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觀】蔣市長的第一個二二八

文|鏡週刊    攝影|林煒凱
蔣萬安就任台北市長後,首次參加228紀念活動,出現大批陳抗者衝上舞台。

今年是二二八的76週年,蔡英文總統宣稱要推動轉型正義後的第7年,也是蔣萬安當選台北市長後的第一個二二八。蔡總統與蔣萬安分屬兩個不同政黨,不過,面對這個日子,他們同樣有著一些尷尬。蔣萬安的尷尬來自於他是蔣家後代,蔡總統的尷尬則來自於,她要如何面對自己在這議題上的失敗。

二二八的家屬曾經懷抱著夢想,他們曾經以為蔡總統會帶給他們先人、親戚、以及自身家庭遲來的正義。不過,7年過去了,中正紀念堂還在,蔣介石的銅像依然,而且,去年蔡總統還出席了蔣經國紀念園區這個新的威權象徵建築的開幕。他們大概猜得出來,當初承諾推轉型正義的那位總統,看來不會在這個議題上有更多作為了。

沒有人知道蔡總統到底在猶豫什麼,因為她從來不肯在這個議題上把她真實的想法跟外界說明。每一年的這個時候,她都只能玩躲避球,煞有其事卻避重就輕。7年下來,她能說的越來越少。今年她說,「讓台灣人活得有尊嚴,就是紀念二二八最好的方式。」這句話看來雄心壯志、冠冕堂皇,不過,本質上是一句廢話。奇怪了,台灣過去若沒有二二八,現在的總統就不用讓台灣人活得有尊嚴了嗎?蔡總統把轉型正義的概念抽換成國民的尊嚴,事實上是在推卸責任,言下之意就是,她沒有要做轉型正義了。

諷刺的是,蔣萬安的尷尬恰巧來自於蔡英文的猶豫。如果後者真的把中正紀念堂處理掉,身為加害人後代的前者反而不必這麼尷尬。正是因為這個議題還懸在那裡,蔣介石與蔣經國是否為加害者還在蔡總統的心中來回拉扯,蔣萬安才必須躲躲閃閃。他最終選擇道歉,不過,不是以蔣家後代的身分道歉,而是以台北市長。這的確有點奇怪,原來他是誰的後代還必須看場合來決定。

其實,蔣市長真的不必閃躲,事實上,他也躲不掉。假若他有像另一位蔣家後代蔣友柏一樣的勇氣,點出中正紀念堂的怪異,甚至,更往前走一步,乾脆說出中正紀念堂裡面的蔣介石銅像必須移除,他將會令民進黨所有政治人物汗顏。這樣的蔣萬安,會取得一種獨特的制高點,團結與和解將因他而變成可能。

不過,這樣的期待很不切實際。畢竟,在政治上,蔣家後代背後站的是深藍的選民。這真是一個詭異的二二八,詭異到人們已無法分辨,蔡英文說她會繼續推動轉型正義,跟蔣萬安說他為過去道歉,到底哪一個是真的。

更新時間|2023.03.24 10:31 臺北時間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