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從負債滿身到暢遊人生 中華海洋生技董事長張永聲

文|楊筠    攝影|林育緯 陳俊銘
張永聲(右)45歲時放棄千萬年薪、離開待了18年的德記洋行,找大學同學謝清輝(左)一起創業,圓了年輕時的海洋夢。

一個人的身價怎麼看?曾在德記洋行待18年,做到董事總經理的張永聲,直到45歲創業時,才知道原來所謂的身價,是看銀行願意借你多少錢。創業21年,前15年幾乎都在燒錢,「賠掉好幾個億,賠到最後銀行不願意再借給我。」但他看準趨勢並認為走的是正道,咬牙撐下。中華海洋生技的褐藻醣膠及精緻漁業2018年拚出近5億營收。而張永聲口中這個自然健康快樂的事業,背後還有窮小子翻身、同學情誼及想為台灣留下高端養殖技術的故事。

冬季週末的屏東林邊,沒有寒氣,依然暖烘烘,一眼望去多是傳統魚塭,水車在陽光下靜靜為魚兒供氧。中華海洋生技的室內養殖場也在附近,看上去很安靜,但裡面其實有獨步全球的生態循環養殖系統,不抽地下水,用高端且友善的技術養著高檔東星斑。

 

獨門技術 養出高價魚

「地球上只有我們可以在陸上養出比野生還好吃的東星斑。」一身合身西服、打扮入時的張永聲,看不出已66歲。他南下陪我們看他引以為傲的養殖場,「我自己來當然就不是穿這樣,都是短褲、便鞋,舒服得很。」每個月,張永聲總會下來幾次,除了工作,更多可能是為了跟他的事業夥伴也是老同學的謝清輝聚聚。謝清輝負責坐鎮屏東,是中華海洋生技的副董事長,事實上,這套不換水的循環過濾系統,就是他發明的。

我們坐在養殖場旁的小辦公室吃午餐,當然有魚,可惜不是東星斑。1公斤要價1,200元的東星斑,要養1年4個月才能出貨,年產6、7噸。「有部分外銷到紐約,法拉盛所有著名的中餐廳都用我們的魚。」我們吃的是海紅鯛,3年前開始,中華海洋生技也用這套友善養殖法養比較平價的家用魚,還推出自己的品牌「鱻來厚道」。

這頓午餐有鮮嫩的魚,毫無土味,配上一小杯褐藻梅酒,十分爽口。「你若應酬喝酒,吃幾顆我們的藻久甘,非常好!」張永聲邊講邊嚼著膠囊,連水都不用喝。他自己就是所有產品的愛用者。除了魚,褐藻醣膠全系列琳瑯滿目,有人與寵物吃的各種保健食品,甚至還有褐藻面膜。「敷完別急著丟,多的精華液還可拿來擦脖子、手臂。」

 

行銷大師 建自有品牌

張永聲本來就是行銷大師,他曾在德記洋行一待18年,從基層幹起,最高當到董事總經理。「我是老鳥了。那時候的產品才真正多,雀巢、樺達喉糖、Maybelline化妝品…從頭到腳,從工業用品到日常生活用品,常常早上在談白蘭氏雞精市場占有率,下個會議談香菸,香菸談完馬上換討論保險套。」20幾年前他月薪就50萬元,年薪近千萬元,但他卻在45歲與老東家合約期滿時,決定不再簽約、離開外商圈,要自己創業。

位在新北汐止的總部裡沒有張永聲(右2)的辦公室,跟他約好他才會進來。見同仁正在討論新產品行銷策略,張永聲也順便加入了解一下。

「在德記洋行的工作就是做代理商。雖然我剛剛念了那麼多的名牌,但都是別人的、國外的,我們只是保姆。像雀巢,我們接的時候一年做不到新台幣8千萬元,當你把它做到20億元的時候,他就拿回去自己做了。」

決定創業的張永聲,只鎖定一個目標,就是一定要擁有自己的品牌跟核心技術。他想起了念海洋學院(今國立海洋大學)時同寢室的老同學謝清輝,當時謝清輝研發的生態循環養殖系統,已在多個國家取得專利。「他是魚癡啊,一直在鑽研養魚,在學校就是水族館館長。我啊,都在忙社團、活動,我都跟人家說我是海洋學院摸魚系。」2人個性不同,一動一靜,家庭背景一貧一富,卻成為一輩子的好友。

「他(謝清輝)爸爸是華南銀行經理,那個年代他家住台北遼寧街的日式大宅,我第一次吃到壽司就是在他家。我是單親家庭長大,7歲就沒父親。」看起來頗洋派的張永聲,其實從小過得刻苦。「我父親本來也不差,他是瑞芳礦場總經理,只是我7歲時他就拋家棄子地離開了…」總是爽朗談笑的張永聲,講到父親,表情略為一沉,看得出來他並不想多談,只說:「不管因為什麼理由,一個男人最基本要有責任感…我瞧不起他。」

 

半工半讀 苦撐念畢業

父親離家之後,兄弟姊妹就寄養在不同親戚家,排行老二的他住阿姨家。「我母親去幫傭,24小時住人家家的那種,每月都把錢寄回來…我母親出去工作時告訴我們,不管多辛苦,她都不會放棄我們。她總說:『你嘸老杯,也不必因此而自卑…』」

張永聲把母親的話牢牢記住。他不但沒有自卑,更加自立自強。成績不錯的他刻意去考基隆水產學校(今基隆海事),心想一畢業就可以上船賺錢,幫忙家裡。結果他以第一名畢業直接保送海洋學院。「我媽叫我一定要去念,那真是改變我的命運。」他靠半工半讀把大學念完,「打過很多工啊,晚上還去和平島等著上漁船幫忙看漁獲。」

張永聲(右)與謝清輝(左)身手矯健,一起爬上正在施工、約2層樓高的生態池牆上視察。

彼時,大家環境都差不多,張永聲不以為苦,「謝清輝家那樣的是少數。不過他很好,每週末回家,週一就把家裡的肉鬆、肉醬都帶來,把我們宿舍櫃子塞得滿滿。」張永聲至今仍誇他的這個老同學:「懂得分享的人,才是最富有的!」

而在那時的男生宿舍裡,小夥子們就曾勾勒夢想。「那天下大雨,大家懶得出去吃,謝清輝就用一個大同電鍋蒸了饅頭、煎了蛋還弄了一鍋青菜豆腐蛋花湯,我們就一面吃一面聊。他說如果有一天創業,他研發,叫我來負責行銷,我說可以!」

張永聲(左3)常帶同事一起海泳。(張永聲提供)

大學畢業之後,張永聲考上預官,還同時考到了二副,退伍後準備跑船,不過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初戀女友也就是後來的張太太懷孕了,「我媽還有我太太都不讓我上船了,我又不想走學術,也不想當公務員,後來看到聲寶冷氣在招考業務員,就去考了…」喜歡跟人接觸、說話很有說服力的張永聲,從賣冷氣開始一步步成了行銷界的一號人物,而謝清輝仍持續沉浸魚的世界。當時大家都沒想過,大學某個雨天隨口談起的夢想會有成真的一天。

 

燒錢創業 押房賣股票

中華海洋生技如今已20週年,回首創業過程,張永聲說,前15年幾乎都在燒錢,也養死過很多魚。「要擁有自己的品牌跟核心技術,本來就要有燒錢的心理準備。就像蓋樓要先圍起牆來打地基,人家問你在搞什麼?怎麼都還看不到樓,但是你紮得越深,樓蓋得才會越高。代理商可以不用紮根,他只負責幫別人打仗,他住在帳棚裡也可以。」

最苦的時候,張永聲負債滿身,押掉房子,股票統統賣掉,「那時候才知道自己身價有多少,是看銀行願意借你多少錢。」他說從第一年投入到第10年,光他自己已燒掉1億元。「然後開始增資借錢,2、3億元連續借,借到後來銀行就縮銀根,後來也不借了。」

張永聲說,那幾年除了借錢升級公司,當然也做了些冤枉事,「曾經做水族、還開海鮮餐廳,是有口碑,但是賠錢。」壓力當然大,「難過時,我就倒2杯大杯的(酒),把它喝下去就睡了!」

張永聲回憶,他們一開始賺一點錢是便宜的青斑,但技術到某一個階段,別人都學會了就變成紅海。「我們覺得比較核心的技術該保護還是得保護,我們的策略理應2個字:精緻。」

中華海洋生技養殖的魚,都吃特製魚餌,不同魚種,配方還不同。

成功養出高檔的東星斑就是做出精緻差異性,「東星斑是在珊瑚礁的海域生長,我們在陸地也可以做到一樣的生長環境,甚至水溫水質更穩定。最主要就是室內生態循環系統、還有控制水質用的生物制劑,這些都是謝清輝發明。」張永聲還是很佩服他的老同學,陪在一旁的謝清輝神祕笑說:「祕密都在我的腦子裡!」

為了要養出更健康的魚,這位魚痴還研究魚飼料,南漂到屏東40年的他已跟當地熟稔:「崁頂這邊盛產麻油,我收購麻油渣,然後跟認識的水產商收購切下的鯖魚頭,再加了大海中隨處可見的褐藻,打成漿製成特有魚丸。」不吃魚飼料吃特製魚丸的東星斑,竟提高了免疫力,長得特別好!「人也可以吃!」謝清輝拿起來就吃給我們看,記者也「試吃」,覺得有淡淡的昆布味。從魚丸中他們發現了褐藻萃取的價值,中華海洋生技也從科技養殖,開始跨足褐藻保健市場。

 

永不放棄 兼顧性價比

一路燒了近15年的錢,問張永聲為何可以堅持下去?「因為我知道,我們家養的魚絕對是健康安全的,我們做的藻類萃取,技術比其他國家更好,而且是有臨床實驗證明的。明明目標是對的,需求都存在,怎麼能放棄?」其實能繼續堅持也是因為家人,「我老婆還在世的時候,她也很支持我…」張永聲的夫人5年前癌逝,在這之後,他更加投入功能性輔助食品的推廣。「我要做到品質最好,價格也可以讓消費者負擔得起的。」

第3座養殖場預定4月就可開始養東星斑,光是生態循環池就240坪大。

中華海洋生技的2個養殖場還有褐藻萃取廠都在屏東,「我們正在蓋第3個養殖場,輝哥要挑戰用溫棚來養東星斑,將可大大降低成本。」事實上張永聲已做到無負債經營。公司的行銷總部則在新北汐止科學園區。「樓下也是我另一家公司。」原來,張永聲還是「自然輸入法」的老闆,現在又轉投資成立另間公司做智慧助理,「譬如打卡的APP,或像華航的客服系統…」但他有這麼多公司,卻沒有一間辦公室。「要辦公室幹嘛?不需要。哪裡都可以是我辦公室。」冬陽下,張永聲的身影既緊湊又逍遙。

更新時間|2018.12.30 10:08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