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惡念的燃點》選摘 四之二

文|天地無限 繪圖|米承鶴

老刑警李劍翔因一次失去多名袍澤的任務患上PTSD;菜鳥楊穎露忍受不了警界陋習打算辭職。職涯不順的兩人同時被徵召到祕密單位,與一位代號「天南星」的電腦駭客進行以AI 大數據分析破案關鍵的「神略計畫」。

首宗案件為一家三口焚屍案,系統歸納出可能關聯的五個「輔案」,小組在半信半疑中著手偵辦這幾起看似不相干的案件,卻引來神祕人物追殺…

「既來之,則安之」是他的職場座右銘,姑且先試它兩個禮拜再說吧。好歹窩在這裡,頭上沒有指手畫腳的狗官們。李劍翔自顧自走到最內側那張辦公桌—靠門邊的座位是給資淺後進用的—把雜物紙箱擱到桌上,然後拉開還沒拆除包裝膜的靠背椅坐下,兩條腿架到桌上,按下電視遙控器,想確認一下有沒有安裝第四台。不料浮現的第一個畫面,竟然是穿著一身藍格子西裝的天南星:

「嗨,兩位早啊,歡迎第一天上班。」他開朗地打個招呼,接著低頭看了下錶,皺著眉頭說道:「啊,不對,兩位第一天就遲了快三十分鐘才進辦公室。注意上班時間好嗎?我們這邊也是比照一般公家機關,上下班時都要用識別證在自己的電腦上打卡的。」

李劍翔一看到這嘰嘰咕咕的小子就頭大。雖然此地沒有狗官,但有這小屁孩如影隨形啊。不過一旁的楊穎露看到天南星後,倒是沒有什麼抗拒表情,兩人互相給個心照不宣的微笑後,她就埋頭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了。

「好吧,那兩位先整理一下,我們十分鐘後要開會,決定一下神略的調查案件。」天南星說。

「這小子還真把自己當隊長了。」李劍翔不滿地嘟囔著,一邊從雜物箱裡找出自己的保溫瓶。「好、好,我喝杯咖啡就上工,行了吧。」

雖然外邊的辦公區就有附設茶水間,但同樣為了節省水電、省去打掃與扛水桶的考量,兩人還是乖乖地走上幾十公尺,借用環保局辦公室的茶水間。

為了避免瞌睡蟲再找上門,李劍翔想喝杯咖啡提提神。只是看到茶水間裡只提供「公家牌」三合一咖啡包,想起那喝起來像是甜膩中藥湯的口感,登時讓他打了退堂鼓。他突然想念起刑警大隊裡的高級膠囊咖啡機了。

為了提高神略系統的勝率,以及激勵打頭陣小組的士氣,選擇一個「最合適」的目標是頭等大事。上級決定挑個近五年內的案件,畢竟全國警方資料的數位化程度愈高,對人工智慧的探勘也會愈有利。

「另外,我們選擇的案件規模,最好不要太小。說白點就是以刑案為主,受害人數最好在一人以上,這樣會更有指標性效果。咳咳,這樣講好像有點政治不太正確喔。」天南星補充道。

「其次我們要注意的,是挑選案件的規模也不能太龐大,不要動搖國本那種。盡可能單純點,不要牽扯各方勢力糾纏不清的。再來,為了方便大家後續作業,比方要找個證人還是借調證物什麼的,最好也挑個中部的案子,對吧?」

「這套神鬼系統還真的很難伺候。」李劍翔笑罵道。

「根據以上條件,我篩選出這個最有代表性的案件。兩位看看是否有破案勝算,不然我再挑選其他案子。」天南星一揮手,幾份來自不同媒體的報導躍現螢幕上。「為了體貼有老花眼的同事,我也同時輸出到印表機上,用上超大字體了,不必戴老花眼鏡也能看清楚吧。」

楊穎露笑著從身旁的雷射印表機上,拿出兩份一式三張的A4紙,簡單裝訂後,遞給了李劍翔。

看到上頭十八級大字體,李劍翔本想反脣相譏幾句。不過身為刑警,平常總會格外注意國內外發生的重大刑事案件,多少也帶點跟同行較勁的念頭。因此他的目光,很快就被這個案件給吸引住了:

豐原區一家三口焚屍慘案

一年半前發生在豐原的滅門慘案,被害一家三口為丈夫汪海彬、妻子卓映萱與九歲女兒汪妍秀。位於中正路上某棟透天厝,於八月六日深夜十一時許,突然竄出大量濃煙。警消趕抵破門滅火,浴室與大半個客廳被嚴重燒毀。

調查發現,起火點位於浴室的浴缸—精確點說是躺在裡頭的汪海彬,他的屍身上被堆放了大量的鋁熱劑,近攝氏兩千度的超高溫使得屍體嚴重炭化,部分甚至只剩骨骸。卓映萱與汪妍秀陳屍在主臥室。前者是以襯衫掛在窗框上吊身亡,身上有數處傷口;後者則是在衣櫃裡窒息而亡。部分客廳與主臥室牆面以紅漆繪製了大量的宗教符號,現場並留有「紫陽萬靈聖道會」的令旗與經文。汪宅門窗並無任何破壞跡象。

巷口外的監視器只看到夫妻倆的座車依次停靠在自宅前,外圍街道也沒看到可疑人士出入。由於未發現外力介入跡象,加上鄰居證實卓映萱似因汪海彬的外遇曾有過激烈爭吵,因此警方不排除是卓映萱因愛生妒,謀害丈夫後帶女兒赴死。

由於卓映萱生前信奉聖道會,焚毀丈夫屍身可能與其宗教儀式有關,但卓家親屬強烈反對此推測,之後還衍生出烏龍爆料、詐騙與縱火等案外案,故檢方雖對此案予以不起訴處分,但仍引發許多爭議。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