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現場】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

攝影|陳毅偉 李智為    文|施明德
中國將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左)訪台,視如承認台灣獨立般,空前武嚇。(總統府提供)

文攻武嚇,台灣人已經聽了73年了。中國人在兩蔣死後,就聽不到台灣對他們的文攻武嚇了。

「台灣問題」從韓戰結束後,曾經位居世界4大危機之中:「柏林問題」「以阿問題」「古巴問題」和「台灣問題」。

曾經有30年之久,這4大危機常常牽動世人的神經,也讓「華沙公約國」和「北大西洋公約國」處於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邊緣,引世人高度關注。曾幾何時,前面三大危機一一解決了或緩和了,只有「台灣問題」在中國的領土野心下,仍然不時吸引世人的關注,憑添本地區的不安氣氛。

中國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

台灣海峽問題或台灣問題,本質上就不是「中國內政問題」。正確的說,它是二次大戰殘留的國際未決問題之一。但是經過蔣介石帶來「中華民國」,並經過台灣人民犧牲鮮血與青春追求自由、民主與人權,它已經成為舉世稱讚的民主化國家。在國際法的「時效」及「有效管轄原則」下,早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管它叫「中華民國」或「台灣」,它的命運都掌握在現在台灣2300萬人民手中,早已是不爭的國際事實。長期的事實,就是最強有力的法理基礎。

多年以來,中國政府及其心懷擴張主義的人民聲稱「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完全背離史實和一切法理基礎。就像任何狂人、瘋子都可以對著台北101大樓,天天舉牌大吼:「台北101大樓是我的!」一樣荒謬、可笑。

稍微屈指翻閱史實並計算台灣過往歷史,就會得出最早占領台灣,取得主權的國家是荷蘭、西班牙,絕對不是中國。哪來台灣自古就屬於中國,而且「不可分割」?「台灣悲劇」就是近400年以來,台灣不斷被本地區或世界海上強權輪流占領,建立殖民地政權。荷蘭、西班牙、明末海盜集團鄭成功、大清帝國、日本帝國和中華民國政府都曾在這個美麗之島,先後建立外來政權。直到三十幾年前,台灣奮鬥者讓台灣成為民主化國家之後,台灣才真正結束近400年的外來殖民統治。中華民國已經量變與質變,在台灣落地生根。台灣,不分彼此,不分先來後到,台灣就是只屬於現在2300萬台灣人民的!

台灣,不是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更不是從來沒有統治過台灣一分一秒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說真實具體一點:

中國才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而已,中國只是眾多外來殖民國之一。

台灣現在繼承的不是中國管轄權,而是70年來的中國文化教育。

 

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落後的中國,經過中國共產黨6、70年的發憤圖強,終於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躋身世界強權之一,已經足夠榮耀於他們的列祖列宗了。但是做為一個大國,尤其是曾經被列強欺凌過的中國,就更應該承擔起做大國的責任和善良典範:濟弱扶傾而不是霸凌弱小。不能以當年身受之苦,要還諸弱小之身。

說句坦率的話,這樣的大國、強者是不會讓人尊敬的,也不會恆久的。所以,我迄今沒有踏上中國領土一步,九七之後不到香港,九九之後不訪澳門。到莫斯科不經香港轉機,不飛過中國領空,寧可繞遠路從曼谷轉法蘭克福再飛莫斯科。其實,我是一個不反共,不干預中國內政,更不反中的人,我只是反戰。但是只要中國不放棄對台灣的領土野心,我只好被迫不跟他們交往,連私人友誼都無法建立。

台灣人會親美反中是先天條件促成的,美國對台灣沒有領土野心,只要維持影響力。中國則對台灣有十足領土野心和支配欲,包括揚言對台灣人集體思想改造!所以,台灣人怎麼可能反美親中?在這種條件下,連「友中」、「和中」都是癡人夢話,別有用心。

台灣,從二次大戰後特別是韓戰之後,就不是中國可以予取予求的。台灣海峽的戰略位置,台灣的政略地位,已經和本地區的和平及經濟發展息息相關。悍衛台灣的民主化及和平,不只事關台灣人民的利益,更與本地區的國際關係密不可分。從美國的台灣關係法明確表示:「台灣問題的和平解決攸關美國重大利益」,及美日安保條約「日本有事」的延伸,「台灣有事」是否與「日本有事」牽涉?都可以想像。

美日對台灣安全的可能反應,不管是持續「模糊化」或「清晰化」,都已是台灣問題本質的一部分。70年來台灣安全,台灣所以沒有落入中國之手,我們必須坦白承認:這是「美國製的」(Made in USA)。沒有美國協助,蔣介石政權當年就不可能起死回生。沒有美國隨後的長期的軍事、經濟援助,台灣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但是,台美關係並不是單向的,是雙方互需的。台灣需要美(日),美(日)也需要台灣,共同防堵中國勢力溢出亞洲大陸,成為太平洋國家,危害本地區的和平、安定與發展。如果台灣變成中國的一部分,世界大勢將澈底改變。不只台灣,連南海諸島所涉國家都會遭受巨大影響。這就是為什麼最近中國加強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大肆軍演,連歐洲中級強國也必須介入表態的原因。

台灣需要美日,美日也需要台灣共同防堵中國勢力溢出亞洲大陸。圖為美日艦隊通過菲律賓海。(翻攝第七艦隊臉書)

 

裴洛西化身「那個小孩」

中國對台灣文攻武嚇已經七十幾年,就是不敢真正打。不是中國不忍生靈塗炭,不是不願打,而是不敢打。

稍稍讀過幾本戰史的人都會知道,渡海之戰和陸戰是有極大的差異的。韓戰、越戰、阿富汗戰爭和現在的烏克蘭戰爭,步兵可端槍走過,戰車可以長驅直入,但是打一場諾曼第登陸戰,是何等艱辛困難,不是孫悟空可以拔毛成兵的。何況,中國自古以來就是陸軍大國,世界強國不要幻想征服中國。但是中國幾百年來從未在海戰中真正贏過。空戰更不用說了。所以,70年來只能文攻武嚇,不敢真打是有其條件限制的。兵凶戰危,敵對雙方或各方,都必須極其嚴謹。

但是,近年來還是有些人士會說:今非昔比,中國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吳下阿蒙,空軍戰機成群,海軍有航母了。誰不望之怯懦?

美中雙方亦就在這種心態下,彼此鬥智。但是基本態勢仍然沒有改變,美國仍然是海空大國,二次大戰後只有美國真正有渡海的海空作戰經驗,迄今海外大小戰役已八十幾次了。閱兵的陣容,大規模的軍演,和實戰會有落差的。這點大家都懂。

只是中國人士的武嚇之聲越來越大,越強悍。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讓美中雙方走到必須攤牌的階段。

裴洛西議長從開始就按計畫進行,何時到台灣,接見那些平民都早在她抵台前一個星期就通知約定好了。

中國方面則空前武嚇,甚至揚言要打下裴洛西的座機。把裴洛西訪台,視如正式承認台灣獨立般。

中共不斷以軍機武嚇擾台,圖為我國F16戰機(右)伴飛監控中國轟六轟炸機(左)。(國防部提供)

在裴洛西抵台之前,我在一個小小的好友組群中留言:

美中梭哈了。現在要看美中誰怯懦了?

裴洛西如果不敢來,以後「台灣問題」就是中國說了算,美國從此退出。

裴洛西來了,中國如果仍然只是文攻武嚇,大肆謾罵,大規模軍演,本質就被看破手腳了。

裴洛西來了,又走了。她化身「那個小孩」,看到了哪一個國王的新衣了。

她走了,我在同一個組群留言:

現在應該讓中國大大軍演,放放馬後砲,挽回一點面子吧,台灣人不要太在意。

 

馬英九說美國不會出兵

在裴洛西訪台前後,執政黨大小政客低調面對,沒有喜色,沒有狂言,表現出乎意外的得體。

反而是在野黨的大小政客在中國大肆軍演,威脅要封鎖下,表現得真是令人難過。

文攻武嚇,本質上就是要敵方驚恐、屈服、慌亂,最後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在野黨不少人士都陷入這種情境中,他們的言行讓中國越演越有勁,助長了文攻武嚇的氣勢,真是親痛仇快。

國民黨竟然還在這個時刻派副主席前往中國,還說「太晚就來不及了」。結果,副主席一臉畏戰,乞和的姿態去了,拿回了什麼?改變了什麼?

中共解放軍頻頻在台海周遭軍演、威脅區域和平,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卻在這樣的敏感時刻率團訪問中國。

其他同類的學者、政論家、退役將領們、政客的發言,我不想一一重述,我只想提一下馬英九。他說,如果中國打台灣,美國不會派兵的。他真的在大大長中國志氣,滅台灣的熱情!這個當了8年總統的人,竟然連從韓戰開啟之後,美國就派第七艦隊協防台灣海峽,70年來美國艦隊從來就沒有真正離開過台灣海峽。三不五時,美國艦隊就在台灣海峽「落落蛇」。沒有離去,怎麼說,不會來!?而中國犯台,首先要打的第一戰,就是台灣海峽的海空之戰。砲轟台灣,只會讓世人赤裸裸地看到台灣人的悲慘,中國的獸性…。

這些畏戰、乞和的言論,在此時此刻發出,就是在養戰!是文攻武嚇的同卵兄弟。

這種在野黨怎麼能贏得大選?與民心走向,與世界潮流如此背離。今天執政黨的權力放肆,部分主因是在野黨的無智、荒誕所養育的。

 

台灣人民要有自衛的決志

戰爭,是國家存亡滅絕的大事,是個人家族毀滅的時刻,我們當然不能只依賴美國。台灣人民好不容易才結束了400年的外來統治,台灣人應該不會再把國族的自由民主人權,再讓渡給中國新統治者,再淪為奴隸吧。

自救是國家存亡的第一個守則!然後才能呼救國際援救。

此時此刻,台灣內部除了有馬英九之流的人,更有人,像曹興誠董事長,大聲疾呼並身體力行要組民間抗中保台的力量。曹董的言論已引發人民的熱烈反應,不必我在此多言。我想說的,只有兩個重點:

 

組「第四軍種」——警軍

通常我們都說三軍,陸海空三軍。這些都是正規軍,隸屬國防部。但是小國的防衛機制多不僅僅是靠正規軍,軍備預算昂貴。在敵國入侵時,如果正規軍力有未逮,被敵人攻破防線,敵人入侵了,民兵之類的武力就能參與發揮殲敵的作用。曹興誠先生的心意在此。

其實早在3年前,我就在思考這件事。那是我們到以阿諸國旅遊訪問時,親自目睹以色列人的自衛行動所真正激發的。台灣當然有眾多愛台灣的人(雖然也有不少二心之人),如何把這些決心把生命交給台灣的人組成起來,又不會影響他們當下的日常生計和工作,屆時又能立即動員發揮戰力,我認為應該運用平時在維護治安的警察及警察機關。

警察是對地方轄區最了解的人,正規軍的訓練和針對對象都是外侵的敵人,領導打巷戰,打地方游擊戰絕對不如當地警察那麼對地形、地物、居民的認識與了解。如何把有志於悍衛台灣自由、主權的平民組織在警察機關之內,形成一個新軍種:警軍。這個新警軍的人數可能會超過正規軍的十倍以上。簡單的說:

讓一個派出所在戰時立即變成一個連。一個分局變成一個營,六都居民多可變成兩個營。各縣市總局變成一或兩個旅,或更多。

警察是對地方轄區最了解的人,把有志於悍衛台灣自由、主權的平民組織在警察機關之內,可形成新警軍。(本刊資料照)

這些警官平常就應分期接受軍官的初級班、高級班或三軍大學的將官訓練。讓他們亦警亦軍,也能夠享受軍人的福利。戰時的民兵在平時就組織好,訓練好。讓中國知道:來吧!

半年多前,我曾邀請幾位前將領、前高階警官和學者研究一套建立「警軍計畫」,包括相關的立法規章。

我把這個計畫告訴執政黨有權的高官,對方聽完竟然說:「我們已經有在想了」。

坦白說,我怒了。你們這些官僚怎麼會有此創意!只會吹牛!一群僵化、優越感強的官僚,不是寄新希望的人!

台灣問題不應再把金馬人民扯進來,該讓金馬澈底成為兩岸的和平特區。

 

重新安排金馬的政治地位

我擔任民進黨主席時,由於我已深入研究思考金門和馬祖的問題超過30年,我在中常會討論台灣的國防安全時,提出了「金馬非軍事區化」,撤出金馬的正規軍,以海巡人員及警察維持地方治安,同時允許金廈(廈門)、馬福(福州)直航,讓金馬成為政治特區,他們未來的歸屬尊重他們的公決。

我提出這個經中常會通過的議案,立即遭到藍、綠只想騙取選票的大政客反對,連會被解放的金馬居民也被操弄,放聲反對我,引起軒然大波…。

我當時說服中常會的主要理由:

一、金馬不可能當做台灣的防衛前哨。

二、金馬不可能是「反攻大陸跳板」。

上述「防衛前哨」和「反攻跳板」都是蔣介石創造出來的神話,欺騙台灣人民的。

事實是,一旦台海發生戰爭,當地十餘萬台灣兵立即淪為人質,動彈不得。台灣的防衛力至少立即折損 1/3。

三、金馬人民在戒嚴時期已飽受戰地政務的高度壓迫太久了。應該還給他們基本人權了。

如今二十幾年過去了,誰的主張對?我已不必一一點出那些自私的大政客之名來羞侮他們了。我只想提醒金馬人民,你們當年反對我,如今兩岸議題高昂,如果台灣政府又要增兵金馬,把最強大的火砲設在金馬,你們會舉雙手贊成或是遊行抗議?

台灣問題不要再把金馬人民扯進來了吧。該還他們和平、自由、尊嚴的人生了。讓金馬徹徹底底成為兩岸的和平特區,非軍事區是時候了。

 

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是唯一的路

這篇散文已經寫得太長了,本來只是心中有些悒悒想說些話,寫了這麼多自覺還是不能呈現台灣問題的全貌,但我已寫了幾本書都談得很多了,此刻我不得不停下筆來做結論了。

台灣問題,從軍事、政治、經濟、文化及國際關係的研究,都不是中國能用武力征服的。中國不是不願打、不忍打,而是不敢打!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就得來不易,一場台海戰爭可能讓它的成就,迅雷風雲變色… 。

最應該慎思的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該害怕!

一場中國發動的戰爭,可能反而會使台灣從此和中國切的乾乾淨淨,從此正式長存於比較文明的國際社會中。每日喊殺喊打的族群,誰想跟你們為伍?做朋友?

我是一個反抗者,一生不惜代價反獨裁統治,也反外來的入侵。我的一生已證明了這點。我不是喊口號的人。

我是堅定的和平主義者,和解的倡議者。這種人容不下獨裁統治和暴力入侵。

願中國人深思。

願台灣人有志氣。

更新時間|2022.09.14 05:47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