你做了就會想要跟人家分享、有影響力。」

以安寧病房為題材的紀錄長片《餘生》獲金穗獎最佳紀錄片。 (大逆光影音提供)

因此,唯有掌握版權,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投注資源去推廣作品。至今他倆握有版權的紀錄長片是以安寧病房為題材的《餘生》,獲金穗獎最佳紀錄片。

他倆傾全力拍完第1季之後,對串流平台與電視台銷售版權的過程也遭遇挑戰。陳芝安先嘗試與公視、華視、客家電視台和原住民族電視台連繫,除了內容合適,與各台也有相熟人。不料大家都以各種原因拒絕,只有客家電視台接受,但要求客語配音。陳芝安嘗試與商業台和國際串流平台接觸,都遭拒絕,「才發現在台灣,自製節目要談播映管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叫我野孩子》正在籌拍第2季,陳芝安和謝欣志在文化部的560萬元補助之外,其餘經費仍自行負擔,除了版權,也能擁有創作空間。陳芝安說:「我覺得國家補助,是希望看到這個產業有新的狀態,如果我又走回老路子,不太可能有新的樣貌。」

《叫我野孩子》目前在LINE TV、客家電視台和三立都會台播映。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