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事件70週年】我曾加入謝雪紅的二七部隊-陳明忠

陳明忠在228事件爆發後,加入了謝雪紅領導的二七部隊,與國軍激烈交戰。講起過去,他拿出許多檔案資料。

228那天,陳明忠記得自己去看電影, 晚上回宿舍, 學長說:「台北都打起來了!你還看電影?」70年過去了,他仍生動複述當時的對話。得知3月2日市民大會在台中戲院召開,他跑去參加,在會場上第一次看到台共先驅謝雪紅。「她在日本時代因為抗日坐牢,很有聲望。那時候女人很少露面,她講話很有煽動性,讓人覺得很佩服。」

從已公開的口供檔案中,可以看到地下黨成員對特務供出陳明忠的黨員身分,文中圈起的「陳某」指的就是陳明忠。

政府貪汙腐敗 欺壓引發民變

那年,陳明忠只有18歲,以第一名考上台中農業專門學校農化系。生於日本殖民統治時代高雄阿蓮的地主家庭,高中時進入有錢人才能念的高雄第一中學,卻發現自己低人一等,是日本同學口中的「清國奴」,他覺得很不公平。台灣光復,他本來滿心歡喜,沒想到國民政府貪汙腐敗,軍人像土匪似的,米價一天中漲好幾次,甚至有錢也買不到米。

228事件發生那年,陳明忠只有18歲,是台中農學院農化系的大學生,對國民黨的種種行徑感到不滿。(陳明忠提供)

當時軍人素質惡劣,他記得高雄岡山有個本省女孩和國民黨軍官結婚,「結果婚後第2個晚上,其他男人來了,他說聘金是3個男人出的,要共用一個老婆,很可惡,根本就是土匪。還有個養豬的,遇到一個阿兵哥來把柵欄拆掉,要拿去當柴燒,當然打起來!」228是民怨衝突下的結果。

3月2日市民大會後,學生、群眾去警局搶武器,他聽說外省的軍人公務員家屬集中在教化會館,那裡是空軍倉庫,就自發去攻打。「記得攻到半夜,家屬在哀泣,手榴彈爆炸,機關槍聲源源不絕。有顆手榴彈掉在我旁邊3、4公尺處,我快嚇破膽,幾秒鐘內全身汗濕,嚇得陰莖的肉都縮進去了。」

「還好沒有爆炸,因為那是日本的手榴彈,要先敲一下再丟,國民黨的兵不會用,我撿回一命。」又說:「在台中時,我看到本省流氓踢外省孕婦的肚子,我很生氣,我說我們要打倒貪官汙吏,不是打倒外省人。很多無辜的外省人那時也被攻擊。」

帶領部隊奮戰 入獄留下病根

圖為謝雪紅。她在日本時代是日本共產黨台灣支部黨員,因抗日入獄,228事件發生時組織青年武裝「27部隊」,後來逃往中國,成為中共黨員。(翻攝網路)

高雄被鎮壓的消息輾轉傳來,他捨不得家鄉,想去支援,「於是我去埔里找原住民朋友,路上剛好遇到謝雪紅帶著二七部隊撤退到埔里。」謝雪紅要他來幫忙,就這樣誤打誤撞加入二七部隊,帶著一群霧社的原住民,成為突擊隊隊長。

撤退埔里後第3天,謝雪紅便離開,群龍無首的雜牌軍只能孤軍奮戰。「那時候就是想要推翻國民黨啊!連命都可以不要了。我們打到日月潭、埔里烏牛欄橋,是228事件中全台灣的最後戰役。我左邊腋下被槍傷,戰敗後軍隊化整為零,各自解散。我不敢回台中學校,跟一個原住民回霧社,鄉長高聰義很照顧我,躲了一個多月。後來軍隊來抓,我逃回學校,因保護過外省老師,農學院院長周進三亦是陳儀的妹婿,叫我不用躲。後來我寫自新聲明書,表示年輕學生不明事理,受人煽動,就既往不咎了。」

228事件後一年,陳明忠加入台灣共產黨地下組織。為此,他在白色恐怖期間分別於1950、1976年入獄,前後坐牢共21年。但他也是在獄中才開始學國語,讀馬克思、毛澤東。他的一生是左翼思想受威權政體壓迫的歷史,如今仍主張兩岸和平統一,實現社會主義。

經過苦牢嚴刑拷打,如今膝蓋落下病根,每天跟太太吃外送便當,深居簡出。問他,每天吃便當,不膩嗎?陳明忠鼻孔噴氣地說:「哼!坐牢時吃得有多差你知道嗎?饅頭硬邦邦像石頭一樣,可以砸死人。跟坐牢比起來,什麼都是好的。」

白色恐怖期間,陳明忠(前排右一)因加入共產黨地下組織,前後坐牢共21年。出獄後,他對於原住民運動、黨外運動也都親身參與。(陳明忠提供)

【228事件70周年系列專訪】

【228事件70週年】那場未完的電影-陳仁悲

【228事件70週年】日期不明的忌日-王克雄、王克紹

【228事件70週年】供桌上的自畫像-陳立栢

相關文章

【228專題番外篇】我的阿公叫陳澄波--陳立栢專訪 【228事件70週年】那場未完的電影-陳仁悲 【228事件70週年】日期不明的忌日-王克雄、王克紹 【228事件70週年】供桌上的自畫像-陳立栢 不願噤聲 228事件70週年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