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都當寶3】客上門想墮胎 「這是造孽不能做」 

德安青草店專訪

文|謝君怡    攝影|楊弘熙    影音|陳昱弼
簡宜賢坦言自己不愛讀書,高職畢業後正式進入青草店工作,幫忙父母親。

或許經營青草店辛苦,還得長時間守在店裡,幾年後簡萬來的第一任妻子離家出走,讓他一度陷入低潮,40歲透過介紹與第二任妻子簡莊靜江結婚。簡宜賢回憶:「我爸有技術但不說話也不笑,我媽學習能力好,又會做生意,搭配一起生意就上來了。」70年代西醫昂貴,窮人大多靠草藥治病,「80、90年代最興盛,店門一開,外面都是排隊人潮。」門庭若市是因為專治疑難雜症,「以前生活環境差,會生粒仔(毛囊細菌感染)、皮蛇,都是在看這些。」

龍蛇混雜的艋舺,上門的客人多元,一些女客問題私密,就找老闆娘,「老公愛開查某(嫖妓)、娶細姨,老婆要來找讓男人不舉的青草,我媽不想害人,都抓一些固腎壯陽的,頂多就說吃沒效。也有趁食查某(性工作者)要醫性病、墮胎,父母是跟我們講不要配給人家,這是造孽。」

簡萬來(左)是德安青草店第二代老闆,老店在他手中發揚光大,客人絡繹不絕。(簡宜賢提供)

不願幫忙拿掉孩子,或許跟母親因忙碌流產二次有關,「每天爬上爬下、要搬要砍,那個年代沒有什麼安胎,有飯吃就要開心。」4、5年後好不容易生下哥哥和自己,又忙到沒辦法顧,「都丟給阿姨,一個地方住1、2年就換環境。」

簡萬來(左)40歲時與簡莊靜江結婚,一些女客人有難以啟齒的問題都是找老闆娘幫忙。(簡宜賢提供)

看著父母勞苦一輩子,簡宜賢怎麼會願意接班?他的回答很乾脆:「不愛讀書。哥哥考試都第一名,我讀私立高職,我媽對他有很高的期望,不讓他幫忙。」也會吃醋、傷心,但他很認分,「人要有自知之明,不會讀書就是不會讀書。他們希望我留在家幫忙,覺得這個賺的不會比讀書的人還少。」加上父親當時已是耳順之年,幾番掙扎後,他放棄出外工作。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