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後街之後宮外傳】日式酒吧勾搭香料食堂 日夜迥異的味覺奇遇

文|牟迎馨    攝影|李明宜
入夜,和寂民宿1樓是酒吧,白天搖身香料食堂,日夜風情各異。

「來這兒開酒吧前,我壓根沒聽過宮後街。」Rex坦白說,第一次是從打理「和寂」民宿的陳國安口中聽到,那一晚騎車尾隨著他,來到藏身小街的民宿,「人不多,真好。」Rex立刻愛上小街的孤僻特質。

夜幕低垂,白領族下班走進酒吧,有種日式氛圍。

宮後街小得像條巷子,短短80米長,只容得下一輛車通行。「現在只有22戶人家,我們希望職人落腳小街,不是為了討好客人,而是做好一件事。」陳國安勾勒理想的街區生活。

「阿吽坊」老招牌點出身世,也象徵傳承。

打破傳統思維,陳國安找上調酒師Rex,進駐「和寂」民宿1樓,同時在台灣首府大學任教的他,也募集對餐飲有想法的年輕新秀,慢烹香料食堂,從日到夜,職人輪番坐鎮,上演不同的飲食風景。

視線從木櫃探向吧台,這一幕職人場景很有味道。

入夜,「阿吽坊」的燈色亮起,迷濛染上日本味道。「日本神社大門常可見2頭狛犬,一頭張口發『阿』(あ)音狀,一頭閉嘴發『吽』(うん),日文的頭尾也是這2個音,象徵一個循環。」Rex慢條斯理說。

Rex曾在京都的阿吽坊工作2年,跟著日本老闆田島博學習調酒和咖啡,年邁的田島先生打算退休,語重心長跟他說:「接下來看你了!」他扛著招牌回到家鄉,傳承日式風格調酒和咖啡。

「牙買加藍山」入口浮現甘美滋味,一如小街的恬靜沉穩。(150元/杯)

小酒吧有種老式情懷,三五熟客安靜小酌,「人太多,我會想把店關掉。」壓低帽緣的Rex,掩不住任性的眼神。我點了日本白領階級鍾情的「百萬元」,以琴酒和紅香艾酒為基底,打入濃香蛋黃,力道適切搖震出薄冰感,酒杯裡的滋味和手法,都令人醉心。手沖咖啡是最好的結尾,巧妙拿捏水流量,沖出中深焙豆子的個性和甘甜,細節看得見日本職人的態度。

白天,老宅空間瀰漫另一種奔放氣息,4位熱愛料理的少年家坐鎮「和寂咖啡」,以香料為飲食主軸。許柏文所學是飯店管理,專司吧檯,鑽研香料、茶飲和咖啡;負責掌杓的張詠舜,父親是台菜師傅,「火燒蝦蕾絲麵」有迷人的台義混搭風味,時令鮮蝦、火燒蝦乾、自煉蝦油,交融引出濃郁的蝦香海味。

張簡玲盈和曲袖慈2個女生則打理「Chili Chili香料鋪」,白色攤車擺在店門口,「我在印度旅行時找到香料靈感,來自東南亞的同學也給了香料配方。」玲盈研發出多款香料味道,香料炸雞、串烤叫人一吃上癮。

癮頭來了,還可以現場調配私房香料,根據個人味覺喜好,找出最佳的香料組合,再磨成粉,裝瓶帶回家。這一瓶香料密碼只有自己解得開,你我都有了個人專屬的美味祕密。

更新時間|2018.10.15 13:57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