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製作公司是優勢」 他不羨慕韓國影視團體戰

【兒童節目新突破番外篇】

文|祁玲
台灣紀錄片攝製團隊規模雖小,卻能呈現多元的題材和價值。(大逆光影音提供)

資深紀錄片工作者陳芝安與謝欣志是長期工作夥伴,共同創立大逆光影音製作公司。目前員工有3個人,規模不大但有固定合作班底,有需要時再結合,「像變形蟲一樣。」

類似大逆光影音這樣的影像製作公司,在台灣占9成,謝欣志認為這是台灣的好,他說:「這麼小(公司)都可以活,才會有這麼多不一樣的東西,紀錄片影展可以這麼多元。」

反觀韓國的影視都是打團體戰,由大公司主導,產業相關人員僅提供技術。且當地生活水準高,個人想要靠自掏腰包完成作品非常困難。且商業體制掛帥下,非主流的聲音不會被聽到。「所以台灣很妙的是,我們很小、很散,看起來是缺點,其實是優勢,因為能保有多元看法。」

因此他樂觀看待台灣的現狀,好與不好並存,「我沒有那麼羨慕很大的產業鏈,因為台灣有選擇的餘地,有些地方則是只有一種價值可以選。 」

他倆在紀錄片領域耕耘數十年,看到新人輩出,會感受壓力與競爭,「很怕被他們打敗」。為此還拍了一部紀錄片《為寂寞在唱歌》,想要深入了解網紅的世界,該片獲勞動金像獎長片組首獎。

紀錄片《為寂寞在唱歌》深入網紅的世界,獲勞動金像獎長片組首獎。(大逆光影音提供)

陳芝安和謝欣志在電視台工作很長一段時間才敢自立門戶,但隨著攝製器材進步,投入影像工作的門檻變低,如今一台電腦可完成所有的事,許多年輕人大學時期便開始接案,一畢業就開公司。

謝欣志表示,年輕一輩訊息來源多元、訊息交換快速,技術也大幅進步,但難處是少了一些養成過程。他認為有些事不是網路3分鐘就教會的,「是身體的,像做木工,要師傅帶著做。」因此年輕人有天馬行空的點子,完成度卻跟不上腳步,「有創意但沒有底氣」,是新一代的挑戰。

更大的挑戰是,網路發達,年輕人會看到很多極有才分的人,不到30歲便一飛沖天,技術也很成熟,例如《游牧人生》的導演趙婷。大家看到她的成就,會想達到那樣的目標,可那不是常人可以做得到的。是否提供年輕人建議? 陳芝安說:「找到喜歡的東西去深耕就好了。」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