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從這部電影開始崇拜李滄東。2002年它以《綠洲曳影》之名在金馬影展首映,現在還原為《綠洲》,膠卷也轉為數位,但精彩程度完全不被時光折損。

 

影片開始,甫出獄的男子身上只有單薄外衣,說明了被關的時長,也暗示沒什麼人來探望。果然家人連搬走都懶得通知,至親的冷漠像在防他什麼?怪的是他出獄後想做的第一件事,竟是登門拜訪被害者家屬。這已夠反常了,他還差點強暴死者腦性麻痺的女兒。這是個極惡之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