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一生要死兩次! 《我心我行》許芳宜躺冰棺點滴在心

文|項貽斐
《我心我行》以舞蹈呈現舞蹈家許芳宜(左)的生涯故事。(三乘影像提供)

侯孝賢監製、姚宏易擔任導演及攝影指導的《我心我行》(SALUTE),結合劇情、紀錄與實驗等形式,歷時3年完成,以舞蹈呈現出身宜蘭、揚名美國紐約的舞蹈家許芳宜的生涯故事。該片也藉由現代舞先驅瑪莎葛蘭姆名言:「一名舞者,要經歷兩次的死亡....」,點出許芳宜為追求夢想歷經身心的嚴苛考驗。

《我心我行》以獨特的製作方式執行拍攝,再以雙線敘事構成4段許芳宜的舞蹈生涯節點。拍攝地點從許芳宜家鄉宜蘭、台北習舞到奮鬥的紐約,輔以大山大水的太魯閣、雪山山脈再至台灣最高的湖泊-翠池,貫穿無所不在的現代舞劇及生活場域,在真實和虛幻間交錯,構思及視覺瑰麗詭奇。

電影以瑪莎葛蘭姆名言:「一名舞者,要經歷兩次的死亡....」,「當被訓練得堅強有力的身體不再能如你期望的運作時,舞者將經歷第一次的死亡。」破題,象徵對舞蹈生涯榮光的致敬。前段以禱念式吟唱切入揭示主題,以融合中西的台語唱戲融合歌劇,對著冰棺詠嘆許芳宜舞者生命。

許芳宜(中)是國際級的台灣舞蹈家。(三乘影像提供)

片中真實呈現許芳宜因長期跳舞的職業傷害,需忍痛在膝蓋打針的寫實紀錄,呈現她多年來身體逐次被推向「第一次死亡」的心境,並穿插以劇情式闡訴對舞蹈夢想的追尋與實現,期間歷經親情的反對、對自我的要求及堅持,許芳宜也現身展示舞蹈、肢體之美。

多年前許芳宜與侯孝賢導演合作《刺客聶隱娘》時,與該片副導姚宏易討論想將自己的舞蹈生涯拍成電影,讓《我心我行》的種子開始萌芽。從2017年起籌備、2019年開鏡,影片以許芳宜舞蹈生涯四個重要節點「啟萌」「立志」「揚名」「歸國」構成敘事線,以雙線敘事手法進行拍攝。

許芳宜編排舞作的同時,攝影機即同步開始紀錄鋪展,導演再從舞蹈家編舞的舞作中結合音樂、美術、場景、攝影、文學構思後,以電影的詩意語境轉化為舞劇,而不受限於舞台。全片由導演與舞蹈家進行平行創作,像是支長達136分鐘的「雙人舞」。

電影《我心我行》中,許芳宜創作了13支現代舞劇《長河》《高不勝寒》《躍上枝頭》《高牆》及《異鄉客》等,講述自己的舞蹈生涯,再用一場喪禮宣誓和自己的過去道別,迎戰未知的將來。

在11月11日正式上映之前,製作團隊特別安排全台4場的師生特映場,邀請各界教師帶領學生搶先觀賞《我心我行》,分別是9/23(五)台北、9/24(六)台中、9/25(日)台南和9/26(一)宜蘭,因許芳宜將特別出席特映場4場映後見面活動,報名踴躍並已額滿,相關訊息也可在《我心我行》官方粉絲頁查詢。

侯孝賢監製、姚宏易擔任導演及攝影指導的《我心我行》(SALUTE),結合劇情、紀錄與實驗等形式,描繪舞蹈家許芳宜的創作與人生。(三乘影像提供)

更新時間|2022.09.23 06:19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