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謝和弦1】剪身分證抒壓 阿扣:謝和弦已經去死了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洪偉韜 林迎瑞    攝影協力|何姵嬅、劉耀勻
說自己是「燃燒自己,照亮別人,在50歲之前,把想做的都做完。一次幹到底,開到掛。」

謝和弦的新聞就像他的情緒,一直跳過來躍過去。訪問他之後沒多久,傳出他再次暴走、與新歡分手了,被父親強制送醫的新聞…暫時,按下謝和弦的消音鍵。

有些人可能會說,謝和弦忘了自己心裡的節奏,才出現這麼多失序的行為。可是他自己承認,他真的聽到很多很多的聲音(抬頭往上)。我心遺忘的節奏,忘掉的人真是謝和弦嗎?會不會,也另有一種翻轉過來的可能,其實是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逐漸丟掉了傾聽更多聲音的能力。

並不是要幫謝和弦洗白,如此他不願意,我也不是太甘願。

謝和弦身上滿布刺青, 過程愈痛,他都當成是又戰勝了自己一回。

謝和弦現在的節奏是跳痛的。你跟他說跳起來,他卻咚咚跑到房間另一頭;音量會忽然放大;不知為何拿出一把小關刀、一個鯊魚布偶;嘩一聲大動作脫掉上衣,露出背後的耶穌。我感覺得到音量的暴起暴落,知道他沒有惡意,只是情緒的潮很滿,滿到像快漲破的氣球。

回頭查了網上醫生敘述的躁鬱症症狀:自我膨脹的自尊或講話異常誇大、講話講得又快又多、無法停止跳躍的想法、容易分心和無法專注…所以才理解,回答到一半就跳走的謝和弦,思緒是真的無法停留在我們相談的秒數內。

是與躁動相呼應的和弦。當抽掉了聲音之後,再看謝和弦的照片,卻有一種寧靜到不行的感覺,屬於被遺落的,真的很靜。究竟是以靜制動,或是以動制靜,在謝和弦身上成因太複雜,我暫時找不到答案。

吵的時候,謝和弦是真的非常吵。白布的另一頭,是愛人的手,他於是可以靜。

他過去的作品在YouTube上有很高的點閱數,甚至在呼麻、小三感情風暴後還成長了7%,動輒上千萬次點閱,甚至也有衝到八千多萬的數字。我向他提及,留言中有許多歌迷在呼喚昔日的他。

謝和弦衝起來,「No,他已經死了,那個時候的謝和弦已經去死了…以前那個阿扣砍掉重練了啦!」為什麼這樣說?「因為人不需要被唱片公司包裝得那麼完美,我沒有那麼精緻,我很粗糙,我是庄腳囝仔。但是你要我假鬼假怪裝明星,我也是跟你裝啊,我就不喜歡那樣嘛。我自己獨立發行(作品)就好,反正我以前也是玩地下樂團的。」

他之前在社群網站公開剪身分證配偶欄,以示跟仍有婚姻關係的混血妻Keanna一刀兩斷。看似狂躁,他卻不覺得自己沒處理好,「剪身分證可以抒壓又可以解決問題,本來很生氣,我剪完就不氣了呀。」

但,這樣並不等於離婚啊?「不知道,不管她。當沒有這個人,我過我的生活。分道揚鑣,道不同不相為謀。拜拜。我要去談戀愛了。」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20.03.31 09:25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