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跟男生打架被逼培養氣質 她一頭栽入舞蹈世界留學莫斯科

【台灣芭蕾群像番外篇】

文|祁玲    攝影|林弘斌
紀錄片《舞徑》藉舞者的故事呈現本地芭蕾舞教育的發展現況。 (好威映象提供)

紀錄片《舞徑》藉不同世代舞者的故事呈現本地芭蕾舞教育的發展與瓶頸,由於教學上強調多元舞種,學校針對芭蕾舞能提供的資源相對有限,有志專研芭蕾舞的人只能自立自強,該片主角之一郭蓉安便是一例。

她8歲左右學芭蕾,起因是太常跟男生打架,爸媽要她藉跳舞培養氣質。她的姊姊先學,於是她也跟著去玩,「我不排斥學跳舞,還可以交朋友,且筋骨比較軟這件事也可以炫耀。」

郭蓉安高中念舞蹈班,每個舞種都要學,但她的芭蕾成績最好,也是最喜歡的科目,希望朝這方面精進。上網查資料發現國外有各種芭蕾舞團,有感於自己似乎不具國際競爭力,決定私下找資源。她沒有向學校老師詢問,而是尋求校外舞蹈教師的協助,因為「學校老師會希望我們按照課程安排,因此我偷偷趁課餘或假日去校外上課,同時參加試鏡。」

從小學芭蕾舞的郭蓉安(左),2013年因波修瓦芭蕾舞學院來台甄選而結識導演楊偉新(右),後者花9年完成紀錄片《舞徑》。

父母不反對她去試鏡,因為認定她一定考不上。沒想到2013年她考上波修瓦的甄選,父母驚訝問:「你確定沒被騙?」起初她父親不贊成她赴莫斯科,擔心她無法參加高中的畢業演出,且出國花費不小,郭蓉安費了一番功夫才說服成功,「很感謝父母心軟讓我去了。」她目前在台藝大舞蹈學系表演組攻讀碩士。

《舞徑》導演楊偉新補充,國外有長期且完整的教育體系,對舞者很有幫助。「台灣為了短時間內逼出成果,對女生在硬鞋方面的日常訓練並不夠,受傷機率增,可見按部就班訓練學生有其必要。」楊偉新拍《舞徑》前毫無相關背景,多年來鑽研此領域,獲得不少相關知識。就他所知,本地的芭蕾基礎教育如女子硬鞋課、男子課和雙人舞課,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他透露,國外的舞校老師來台灣,常訝異為什麼有一定年紀、想發展芭蕾舞的學生,卻缺乏許多基本技能。他認為並非學生有問題,很可能是潛能沒有被啟發,也或者沒機會學到正確的技巧,因此希望本地學校或教育機構能正視這樣的現象,才不會讓學生在學習路上辛苦繞路。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