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1】鄭秀文徹底「擺脫自己」 再戰港金像影后嘆「輸到連想贏的勇氣都沒有」

文|熊景玉
不將自己的經歷帶入電影裡,鄭秀文懂得「抽離自己」,演技的開竅也令她二封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影后。(甲上提供)

鄭秀文大概有點像清末的曾國藩,打起仗來屢戰屢敗,卻又屢敗屢戰。她7度向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后發起挑戰,卻「輸到連想贏的勇氣都沒有」。這次她洗盡鉛華,在新片《流水落花》詮釋一位草根的寄養媽媽,與成為她生命中過客的寄養孩子們的故事深深打動觀眾。她接受本刊獨家專訪,坦言演戲這麼多年,現在終於學會「抽離自己」,全心服務角色,那才是演員該有的樣子。

在鄭秀文叱吒香港影壇的那個年代,她的銀幕形象不管是《孤男寡女》的小職員,或是《瘦身男女》的肥妹Mini,大多不脫「都市麗人」的範疇,加上舞台上百變的形象和氣場,一般人似乎很難把一個香港鄉下的草根家庭主婦形象套在鄭秀文身上。她自己也說,一接到這劇本就很喜歡,原因是:「劇本裡找不到一絲鄭秀文的影子」。

「這角色本來就『不應該』與鄭秀文有任何一點關係,角色本身給了我很大的空間去發揮,但我不需要刻意去讓角色『不像自己』,擺脫自己的影子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困難。」

但這並不表示鄭秀文就不會為角色下功夫,她想起小時候與她住同一棟大樓的鄰居,瘦到骨瘦如柴,卻有著堅強的生命力,因此想形塑一個「很瘦很瘦,但一點也不柔弱的女人」形象,已經瘦到像「紙片人」的她,過往曾在《聖荷西謀殺案》增胖演出,這次則是在有限的體重裡再減了好幾磅,她坦言減重過程是難以想像的艱困,提起這件事的語氣都似乎猶有餘悸。

鄭秀文想將戲裡角色塑造成一個「很瘦卻一點也不柔弱」的主婦,已經夠瘦的她又多減了幾公斤。(甲上提供)

這幾年,鄭秀文先後遇到一些人生考驗,像是父親與愛犬的離開,以及婚姻的危機,竟也巧合地能對應到《流水落花》的劇情裡。片中鄭秀文難以擺脫喪子陰影,又面臨陸駿光飾演的丈夫外遇,不過她否認自己曾有既視或帶入感。「當然我明白觀眾會把裡面部分情節和我現實的生活聯結,這聯想很正常。」反而希望可以把自己抽離出來,從思考模式、行為、心態等各方面整個投進角色。

更巧合的是,戲裡戲外的丈夫都被原諒,而且感情更加堅定,現實生活中鄭秀文不再多提當年風波,電影裡主角夫妻如何修復關係也成了一大段留白。鄭秀文很喜歡這樣的設定,雖然沒有交代細節,但很多訊息都藏在細節中。例如兩人的一場大吵,終於把彼此藏在心中多年的心結講開,「這場表面是吵架戲,實則是夫妻關係的里程碑。」

鄭秀文不僅喜歡導演賈勝楓不著痕跡的手法來交代劇情,也很滿意自己這場的演出。她檢討自己以前處理這種吵架戲一般都會很猛、很用力,要完全爆發出來,但這次她用了內斂的方式,既不煽情,也沒有夫妻對罵灑一堆狗血,情緒的遞延相信觀眾已足夠感受到。

片中鄭秀文與丈夫陸駿光大吵,從「黃偉晉」式的「我立刻爆炸」「立刻嘶吼」轉換到內斂的吵架方式,鄭秀文的演技又提升了一個層次。(甲上提供)

眼見香港電影金像獎4月就要頒獎,鄭秀文是第7度、提名10次(2001年3部片獲提名、2019年2部片入圍)再次角逐影后,《流水落花》已為她先奪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影后,能否在下個月圓夢摘金(像獎),鄭秀文態度早已淡然。雖然她過往多次挑戰都落敗,嘆「輸到連想贏的勇氣都沒有」。

就好像她的舊作《鍾無豔》中的「分手三步驟」:「嬲爆爆」(怒沖沖)「恨綿綿」「淡淡然」,好像也很能說明鄭秀文從影以來對於演技是否能被肯定的心態。她坦言自從開始少拍愛情喜劇以後,幾乎每拍一部片都有強烈的想突破、想跟以前不一樣的心態。「現在真的明白演戲不是為求突破,而是若偶爾有個讓你突破的機會,你就一定要好好掌握,去服務角色、圓滿角色,千萬別抱著(只想著贏的)個人主義。」

從之前的口碑場,鄭秀文就積極跑映後座談,有時一天跑到12、3場,體力驚人。(鄭秀文IG)

更新時間|2023.03.16 08:52 臺北時間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