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筆記】出差遇日本61年最強颱風 攝影記者求生記

文|葉琳喬    攝影|葉琳喬
日本天皇曾入住的松風閣溫泉旅館,以可俯瞰整個駿河灣、遠眺富士山而聞名。

我喜歡旅行,非常非常的那種,接受旅途中的各種狀況,無論晴雨都是旅行的一部分,不用主觀定義好壞,是旅人該學習的心態。但是,當攝影變成職業、旅行變成工作,希望取材順利,多數期待老天爺可以賞臉給個大晴天。拍攝靜岡文學之旅的這次,碰上日本61年來史上最強颱風,同行的文字記者、也是我們的副總說,就看著辦吧,我心裡只想著剉咧等!

前往機場的計程車上,駕駛問:「要去日本啊?不是有颱風嗎?」我心想,對啊,看路線預測恐怕直撲這次要去的靜岡方向呢!原本計畫拍攝跟著文學作家朱嘉雯一起來趟靜岡文學之旅,誰知碰上日本61年來史上最強颱風哈吉貝,一路像是我們的背後靈,跟著我們從台灣飛往伊豆半島去了。

靜岡是日本可以最近觀看富士山的城市,無奈被颱風打亂整個行程。抵達日本在橫濱停留一晚後,主辦方當機立斷改行程,第2天直衝這次最南端的景點靜岡,趕在颱風來前,先走完這次重要的行程之一。

天氣晴朗之際,我們逛了博物館鐵線蓮之丘、在全日本唯二可以看見富士山的星巴克短暫享受一杯咖啡。傍晚抵達三保松原就已感到山雨欲來,強勁海風胡亂打在臉上,把每個遊客都變成了披頭散髮的瘋子,遠處的富士山因為陰鬱天氣模糊了界線,跟灰色的天連成一片,短暫停留抓拍後繼續趕路前往松風閣溫泉旅館。

趕路途中停靠富士川服務區,意外發現日本唯二可以觀看富士山的星巴克。
颱風攪局,以為這趟旅行大概與富士山無緣,未料星巴克富士川店戶外座位就能看見整座富士山。
靜岡地域限定的富士山隨行杯,腦波很弱的我當然有買。

10月10日颱風登陸前夕、行程的第2晚抵達位在靜岡的松風閣溫泉旅館,已經開始有間歇性降雨了,不確定之後的行程受風雨影響有多大,能先拍多少是多少,房間、餐點基本元素全掃過一輪,決定明天早上5點再來拍攝可以看到富士山的戶外浴場。

天未亮鬧鐘一響,火速帶著相機直奔大浴場,果不然,裡頭已經有幾名正在享受朝湯的日本人了。回房間聽著窗外海浪猛烈拍打岩石,松風閣以可俯瞰整個駿河灣、遠眺富士山而聞名,富士山就在窗外的那頭,我卻什麼畫面都沒有,跟老闆出差,又不能讓她覺得我很廢,陰天應該還是可以拍點什麼吧!

日本絕景之一的三保松原,抵達時天色已黑。
清晨6點的駿河灣,聽說富士山在岸的那邊。
15分鐘後雲層散去,富士山露出容顏見客。

有畫面總比沒有強,拿出腳架鎖上相機,設定手機連線拍攝,拍了幾張自己穿著浴衣入鏡的剪影照,當然也錄了影,靈光一閃,再架一台相機,特意把同房正在蓋頭睡回籠覺的鏡週刊楊采妮一起拍進縮時畫面,當然我有職業道德,不忘保護女明星美美形象,絕對沒有拍到任何不雅動作,用手機特效剪接配上輕快節奏,結果效果還挺有趣的。

拿下杯套發現星巴克店員在杯子上畫了富士山,可愛的小驚喜。
房間就可看到富士山,是松風閣的亮點之一。

從小在台灣也經歷過不少颱風,在日本遇到颱風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是61年來史上最強強颱。不管天氣如何,全都是旅遊的一部分,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有什麼拍什麼,遇上超級颱風反倒成為這次的記憶亮點。

如果只有桌椅畫面太乾,架腳架自己入鏡充當遊客。

更新時間|2020.03.19 01:32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