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開著福音車徵廟公》選摘 六之五

(鏡文學提供)

偉誠在宮廟長大,當父親欠債跑路時,王爺公更一事不漏地代管,長大後他和枕邊人亦輝一同照顧兒子,亦輝也是服務神的,只不過是牧師。

為了不收老爸在宮廟的爛攤子,偉誠帶著兒子在菜市場裡討生活,但王爺公似乎沒那麼容易就放過他,急召他回廟裡,降駕指示:池巡府沒有濟世事實,要偉誠代父進香徵宮主,連交通工具都下旨徵用亦輝教會的福音車…

亦輝的年紀跟我相當,可我們兩人的個性南轅北轍。

我生性衝動,想到什麼話就脫口而出,我記得以前不是這樣,還知道要察言觀色,什麼話能說什麼話連向人傾訴都不要,長大後反而固執又自我,大概是因為壓得越低彈得越高,兒時太過壓抑,成人後才會變成這般模樣,該說是遲來的叛逆嗎?

說起來,我和亦輝成長背景相似,我是在宮廟長大的地頭蛇,他在教堂充當大哥哥。為了幫助清寒,老陳牧師成立課後輔導班,專門讓跟不上學校課業的弱勢家庭小孩參加。亦輝作為牧師兒子,理所當然地成為助教,小小年紀就幫忙照顧人,身邊還有個妹妹得隨時留心。

高中他選第二類組,喜歡化學公式的邏輯性,升高三那年,暑假自修準備考試之際,他才恍然意識到聖經裡面所言的創世紀,跟科學認定的基因螺旋體,其實都在講生命的起源,差別只在神話和多少證據的差別。他沒跟老陳牧師談過這件事,隱約知道信仰歸信仰,不需要特別戳破和挑戰傳統。

老陳牧師在40歲時才有亦輝這個兒子,長期父代母職,近年身體大不如前,椎間盤突出,不能走太久的路,連從前喜歡的登山健行也斷然放棄。

當初從教眾口中得知兒子是同志,據亦輝所言,曾讓他心情憂鬱一陣子,後來在聖經中找到開解自己的答案,決心為跟他兒子同樣為同志又是基督徒的信徒,創造一個屬於他們可以感受神祝福的空間。

亦輝的個性跟他父親很像,即使理念不合,也能找到與對方相安無事的方法,正是這點,他們父子才能坦然相對。

原生家庭多少會影響一個人長大後的價值觀,我從小在風風火火的環境下長大,蕭明基做人不爭氣,還常找不同女人同居,分分合合,我都不知前後叫過多少人阿姨。有的以後母自居,有的跟我以姊弟相稱,不論如何,看見及感受到的家庭絕對跟其他人不同。

亦輝忙完教會的事後先回家一趟,看見我還在睡,把晚餐煮好,盯著小平將飯吃完,才來叫我起床。

「你今天睡比較熟。」他手貼著我的額頭,臉貼得都能聞到身上的沐浴乳香味。

「吞了半顆安眠藥,終於好好睡一覺。」

我順勢地嘴唇接近,亦輝莞爾一笑,要我趕緊起床,吃完飯出門別讓我爸等太久。

今晚煮的青菜都是阿如姐賣剩下給我的,亦輝拿南瓜跟飯一起蒸熟吃,胡蘿蔔炒蛋,芹菜炒花枝,再煎一塊鮭魚。他的手藝是從小訓練,自然不錯,只是常捨不得放鹽巴,口味有點太清淡。

「你慢慢吃,別噎著。」

「等會,」我一邊把飯塞進嘴裡,提醒他:「看見我爸,不論他講什麼都別答應。」

亦輝答好,可我知道他的這個好,不一定有參考價值。他耳根子比我還軟,很容易就答應人,事後就算後悔或受點委屈,都自己摸摸鼻子認了,鮮少會表達不滿。

「偉誠。」

「嗯?」亦輝難得叫我的名字,通常都是有什麼正事要談,才會這麼叫。

「你拜的王爺公是個怎樣的神?」

突然這麼一問,我也不知做何解釋,雖然常講王爺公的壞話,可祂確實是個正直不阿的神明,就算是我爸也從沒因為他宮主的身分就給過特殊待遇。

「問這個幹麼?」

「是這樣的……。」

「什麼!」

亦輝講完,我差點飯都要噴出,原來他差不多同個時間,跟我一樣,都看見王爺公的聖容。可一神教的基督徒,眼裡只有耶穌,所以一直沒理會。

「虧你能忍這麼久!」

「我想如果祂是魔鬼,那麼主耶穌基督不會袖手旁觀,可不論念幾次聖經,對方都一直在。我想,祂只是讓我知道而已。」

「知道什麼?」

「知道這個世界除了主以外,還有其他的神存在。」

「走。」

「去哪?」

「當然去我爸那,把你一個外人牽扯進來太過分了,換我得問祂究竟找你幹麼?」

「我想我知道原因,祂是要我幫忙。」

亦輝又是一個語出驚人,他為神奉獻的心比我還強烈,竟然連異教的神都願意服務。

「你答應了?」

「沒有,我想多瞭解,然後在主耶穌基督同意的條件下幫忙協調。」

「協調什麼?」

「勸你。」

又多了一個說客,而且是枕邊人,不得不說王爺公這招確實夠絕。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