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舞破皮瘀青更有成就感 她穿涼鞋靠一招遮醜

【台灣芭蕾群像番外篇】

文|祁玲
郭蓉安表示,舞者受傷復原、重新站上舞台,得克服心魔,藉自我對話排解演出前的緊張和焦慮。 (好威映象提供)

一如運動員,受傷對芭蕾舞者來說是家常便飯,必須與疼痛共處;甚至傷好後重新站上舞台,還得克服心魔,藉自我對話排解演出前的緊張和焦慮。

紀錄片《舞徑》主角之一郭蓉安表示,她在舞台上跌倒過一次,之後再參加任何比賽,都覺得表現不如平常。她說:「譬如我曾經在某次轉圈時失誤,下次再上台,一定會害怕做相同動作時又失誤,一心想著該怎麼執行到位,所以演出前一定會焦慮。」

受傷的經驗會在心裡留下陰影。某次她在排演時腳扭傷而送醫,復原之後要再站上舞台,內心戰戰兢兢,「當時我內心很多聲音,但還是要冷靜跳完,所以一直跟自己對話,緩解情緒。」

芭蕾舞者在準備演出前要密集排練,由於每天都穿硬鞋,腳趾頭會破皮,指甲也會瘀青腫脹,骨頭與韌帶的舊傷有可能復發,或出現新的傷口,日常排練都必須學著與傷痛共處,但郭蓉安卻不以為苦,看到破皮和瘀青反而有「成就感」。

芭蕾舞者最怕受傷,紀錄片《舞徑》呈現職業舞者梁世懷受傷後的心路歷程。(好威映象提供)

因應之道就是採取各種預防措施,比如在密集訓練的階段,感覺腳快要破皮了,隔天要去排練前就拿透氣膠帶把那個部位纏一纏。她表示,通常在排練時很專注,感覺不到痛,只有練完回家的路上,以及脫掉鞋子時才覺得痛。 

不只腳趾頭,有些舞者的膝蓋、腳踝和腰都會受傷,大家都習慣與之共處。長此以往,有些資深舞者只要一遇到氣候變化,例如溼氣變高,舊傷就會隱隱作痛,可是仍要繼續跳。目前郭蓉安還沒有這方面的困擾,頂多是骨頭因變形而腫脹發疼,這些她都還可以忍受。也因為受傷是家常便飯,舞者都會固定找中西醫師「維修」。

由於腳趾因長期練舞而變形或瘀青,盛夏時節很多人會穿涼鞋,但郭蓉安說:「穿涼鞋出門會沒有安全感,擔心被路人不小心踩到腳趾頭。」她唯有與家人出遊時才會穿,不過一定會先擦指甲油好遮掩瘀青。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