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是台灣立法保障同性婚姻一周年,在進步光環下,卻仍有很多同志結不了婚。阻礙他們的包括來不及跟上的行政配套、鄰里間的氣氛、保守的宗教,以及愛滋防制條例對感染者不友善的規範。

這部台灣自許「亞洲第一」的同婚專法,落實到社會情境,依舊回到家人接受與否、如何出櫃的老問題。這些都是「同婚周年慶」之外,真實的同志困境。

一如預期,在國境封鎖的狀況下,華人第一、東亞最大同時也是今年「地表唯一」的台北同志遊行今年人數略遜去年,但仍有13萬人參與。相比去年,「同婚元年」的同志大遊行,有高達20萬人參與。很多人認為,台灣同志運動高峰已過,再也見不到空前絕後的社群大凝聚。

不過,這絲毫不影響台灣人的自我評價:我們仍是全亞洲第一、世界第25個通過同性婚姻法案的國家。根據內政部統計,自法案通過至今年九月,共有4725對同性伴侶登記結婚,包括262對異國婚姻。這讓台灣社會有種集體的錯覺:這是一個進步、開放的國家。

2018年同婚爭議期間,不少同志走上街頭爭取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