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查無犯罪事實》探索命案根源 編劇攜手漫畫家反思歷史

文|周文凱    攝影|李鍾泉
《查無犯罪事實》是台漫少見的刑事懸疑題材,利用命案偵察巧妙推展故事,隱含「轉型正義」的反思。(蓋亞文化提供)

《查無犯罪事實》由新銳漫畫家森森與金鐘編劇鄭心媚共同創作,是台灣漫畫少見的刑偵懸疑題材。故事從今時發生的命案說起,擔任刑警的主角在抽絲剝繭找凶手時,意外揭開過往的時代悲劇。

漫畫家與專業編劇的合作,讓台漫的故事說得更深、更有層次;對編劇而言,也是原創劇本授權的新嘗試。

過往台漫多由漫畫家包辦劇情編寫,雖不乏出色作品,但劇情題材、深度可能較受侷限。隨著近年漫畫與戲劇的跨界合作增加,不少電視劇本及原著小說陸續改編成漫畫,如「漫畫植劇場」「漫畫茁劇場」系列;也有少數是戲劇編劇直接參與漫畫創作,例如已連載完結、描述演員養成的《魔幻時刻—THE ACTOR》,以及去年11月剛出版上冊的《查無犯罪事實》。

金鐘編劇鄭心媚(右)耗時1年半完成《查無犯罪事實》劇本大綱,再交由漫畫家森森(左)呈現。

鄭心媚在2020年完成《查無犯罪事實》8集劇本大綱,「坦白講,這劇本要拍成影視作品並不容易。」由於劇本發想自1981年的陳文成命案,融入白色恐怖的歷史背景,「這類有政治因素的題材,投資者或平台還是有顧忌。」

此外,目前劇本著作權普遍仍以賣斷為主,但鄭心媚認為若是原創劇本,編劇應保有更多創作者的權利。「我希望把故事多方授權,就像小說一樣。後來有出版社朋友建議可以先出漫畫,試著發展IP,所以首度有了與漫畫家合作的機會。」相關計畫也獲文化部「漫畫創作及出版行銷獎勵」46萬元補助。

《查無犯罪事實》上冊於去年11月中出版,預計今年推出下冊。(蓋亞文化提供)

獲邀執筆作畫的森森愛看台劇,笑說是以「小粉絲」的心情接下案子。「不過整個劇情龐大又複雜,前期花了很多時間整理故事線與人物細節。」她透露原本希望把8集故事濃縮成一冊,但為了讓故事鋪陳更完整,所以最終規劃為上、下冊。

故事每一回開頭都有一段「回憶」,森森認為如果要把回憶都講完、再回到故事主線,會讓讀者太抽離,「所以我盡量讓兩個時間線上發生的事同步進行,最後再一起解答。」

森森在大學時是學劇場舞台設計,因此非常熱愛戲劇,目前除了畫漫畫,也會接一些舞台及平面設計的案子。(翻攝自森森sen臉書)

為了不讓讀者對時間線混淆,森森利用畫面做區隔,「我會讓『回憶』畫面有顆粒感,例如用鉛筆畫出『噪』的氛圍,有點像老鏡頭或是底片;『現在』的畫面則有線條感,比較乾淨。」畫分鏡時,也會想像電視劇怎麼拍,「例如角色遇到煩惱、在洗手台洗著臉,電視劇可能下個畫面就切入回憶;但漫畫如果換一格直接帶入回憶,會過於單調,所以我藉由其他物件、例如描繪洗臉水的流動,順勢進入角色思緒。」

 

命案只是楔子,主要是用「社會派推理」脈絡,探索犯罪的社會根源。

《查無犯罪事實》雖是從陳文成命案發想,但鄭心媚強調命案只是楔子,劇本也非單純刑偵故事,主要是用「社會派推理」脈絡,探索犯罪的社會根源。「相較命案本身,我更想探討為何會發生陳文成命案?所以撰寫劇本時,我先建構1960、70年代台灣的時代背景、社會文化及政治權力結構,這些因素如何交織影響,進而推演我認為的命案發生原因。」

漫畫利用色調營造刑事案件的懸疑氛圍,敘事分鏡也盡量簡單,讓畫面更有沉靜感。(蓋亞文化提供)

鄭心媚分析,目前談白色恐怖的作品,較多是陳述受害者情境。「但我會想知道加害者是如何生成?以及他們的心態,為何能看似理所當然的去做這些事?加害者如果知道對方無罪,卻背負這個殺人罪2、30年歲月,今日又會怎麼處理內心這塊缺口?」

「故事核心想呈現的是『轉型正義』。」鄭心媚解釋,劇情會設定從今時發生的命案,去挖掘出過去的命案,以及把「現在」與「回憶」交錯呈現,「都是要告訴讀者如果沒有轉型正義、讓過往的未解真相披露,會造成後續問題不斷的發生。」

漫畫利用色調營造刑事案件的懸疑氛圍,敘事分鏡也盡量簡單,讓畫面更有沉靜感。(蓋亞文化提供)

森森雖年僅25歲,但曾以自己外婆在白色恐怖的口述歷史創作漫畫,對於時代背景有初步瞭解。只是她坦言成長過程距離那個年代太遠,「很難想像當時的確切狀況,有很多細節要研究。例如被關的人是怎麼關、關在哪。上冊還沒畫到太多,這會是我畫下冊時的重要功課。」

鄭心媚以《燦爛時光》獲頒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部分故事情節源於白色恐怖史實。(翻攝自公視官網)

回顧漫畫創作過程,鄭心媚笑稱與森森的合作「很鬆散」,「我想讓漫畫家一起參與劇本,也許看了故事會激盪出不同觀點,所以我沒做太多掌控,讓她先自由發揮,有問題我們再討論。她稍微修正的部分,其實我看到都滿驚喜的。」或許是寫劇本的習慣,「很多時候劇本也是共同創作,後續導演拍攝又會衍生更多想法,最後呈現的作品,往往是很多人參與的成果。」

 

漫畫為了讓讀者馬上抓到角色特質,會在表情或設定特別營造出刻板印象。
森森以《那日清晨,我的青春歲月》獲「2020原創漫畫暨劇本創作競賽」佳作,故事以家中長輩在白色恐怖時的真實遭遇改編。(翻攝自CCC創作集)

比起小說,鄭心媚認為劇本與漫畫的創作邏輯更接近,「因為編劇也是用畫面思考去寫劇本,會用許多場景與動作敘述事件。如果是小說,或許會有更多人物心理狀態的描寫。」但是在角色刻劃上,漫畫與戲劇就會看出差異,「戲劇是用鋪排的方式,透過每個情節與場次,逐漸堆疊人物的形象。但漫畫是一格一格,為了讓讀者馬上抓到角色特質,會在表情或設定特別營造出刻板印象。」

《查無犯罪事實》故事架構龐大,森森(右)認為最大難關在於故事線整理,並就角色細節與鄭心媚(左)進行許多討論。

《查無犯罪事實》接下來除了繼續完成漫畫下冊外,也積極籌備劇集拍攝。鄭心媚透露已有基本團隊,導演、製作人也已確定,關鍵還是在最初的難關—資金與平台。「我不覺得這故事是政治題材,講台灣歷史為什麼就是政治?」她強調轉型正義不是挖瘡疤,更不是要究責、報復,「我們創作者所努力的,是想讓台灣人知道發生在這塊土地的故事及真相,認識歷史,才能決定未來要往哪裡走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