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搭納豆1】最愛吃的納豆 竟吞不下眼前那碗鍋燒意麵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攝影協力|劉耀勻
諧星底是納豆的某一種包袱,之前演戲他大多是客串,連他自己都快忘掉,自己其實也是硬底子的科班出身。

訪問諧星底的藝人從來不必擔心,也的確是個舒服、談話流動的訪問,你不管在對話中釋出什麼什麼線索,林郁智(納豆)都認真加辣加料,炒出豐盛一大盤。不過這樣說或許並不公平,因為畢竟納豆這回是以電影演員的身分受訪,這是他第二次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得獎是一種肯定,沒得獎是⋯一種否定。」對!他很想得。

戲劇科班出身的林郁智(納豆)說,他與金馬影后謝盈萱是大學同班同學,從高中起一心想演戲的他,大學常排戲到清晨4點,有他試遍戲路的熱血。

納豆這個藝名是無意間得來,卻似乎也是一種註定。沒人會單獨吃納豆,它可以配上白飯、生蛋或是海苔等等;而納豆本人的風格,也通常是在與別人搭配中成立。這讓他百搭,在各種狀態下都能成立,成了他自己的納豆味。

納豆有很多種樣子,跟誰搭配都成立,雖然有時清楚有時模糊,但你不會想不起他是納豆。

這次他與鄭人碩、劉冠廷、施名帥等人一起演出《同學麥娜絲》,也再度入圍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納豆看著海報碎念:「都給鄭人碩帥就好啦!我多衰!劉冠廷跟猴一樣⋯海報是電影很後期拍的,我們都在角色狀態裡。」

納豆演的,是一個對心中女神極度純情,但又免不了人性本色,形象帶點猥瑣的魯蛇。跟潘慧如的床戲難演,他承認:「對我來講,是比較少拍的類型。」但壓力最大時,是身為監製及攝影的鍾孟宏跟他說,那場在泡沫紅茶店的戲,他表現不細緻,納豆傻住,「鍾導跟我說,我知道你在講難過的事,但你的表情都一樣耶,我用1秒就好啦,幹嘛用10秒。你也不要太難過,我跟陳以文講過一樣的事情,我是用影帝規格在對待你,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納豆(右)演出由黃信堯執導的《同學麥娜絲》,被形容是演技大噴發,讓他二度入圍金馬獎。(甲上提供)

鍾導說完,劇組就放飯了,納豆記得當天吃的是鍋燒意麵,工作人員還叮嚀要快點吃,不然麵放太久會爛掉。納豆是很重吃的人,但是那時⋯「怎麼可能吃!那一碗真的吃不下去,我就一直想,過了40分鐘,重新坐在那裡表演⋯我喜歡的女生現在工作是這個,我突然覺得我很痛,我眼淚就掉下來。那時候好像突然開了小竅的感覺。」

納豆說,自己演哭戲不是用「情緒記憶」在哭,有些人會聽音樂、想自己家裡狗狗死掉⋯「可是我的方式是,我想要變成這個角色,感受他的痛。」

妝髮:張惟寬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