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女童主動要求躺路邊看星星 她說做兒童節目收穫滿滿

【兒童節目新突破番外篇】

文|祁玲
實境節目《叫我野孩子》安排素人兒童學習劈柴、種稻或捕魚,對拍攝團隊是一大挑戰。(大逆光影音提供)

實境節目《叫我野孩子》安排素人兒童學習劈柴、種稻或捕魚。由於每個孩子的個性和狀態不同,要跟他們搏感情,對拍攝團隊是一大挑戰。

製作人陳芝安表示,拍攝期間除了4到5位工作人員,還會有一位家長隨行,主要是陪小孩睡覺。她說:「孩子到了晚上還很興奮,他們不睡,我們就沒辦法休息。所以後來我拜託家長幫忙押著他們睡覺。」只除了〈狩獵〉那集沒有安排家長同行,工作人員被「整慘了」,得特地派個同事跟孩子一起睡,卻因沒辦法休息而被搞得很累。

導演謝欣志表示,假設有的孩子一開始很怕草,不敢踩進去。「有時我們會好好講,有時會稍微推一把,刺激他。他可能試走兩步,又害怕地退回來。此時我們還要不要推下去?這是我們會猶豫的。」

孩子透過節目學習技能,因突破自我而得到信心和成就感,大人也有不同的收穫。(大逆光影音提供)

不過經驗顯示,小孩子只要再多磨20分鐘就會習慣了,因此拍攝團隊常嘗試推孩子一把,最後孩子願意躺在草地上。甚至還有一個怕蟲怕草的都市女孩,竟半夜跑去找工作人員,要大家躺在柏油路上看星星。陳芝安笑說:「其實那天很冷, 但小孩邀請,當然乖乖的整批人陪他們去看星星,且隔天還有興致;看到他們的轉變很高興。」

孩子透過節目學習技能,因突破自我而得到信心和成就感,大人也有不同收穫。陳芝安很喜歡小孩,「我喜歡觀察他們,好像觀察我家的貓。每個反應、眼神和講話,因為沒有社會化,而沒什麼遮掩。認真起來還真認真,包含吃醋、生氣和快樂 ,都很真實。」

她與這些孩子因節目而培養革命情感,後來都變成朋友,周末相約吃早餐,「那種交往,是兩個個體的感情交流,而且經歷了那麼辛苦的拍攝過程,我自己滿珍惜的。」

有些工作人員拍攝結束後會跟孩子一起玩捉迷藏、騎馬打仗等遊戲,但謝欣志多半保持距離,觀察和理解那些孩子。他把孩子視為紀錄片的主角,「拍紀錄片時不論對象是誰,不太會為主角下價值判斷」,只想理解對方的行為動機。因此若有孩子在拍攝當天做到一半不想做了,他會想要找出背後原因,以期貼近他們的想法。

陳芝安原本並不特別喜歡親近大自然,卻在拍攝《叫我野孩子》的過程得到啟發。她說:「不只是孩子,我、導演、攝影助理和教練等,大家都各自經歷自己的人生旅程,大自然帶給人們的啟發,有時會超過大家的想像。」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