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2】自稱「偷拐搶騙樣樣來的神棍」  他流氓口氣菩薩心腸

文|蔣宜婷    攝影|王漢順    影音|陳建彰
李永豐在餐會中與好友唱那卡西。從2000年開始勤跑餐會募款,李永豐雖然酒量不如前,但還是很會帶動氣氛。

眼前一頭蓬亂灰髮、操著流氓口氣的中年男子,今年58歲,出生嘉義布袋過溝村,家裡五個孩子,他排行老四,是最小的男孩。他父母親養魚、開雜貨店,勉強撐起一家生計。

里長伯性格的父親,做漁民共同運銷,捕完魚,大夥就到他家協商運銷。父親不只夜裡幫人寫運銷單、唸信、寫信,村裡的外省老兵病了,還替他們偽造文書保漁保,人死了、身旁沒親人,就負責買棺材。李永豐識字後,自然成為父親助手。

 

父母影響 服務公眾提攜後輩

「伊就是臭訐落譙,心肝很好。我長大有錢,一年給他50萬元,我知道這些錢他都給我花光了,小年夜都拿去送給附近窮苦人家,」提起已逝的父母親,李永豐拿捏了罵髒話的力道,語氣也柔軟許多,「有人說:『不立專戶你好屌,撈錢最好的時候,你不撈?』對我來說,做人就是像我爸媽那樣,新冠肺炎很多人不好過,有資源的人應該捐給其他弱勢團體。」

李永豐綽號「美國仔」,他從小輪廓深邃,出生被稱讚像奶粉廣告上的可愛嬰兒。(李永豐提供)

從小看在眼裡的日常善意,李永豐帶進劇場,不只把同事當家人照顧,連同事父母探班,他也要大家特別招呼。他給技術人員紓困,即是現代版的同村協力。

「我得金馬獎那晚,接到他(李永豐)電話說:『你要開始做細漢的。』我就懂了。」紙風車早期成員、演員陳竹昇說,李永豐是提醒他,能力更強時,必須更謙虛,服務公眾、提攜後輩。

陳竹昇和李永豐結識30年,提起李永豐,陳竹昇很有興致,收工後跟我聊了一個多小時。他原本做道具助手,1998年在嘉義新港演《媽祖收妖》時,李永豐人來瘋喊到燒聲,只好臨時抓他當主持人,意外開啟陳竹昇幕前的演藝路。

為了端午節總統府前演出,李永豐(左2)指導演員排練音樂劇《再會吧!北投》,親自示範肢體演出與走位。在劇場,他嚴肅也嚴格。

我和陳竹昇見面那天,紙風車為了籌《人間條件六》道具費用,一群演員跳進小小直播螢幕,宣傳兼拍賣。因應疫情踏足網路,也是李永豐的新嘗試。3月,李永豐與團隊在YouTube搭平台,鼓勵劇場工作者以短片磨練表演,入選就有3000元獎金,至今已發出20多萬元。

「他就是瘋子啊!」也參與錄製節目的演員羅北安忍不住插話。羅北安是李永豐大學學長,他特別向我強調李永豐才華過人,大四時就在國家戲劇院導音樂劇,是北藝大第二個進國家戲劇院導戲的人。

自喻神棍 籌款廣結三教九流

1992年,30歲的李永豐即和柯一正、徐立功等人成立紙風車兒童劇團。28年過去,兒童劇團進化成基金會,底下有紙風車和綠光二個劇團,跟現代舞團體「風動舞蹈劇團」、兒童創作力工作室和表演學堂。李永豐年輕時意氣風發,辦過多場大型活動,包括「宜蘭國際童玩節」「總統府前飆舞」等。

不過,對他們來說,李永豐都沒變。2006年,他提議做「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時,連自己人都認為異想天開。為了籌款,李永豐到處吃飯募款。有回他早上被打槍,中午趕去另一個飯局,結果成了,他很開心,後來又繞回去說服早上的企業家,最後竟然成功了。

日子久了,李永豐混成自己口中「偷拐搶騙樣樣來的神棍」,交三教九流的朋友。如今,紙風車劇團為全台灣偏鄉孩子巡演近15年了,演出839場,吸引超過一五○萬名觀眾,基金會捐款者突破9萬5000個團體個人。

「他臉皮真的世界無敵厚!別人覺得不好意思、很尷尬。他就說:『我不是為了自己啊!是為了台灣的小朋友啊!』他有一些怪招跟堅持,但真的會開花欸!一次一次,大家就對他有信心了,」這次也能撐下去嗎?陳竹昇開朗笑了,「都給他騙到中年了,我會不相信他?」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