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開著福音車徵廟公》選摘 六之六

繪圖|米承鶴

偉誠在宮廟長大,當父親欠債跑路時,王爺公更一事不漏地代管,長大後他和枕邊人亦輝一同照顧兒子,亦輝也是服務神的,只不過是個牧師。

為了不收老爸在宮廟的爛攤子,偉誠帶著兒子在菜市場裡討生活,但王爺公似乎沒那麼容易就放過他,急召他回廟裡,降駕指示:池巡府沒有濟世事實,要偉誠代父進香徵宮主,連交通工具都下旨徵用亦輝教會的福音車…

「爸,起床,亦輝來了。」

蕭明基撥開我的手,隨手抓旁邊的毯子往頭蓋,嘴裡發出的咕噥聲,聽不出究竟有何交代。要是平日派出小平或許還有用,可明天要上學,我留他在家寫作業,這個時間也差不多刷牙上床睡覺。亦輝看我爸一時半會不會醒,拉著我回到外頭池巡府。他像個好奇寶寶,要我說說每尊神明的來歷。

池巡府雖小,供奉的神卻不少,我爸四處請神,弄得擺放水果的神桌也都排滿大大小小的神尊。

「來吧。」

「來什麼?」

「你問清楚王爺公究竟想怎麼做。」

「不是說好這件事我們不管嗎?」

「偉誠,你想繼續夜不能寐嗎?你還要做生意,又有小平要照顧,還是趕快把該了的事給了了,不要意氣之爭。」

亦輝一旦開始教訓人,十足十就是牧師的模樣,何況這個口氣,已經是有點強硬。我雖然嘴上抗辯幾句,最後還是只能乖乖照辦。

跪在地上,拿著筊杯,亦輝聽不見我嘴中呢喃什麼,擔心我又嘴裡不敬,惹得王爺公不高興,要我大聲講出來。有人在,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可他堅持在場充當桌頭,只好大聲唸出。

「王爺公在上,弟子蕭偉誠今天來問清楚您的意思。您每日早晚都顯現,已經鬧得我無法安生,再這樣下去,我會腦神經衰弱。說起來我沒功勞也有苦勞,要不是我撐著,池巡府早就要倒了,哪還可能有今天!

您說要找宮主,應該自己找去,我沒意願接手,照顧一間宮廟我又不是不知道有多累,而且事事都要花錢。要我接是免談,不知您同不同意?」

筊一下去,馬上蓋杯,我也知道祂不會同意,可也不能趕鴨子上架,只好繼續溝通。

「這種事要兩情相悅,沒有真情何來真心,拜託您還是放過我,我三不五時來幫忙就好,別逼我接手這個爛攤子。」

又是蓋杯,亦輝看我這樣下去,問到明天早上也沒結果,建議換他來。我調侃他一個基督徒,應該只能信奉主耶穌,竟然管起異教的事,小心天國遠了。

「我瞞著我爸信過一段時間的關聖帝君,這件事沒人知道。」

我睜大眼睛,亦輝說自己也有叛逆的時候,有段時間故意不禱告,甚至還常往行天宮跑,只為了知道神蹟有何不同。虧我剛才還浪費唇舌解釋筊杯的用法,他就算沒求過也看過人使用,我有種被耍的感覺。

「這些以後再說,現在先把王爺公的心情摸透吧。」

亦輝不愧是神職人員,他和王爺公講話跟我不同,我是討價還價順帶抱怨,他在問候之後清楚切入題目,把問事簡化成是非題而非簡答題。

「王爺公要找新的宮主?」

聖杯。

「有人選了嗎?」

笑杯。

「你要是沒人選,請給聖杯。」

聖杯。

「選宮主的方法,你已經決定了?」

聖杯。

方法千千萬萬種,亦輝這種問法雖然有效率,可要問到點上還是難,還不如找雞胗叔過來直接扶乩說明白最快。可我想歸想,看他問在興頭上也不好潑冷水,只好由著繼續。

「要用擲筊決定嗎?看誰擲到最多聖杯,誰就是宮主。」

我提議,亦輝負責擲筊,結果是聖杯。這樣好處理,只是以前都趁王爺公生日時順便擲筊決定正副爐主和頭家,但如今會員少到只剩一成,根本沒有自願者。

「又沒人選,難道要我們登報找宮主,或是上一○四人力銀行?」

笑杯,筊杯還在空中旋轉好幾圈,看來祂對這個方法有猶豫,難得王爺公也有拿不定主意之時。

「這樣什麼意思?」

「祂在笑,沒說好不好。」

問了其他各種可能,王爺公都是蓋杯,只好又回來這個參考選項,看能不能問出祂滿意的方法。可繞了一大圈,還是沒結果。

「不玩了!王爺公自己都沒主意,我們要怎麼幫忙?」

「你有點耐性,王爺公一定有想法,祂是等我們自己講出來。」

亦輝看向旁邊公布欄,貼著名帖,友宮準備回南部參香,日期早就過了,我爸還沒撤下。

「進香,王爺公會不會是想去進香再決定?」

結果,聖杯。

「不是吧,祂選一個最花錢的!」

亦輝又問是要池巡府的信眾一起去進香嗎?王爺公回答蓋杯,我和他眼神對望,似乎都猜到答案,既然不是大家一起,那最有可能的就是—

「該不會是要我們去吧?」

聖杯。

再問一次,聖杯。

我不信邪,換我問,仍然聖杯。

「偉誠,王爺公就是這個意思,你就別再垂死掙扎了!」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