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勇闖癌症新藥研發 台廠另闢蹊徑突圍市場

文|林哲良    攝影|王均峰 董孟航 吳貞慧    繪圖|林媛婷
為搶救更多病患,國內外許多大小藥廠相繼投入癌症新藥研發,造就癌症用藥市場規模持續成長。(翻攝Thermo Fisher Scientific官網)

近幾年,台灣生技公司陸續在海外爭取藥證,一棒接一棒,從智擎生技、藥華醫藥到共信醫藥,捷報頻傳,證明台廠縱使資源不如國際藥廠豐沛,依舊能突圍而出,建立灘頭堡。

本刊調查,在人力、資金等條件陸續獲得改善的情況下,台灣生技公司研發的實力正逐漸提升;此外,透過AI藥物篩選平台協助,以及廠商互相幫忙,共信、北極星、智擎、浩鼎及台睿等台廠,未來仍有機會為台灣在癌症新藥研發的歷史,繼續寫下新的一頁。

根據衛生福利部的統計資料顯示,癌症已連續40年蟬聯國人死因第一名。近期,立法委員余天的女兒就因大腸癌復發,病情急轉直下過世。令人遺憾的是,根據余天向媒體透露,其實已幫女兒爭取到美國最新的抗癌藥物,只是還來不及接受完整的治療,愛女便撒手人寰,讓人不勝唏噓。

立法委員余天(中)替二女兒(左2)爭取到最新的抗癌藥物,可惜愛女來不及接受完整治療。(林弘斌攝)

專家表示,癌細胞非常狡猾,癌症治療過程中,有時會遇到抗藥性問題,例如針對癌細胞的A標靶治療,A標靶卻突然不見了。為避免更多遺憾發生,以延長病患的存活期,甚至是努力從死神手中搶救更多患者,近年許多大小藥廠、生技公司相繼投入癌症新藥研發,造就癌症用藥的蓬勃發展。

 

海外傳捷報 錢景可期

據國際調查研究機構Allied Market Research的報告資料顯示,2020年全球抗癌藥物市場規模約1,355億美元(約新台幣4.15兆元),預計2030年將達近2,744億美元(約新台幣8.4兆元),年均複合成長率(CAGR)約7.5%。

本刊調查,過去二十幾年來,因為政策的大力扶植,台灣生技產業無論是在政府法規、人力資源及資金等方面都有顯著進步。業者普遍認為,在智擎、藥華藥等相繼於美國等海外市場取得藥證後,只要資本市場持續給予支持,台灣癌症新藥業者可望繼續蓬勃發展,建立正向的循環。

專家表示,癌細胞非常狡猾,癌症治療難免會遇到抗藥性問題,需研發新藥解決。(東方IC)

事實上,在共信今年8月17日順利取得中國天津市藥品監督管理局核發藥品生產許可證前,台睿生技、禾伸堂生技等台灣與韓國生技業者,都已紛紛尋求共信的協助,想藉助其豐富的臨床試驗經驗,提高自家公司取證的成功機率。對此,共信總經理林懋元以自信的口吻表示,共信現在有很好的Know-how(知識),可以幫助來尋求合作的同業設計臨床試驗,雖然不保證100%成功,但至少可避免同業走冤枉路,或付出高昂的「學費」。

 

找對受試者 有效治療

根據生物技術開發中心IT IS資料顯示,研發一種新藥,少說需要近新台幣75億元,但共信自主研發,從藥物探索、臨床到取證,只花了新台幣十多億元,旗下產品PTS(甲苯磺酉先胺)注射液便順利取得生產許可,還破天荒被寫入中國藥典,也難怪林懋元會對共信設計臨床試驗的能力感到自豪。

共信總經理林懋元(中)指出,中國抗煞英雄鍾南山(左)是共信肺癌新藥PTS302臨床計畫總主持人。(共信提供)

林懋元直言,很多人疑惑為什麼共信花這麼少錢就幾乎快拿到中國藥證,除因化學小分子新藥的研發費用,只需醣類或蛋白質新藥研發費用的1/10、甚至是1/20外;更重要的是,有別於多數同業,共信選擇另闢蹊徑,先在中國做臨床。2003年,在中國收一個癌症病患進行臨床試驗,費用大約是美國的1/8;到了2011年,共信在中國收進最後一個臨床試驗病患,費用也僅需美國的1/5,所節省的臨床費用相當可觀。

然而,節省臨床費用並不保證臨床試驗就會成功。共信今年底前取證成功的最大關鍵之一,就是設計出好的三期臨床試驗,努力找出對的受試者,讓有效治療率高達近72%。林懋元透露,共信臨床試驗計畫總主持人是中國呼吸道權威醫師鍾南山,在他剛當上廣州醫學院附設醫院院長時,共信共同創辦人吳宜莊便與他結識,一路走來,鍾南山在臨床方面給予共信許多指導與協助。

 

看好北極星 解盲成功

事實上,給予共信指導與協助的不只鍾南山。林懋元說,PTS主要的適應症是中央型肺癌氣道阻塞,但在二期臨床試驗時,共信也曾針對其他癌症收案,當時中國新藥審查中心發現沒有其他人申請中央型肺癌氣道阻塞的臨床,於是鼓勵與獎勵共信往該方面發展,這個善意的提醒,讓共信最終成功替每年近33萬名中央型肺癌氣道阻塞患者,提供有效的解方。

在共信之後,北極星藥業是業界認為最有可能成功取證的癌症新藥研發業者。因北極星治療末期肺間皮癌的ADI-PEG20,在去年2月公布的三期期中分析,整體生存期達最高等級的機率高於80%,效果顯著。

北極星董事長陳鴻文(右)表示,北極星研發藥物三期期中分析的結果很好,對取得藥證很有信心。

北極星董事長陳鴻文解釋,北極星三期期中分析的結果良好,達生存期最高等級的樣本數占8成以上,經營團隊非常看好三期臨床解盲成功。陳鴻文表示,對取得藥證很有信心,會等到三期解盲數據一翻兩瞪眼後,再和有興趣的藥廠談較佳的授權條件。

雖然已經走到取證的最後一道大魔王關卡,但2019年,北極星卻差點因資金短缺宣告破產,幸好陳鴻文與科技圈友人、前松翰科技董事長陳賢哲等人出手挹注資金,才成功起死回生。

過去20年,台灣生技產業在各方面都有顯著進步,促使新藥研發業者藥華醫藥等陸續取得國外藥證。

本身也是國內網通大廠正文科技董事長的陳鴻文,當年因父親罹患癌症,參與ADI-PEG20臨床試驗而與北極星結緣。陳鴻文解釋,北極星開發的抗癌新藥ADI-PEG20,向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申請藥證的適應症,雖是肺癌之中的肺間皮癌,但ADI-PEG 20這種代謝療法平台,治療領域並不侷限於單一癌症,父親10年前肝癌末期,就是靠ADI-PEG 20治好的。

陳鴻文解釋,代謝療法是1990年由美國大師級人物Lloyd J Old發明,因大藥廠投入代謝療法的研究與資源不多,北極星居於絕對領先地位;國際上許多研究代謝療法的知名期刊、論文,大多都會提到北極星的ADI-PEG20。

 

智擎再出擊 前進一線

陳鴻文說,癌細胞也是人身上的細胞,但它的代謝不太正常;樂觀看待,將來跟代謝相關的癌症、疾病,包括重度脂肪肝跟肝纖維化等,都有可能使用ADI-PEG20解決,一旦取證成功,市場潛力相當大。

相較於快取得藥證的共信,以及正打算向美國FDA叩關的北極星,智擎與策略夥伴Merrimack合作的胰臟癌二線用藥「安能得」(ONIVYDE),在台灣、美國及歐洲等市場早已販售多年。然而,智擎並不安於現狀,打算再接再厲,將安能得推向產值大2倍的胰臟癌一線用藥市場,已啟動三期臨床試驗。

智擎將旗下上市的胰臟癌二線用藥「安能得」,推向產值更大的一線用藥市場,已啟動三期臨床試驗。(翻攝PHARMAENGINE臉書)

智擎副總張麒星向本刊表示,安能得的成功對智擎尋找合作夥伴帶來不小幫助,在此之前,認識智擎的人不多;在此之後,提起安能得,業界自然就會聯想到智擎。不過,效果好的標靶新藥,智擎難以搶贏大藥廠,因此智擎針對被大廠忽視、又有潛力的專案,投注更多心力與資源,獲取合作對象認同。

張麒星說,就新藥研發公司而言,智擎較著重R&D中的D(Development),過往大多從已進入動物(毒理病理)試驗的藥物中,尋找癌症新藥標的,等到完成二期臨床試驗後,就將其賣出。但王宏仁接任總經理後,智擎憑藉過去在生物製藥界豐富的研發與開發經驗,同時透過AI藥物篩選公司的協助,提前至藥物篩選階段就開始尋找合作對象,縮短尋找新藥標的時間。與英國生技公司合作、用於治療血癌的標靶小分子新藥PEP07,就是這樣找出來的。

台灣許多新藥研發公司紛紛透過AI藥物篩選公司的協助,企圖縮短尋找新藥標的時間。

PEP07在細胞及動物上的試驗數據都優於競品,但產品在美國公司遭併購後被冷凍2年,之後退回給英國開發者,智擎因持續與開發者保持聯繫,才有機會幸運拿下PEP07。

提起癌症新藥開發公司,當然不能忽略台灣指標性廠商浩鼎生技。在旗下抗乳癌新藥OBI-822二、三期雙盲臨床試驗解盲失利後,浩鼎從中學到許多寶貴的經驗。

 

浩鼎拚研發 6軌齊下

浩鼎研發長暨執行副總賴明添向本刊表示,透過上一次的臨床試驗,發現若真的打滿9針三陰性乳癌疫苗,存活率較佳;同時,病人若對Globo H產生抗體,病情惡化的機會也比較低。根據這2個重點,浩鼎重新設計三期臨床試驗,篩選的病人一定要有Globo H反應,「因為這個癌細胞要是沒有Globo H,打了產生抗體也沒有用啊。」為此,浩鼎研發免疫細胞染色檢測相關方法,檢測出有Globo H的患者才會收案。

台灣浩鼎火力全開,全面展開各產品線的研發,同時投入6種與癌症相關新藥、疫苗的臨床試驗。

為了在癌症相關新藥取證扳回一城,浩鼎可說是火力全開,全面展開各產品線的研發,同時投入6種與癌症相關的新藥、疫苗臨床,資金方面則獲得潤泰集團的奧援。

賴明添表示,這幾年浩鼎調整經營策略,除藉由自家多醣類平台開發疫苗及單株抗體、抗體小分子複合體新藥,最近也從其他生技業者取得已被證實的標靶或有效抗體的授權,治療乳癌的TROP2-ADC就是這樣的產物。目前,浩鼎臨床試驗跑得最快的還是乳癌疫苗,已進入三期臨床試驗。不過,與藥物相比,疫苗打入身體後,還須等一段時間觀察身體反應,哪一樣產品會先向取證叩關,未來還很難說!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