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師女救家業3】柬埔寨難民來台變富豪 黃健華找女兒進公司狠砍4成薪

文|陳仲興
黃健華(右1)交棒給女兒黃茯(右3),右2為殷非凡。(誠研提供)

「他把我的薪水砍了4成,我在法巴的月薪是7萬多元,到誠研只剩下4萬多元,親子價比友情價還要廉價。」叛逆的黃茯向父親抗議,黃健華卻淡淡地說:「妳到誠研不是為了薪水,而是培養能力和未來機會。」

今年以來,隨著歐美陸續解封,誠研累計前7月的營收年增率超過3成,「誠研的業績百分之百可以回到疫情前的水準,現在是因為缺工缺料,成長動能還不夠強,我們現在的訂單比出貨的還多,歐美大廠的訂單已經超過5億元。」黃茯信心滿滿地說:「傳統旺季是9月到11月,誠研的營收到了第四季還會更旺。」

順利讓誠研轉骨翻身的黃茯,母親是補教界的傳奇人物—升大學英文名師殷非凡。2000年時,殷非凡的英語補習班是全台北市規模最大,「當時殷老師的課有上千個學生,只有400人可以看到殷老師本人,其他人都是透過180吋的電視牆同步上課。」曾在殷非凡補習班任職的員工回憶,「我們還把其他樓層教室的畫面,拉到殷老師講課的教室,讓她可以看到在其他樓層上課的學生畫面。」

據估計,殷非凡當時的學生應超過萬人,一年營收逾2億元,獲利超過1億元。黃茯笑著說:「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到補習班和大哥哥、大姐姐一起聽媽媽上課,我記得,媽媽是從早上9點上到晚上9點,一天上了十幾個小時,為了補充體力,還要吸類固醇才能講下一堂課。」

很難想像,坐在眼前侃侃而談媽媽辛勞的黃茯,從小就叛逆,還經常和殷非凡吵架,甚至吵到連父親黃健華都受不了。

「當時父親對我說:妳們二個一定要有一個人離開,她是我的老婆不能走,所以妳要離開。」黃茯笑著說,「所以小學畢業後我就被送到瑞士羅西學院(Institut Le Rosey)念書,我很受不了台灣要求背公式、穿制服的填鴨式教學,所以到了國外後樂不思蜀;我在瑞士是曲棍球校隊,也打英式足球,他們都叫我『拚命Anita』,因為我做什麼都很拚命。」

16年前回台以後,黃茯先後在永豐金控及法國巴黎銀行投顧任職6年,負責市場調查研究,2012年離職後,黃健華叫女兒到誠研幫忙。「他把我的薪水砍了4成,我在法巴的月薪是7萬多元,到誠研只剩下4萬多元,親子價比友情價還要廉價。」叛逆的黃茯向父親抗議,黃健華卻淡淡地說:「妳到誠研不是為了薪水,而是培養能力和未來機會。」

黃茯當時心想,自己從法巴離職,也沒有其他收入,只好接受減薪的待遇。實際上,黃健華是柬埔寨華僑,從小在家裡當少爺,沒念過小學和國中,柬埔寨赤化逃難到台灣後才念高中、考上台大電機系,「補習班電視牆的技術,就是父親用他在學校學到的知識設計出來的。」黃茯說:「爸爸的經驗教我們要像變色龍一樣適應環境,並且做到最好、最大化,他以前的家裡有30幾個長工可以指揮,15歲逃難到台灣,身上只有100美元,他的觀念就是養我們到大學畢業而已,我們也要能像他一樣存活下來。」

幸運的是,黃茯似乎得到父親的真傳,去年黃建華罹癌過世,不到一年時間,黃茯就讓誠研重回成長軌道,相較多數台灣企業都交由兒子接班,黃健華選擇放手讓女兒扛下重擔,算是相當特殊的案例,接下來能否讓父親的事業進一步發揚光大,就看黃茯怎麼做了。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