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車贏利拓新路】吞罰單遭驅趕成隱形成本 餐車創業真的比開店更好賺?

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林韋言 賴一銀
餐車市集已成為新興餐飲戰場,圖為五股工業區臨時餐車市集,中午時段大批人潮到此覓食。

2002年6都店面租金以3至16%不等漲幅,成了繼新冠肺炎疫情之後,壓垮許多餐飲店家的最後一根稻草。取而代之,免被租金瓜分利潤,營業時間、場域更彈性的行動餐車強勢崛起,從北到南都能見其蹤影。然而遊走在灰色地帶的餐車,吞罰單、遭驅趕成為隱形成本,為何仍有新血前仆後繼投入?餐車創業真的比開店更好賺?

本刊採訪3位餐車創業主,在這之前,他們都曾開店,卻因種種變數,美夢變惡夢。「峇馬來炒飯」餐車創辦人李暟䔗今年才33歲,從事餐飲業已超過18年,曾是五花馬水餃館的大陸央廚廠長、幫「億哥牛肉湯」拿下台南牛肉麵節快炒大賽季軍,投入餐車創業前,曾和朋友合夥,在台南中西區、永康與嘉義擁3間「樂沙屋」餐廳。

近年租金狂漲,成為壓垮許多餐飲小吃店的最後一根稻草。

「做餐車完全是無心插柳,沒想到救了我。」餐廳全盛時,他曾半年賺百萬元,卻因擴張過快、股東不合,又遇疫情,接連收攤,「我因此揹了300萬元債務,差點自殺。」

去年三級警戒,餐廳搖搖欲墜時,李暟䔗花3萬元租電動機車改造的餐車,在嘉義街頭擺攤賣馬來西亞炒飯,「善用空班時間,也讓餐廳員工有事做,幫忙備料。」考量環境不比餐廳,餐車只賣炒麵、炒粿仔條、炒飯與炒高麗菜,蔬菜、肉品食材可混用,主打正宗泰國米搭配馬來西亞峇拉煎蝦膏醬。

李暟䔗在疫情期間創立「峇馬來炒飯」餐車,以租賃方式降低餐車創業門檻,在南台灣含加盟共有8台餐車。

短短1年半已招募到7台加盟餐車,李暟䔗不僅親授炒功,還租央廚處理蝦仁、雞肉等食材。加盟者付5萬元押金與每月4,200元電動車租金,可獲免費教學,「收押金純粹是怕我花1、2個月教,結果不到半年你就不做,浪費彼此的時間。」創業門檻看似頗低,卻非人人皆能勝任,李暟䔗坦言:「前2個月用粗鹽練甩鍋,每天練2、3個小時,很多人撐不過枯燥乏味陣亡。」

「行丼」與「蛋塔村」雙品牌餐車創辦人邱源和,在做餐車創業前,在台北市北投、士林已有3間「有省錢」餐館。商業嗅覺敏銳的他,5年前見釣友開餐車到碧砂港賣烤香腸,生意頗佳,跟風改造二手胖卡,創立「行丼」餐車,嘗試到五股工業區擺攤。

「我不懂潛規則,很多餐車占地為王,第一天到處被趕,我個性也硬,不怕幹架,後來是賣麵線的大哥出來喬才讓我擺,沒想到60份餐點1個半小時賣光,從此換我擺。」邱源和平均1個餐期可賣出70份便當,從備料到販售,他把每日工時壓縮在8小時,比起開店動輒被綁十幾個小時,餐車靈活性與時間彈性,讓他能陪伴癌末妻子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去年初妻子不敵病魔辭世,他寄情工作麻痺傷痛,再創「蛋塔村」餐車,主打全台唯一行動餐車現烤蛋塔,瞄準偏鄉,單日營收最高破萬元。這2年受疫情影響,不少人轉戰餐車市場,最討厭一窩蜂的邱源和抱怨:「很多人不自己開發市場,整天跟在我旁邊蹭熱度,一台車來沒關係,太多會造成交通打結,搞到警察天天來,最後大家都沒飯吃。」

邱源和(左)5年前創「行丼」餐車賣現煮日式丼飯,他不開放外部加盟,只讓信得過的親友做,確保品質。

升起炭火、現做花生糯米腸扛上車,3大桶配菜與醬料包準備就緒,臉書粉絲團有18萬鐵粉追蹤的「胖子修」幽靈餐車,才公布擺攤地點。「天冷請做好保暖再來買」,有粉絲最久排7小時,夏天中暑、冬天餓昏送醫,見孕婦挺巨肚排隊,讓葉嘉修戰戰兢兢。

離開攤還有半小時,排隊人潮已逾30人,老闆娘陳右昕趕緊發號碼牌、算份數,邊發放試吃米腸,「我們是豬大腸衣,敢吃再買。」300份餐點不到3小時賣光。高人氣,同時也容易引來警察關切,3台餐車平均每個月會收到5、6張罰單,「警察趕就得換地方,客人追著餐車跑,形成街頭奇景。」為了躲避警察,「胖子修」轉為無固定銷售地點的幽靈餐車。

「胖子修」行動餐車主打碳火現烤,舉凡古早味糯米腸、香腸、鹹豬肉都多了一股碳香。

「人行道、騎樓不能擺,公有地不可有營利行為,最後還是警察建議我們到大里橋下,屬水利局管轄,只能勸導不能開單。」「其實警察也很無奈,最好笑的是開完單還訂2份,或邊驅趕邊問等下去哪取貨。」葉嘉修哭笑不得地說。每台餐車每月燒1.5萬元油錢,還得配合法規,升級靜電油煙、除味箱設備,成為隱藏成本。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