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廢上雲端 可寧衛總經理楊永發

文|邱莞仁    攝影|林韋言 王均峰    繪圖|林媛婷
楊永發是高雄岡山楊家第三代,2年前接任可寧衛總經理,一改傳統掩埋方式,讓傳統清運處理業走上科技雲端。

高雄岡山楊家第一代從事殯葬業,直到1999年,第二代楊慶祥創立岡聯做垃圾回收,並與澳商結盟、引進重金屬廢棄物處理技術,打造台灣最大的廢棄物清除處理王國可寧衛。去年,可寧衛營收達27億元,台積電、友達、日月光、群創等都是其客戶,但這門好生意卻因掩埋場逐漸滿載,出現危機。

2年前,第三代楊永發接任總經理。他不在紅海裡找黃金,而是轉投資成立中衛環保科技打雲端數據戰,把傳統行業翻轉為科技公司,下一步還要建立廢棄物DNA資料庫,落實循環再利用,站穩台灣、強攻亞洲。

楊永發在可寧衛台北分公司裡沒有自己的辦公室,平時就在會議室一張茶桌工作。「這是新竹東方美人茶,那個是習近平在喝的武夷山大紅袍…」剛結束一場會議,他進來也不急著坐下,點燃沉香,接著煮水、泡茶,劈頭就開始介紹茶葉。

處理廢棄物 稱霸全台

「泡茶很有學問。要講茶,我可以講一天講不完。」身高近190公分的楊永發,說起話來聲若洪鐘,相貌有幾分神似名廚江振誠。他說泡茶如同品酒,步驟得仔細講究,「喝之前你要先聞一下。」在國外待了15年,他一手熟練的沖茶技術來自父親、可寧衛董事長楊慶祥。

1993年,接手父親殯葬事業的楊慶祥,在高雄岡山成立岡聯企業做垃圾回收。6年後,他又在棺材店一張茶桌旁,與澳洲布萊堡工業公司轉投資的台灣子公司可寧衛談合作。憑藉澳商的技術門檻,加上他在岡山持續買入掩埋用地,舉凡焚化爐飛灰、面板業集塵灰、鋼鐵,以及皮革業汙泥等重金屬有害事業廢棄物,再到一般家庭無害事業廢棄物的清運、處理與最終處置,都成了楊慶祥的好生意。

楊永發是高雄岡山楊家第三代,2年前接任可寧衛總經理,一改傳統掩埋方式,讓傳統清運處理業走上科技雲端。

2006年,楊慶祥向澳商買下台灣子公司股權經營。作為全台最大的廢棄物處理集團,去年可寧衛創下27億元營收,毛利率達67.33%,連續5年配發現金股利超過10元,台積電、友達、日月光、群創、中油等都是其客戶。

但這門好生意近年卻出現危機。可寧衛既有的8座掩埋場逐漸填滿,只剩2座還在運行;與此同時,新申請的第9座馬頭山大型掩埋場,已4年過不了環評。楊永發苦笑,「台灣2,300萬人,1年家庭加事業廢棄物是3,000萬噸,但都市焚化爐使用年限20年都到了,燒完又牽扯到飛灰跟底渣的處理;台灣已經拉警報了,未來這3、4年會產生很多垃圾大戰。」

出國開眼界 回家接班

10月下旬,我們跟著楊永發到可寧衛位於岡山的吉衛固化物掩埋場。爬上5層樓高的平台,放眼望去,四周是連綿不盡的掩埋場,緊挨著家族經營的墳墓與納骨塔,占地逾百公頃。

「你等等可以去參觀一下我們的納骨塔。」不怕旁人聽了忌諱,楊永發的爺爺50年前就在岡山從事殯葬業。楊永發說:「以前也是我們現在講的一條龍,從接大體、洗大體、化妝,到做法會、告別式全部都要負責。人手不夠嘛,我小時候暑假打工,就是去抬棺材、做人家的孝男,這個行業就是家族動員。」

1999年,楊慶祥在一張茶桌旁,敲定與澳商布萊堡工業合作,引進其重金屬廢棄物處理技術,讓可寧衛成為台灣最大廢棄物處理集團。

楊慶祥育有2子1女,楊永發是最小的兒子。他國中畢業便到美國讀高中,大學則到瑞士學餐飲管理,後來又去英國念了2年商學院碩士。在海外繞了一圈,起初他根本沒想過要回家上班。「那時我就只是想去歐洲,去國際多看、多學。」事實上,無論廢棄物掩埋或殯葬業,無可避免會牽扯複雜的地方網路,「我爸沒有計畫我回來公司。他希望小孩子去發展他們想做的事,不要去跟人家周旋、交際應酬,這一塊很辛苦。」

8年前,楊永發回台當兵,之後在會計師事務所磨練3年,每天分析不同公司的財報,「最後我看了我們公司,有滿多可發揮空間,我就覺得回來還不錯。」2014年,楊永發進入可寧衛擔任楊慶祥特助,2年前接下總經理,「這2年有很多阻礙,大家覺得我太年輕、不適合。我都在prove(證明)自己,我是可以的,不是嘴巴說說。」

翻轉環保業 資訊透明

楊家第一代埋人、第二代埋物,龐大事業體交到第三代手中,楊永發想做的,是把過去需要在茶桌上「喬」出來的事情透明化。他轉投資成立中衛環保科技平台,「這一行一直很落後,掩埋、固化是2、30年的老技術了。我想帶入比較多不一樣的元素,中衛就是要去翻轉環保行業。」

楊永發推出中衛科技平台APP,事業單位可一鍵下單,獲得廢棄物的清運報價與排程。

他舉例,過去可寧衛不直接經營日月光、台積電等客戶,都是透過中間的運輸商接洽,事業單位收到報價,其實都加了中間商的費用。「事業單位會覺得,貴都是貴可寧衛,這是錯的。我們一直背著這樣的黑鍋背了很久。我現在回來,就是想改變商業模式。」

他比喻中衛就像線上音樂串流服務平台Spotify或Uber,結盟了全台3千多個事業單位與清運業者,事業單位下載APP,一鍵就能下單、獲得廢棄物的清運報價與排程。「你可以看到有多少車在外面跑、接了誰的單,誰的廢棄物、廢棄物履歷、處理過程。例如有的廢棄物載來給我們只卸貨一噸,然後19噸去別的地方,這就要靠大數據。未來出了事,誰的廢棄物亂丟,這些都是你的backup plan(備分計畫)。」

統包式服務 科技助陣

打破存在二十多年的傳統,楊永發坦言他確實收到不少反彈。「我覺得沒關係,就各走各的路。」指著戰情室螢幕上車輛的GPS定位和即時影像,「像這是友達的車、剛從中科出來。很透明、很清楚。」

楊永發(右)與父親楊慶祥(左)站在岡山總部的戰情室前,透過大數據即時掌握,可避免廢棄物被惡意傾倒。

中衛成立的頭2年,他時常自己拜訪客戶,「大家都滿意外的,欸,你怎麼自己跑出來?其實我們就是在服務客人。你的工廠、生意遇到什麼廢棄物的問題,我都可以來幫你解決、做統包式服務,做你們廢棄物的顧問跟解決方案的提供者。」

楊永發形容,以往可寧衛是靠經營廢棄物處理賺錢的環保公司,有了中衛平台助陣,更像是一家科技公司。「我們自己寫程式,靠賣系統在賺錢。老實說,以前老一輩的沒人敢出來做,所以我喜歡做這一塊,因為沒有人跟我競爭。」而除了中衛,楊永發又跟法商、榮工公司合資成立可寧衛蘇伊士環保公司,從事有害事業廢棄物的焚化,並成立中台資源科技,做廢照明、廢印刷電路板的回收再利用,多角化轉骨。

可寧衛位於岡山的實驗室,每週檢測超過200個樣品,確保廢棄物符合環保標準。

「當初他說想回來,我滿欣慰的。他來了以後,在我這裡談的事情就比較少了。」回到可寧衛岡山總部約訪楊慶祥,他邊聊邊招呼我們坐下來喝茶。專訪前得先喝茶,他說在楊家,喝茶亦是企業文化的一部分,兒子泡的茶在他看來只是業餘,但中衛的效益卻遠遠超乎預期。

「我沒那個頭腦啦!AI這塊,是他們這個世代才玩得出來的東西。」楊慶祥喝下一口茶,神情中掩不住對兒子的滿意,「台灣的清除業者有5、6千家,素質參差不齊,很多東西漫天喊價、用喬的。現在那些以前來拜託我的,他們就自己上網去跟中衛談,這對台灣廢棄物處理是非常大的進步。」

楊慶祥在岡山陸續開發了8座掩埋場,共通過8次環評。圖為環評協調會召開情形。(楊永發提供)

「我的老本行是殯葬,人來人去,我看得很多了。我本來55歲就想退休,就是因為馬頭山(第9座掩埋場),所以沒退下來。」楊慶祥長子楊修翰負責納骨塔、次子楊永發接手可寧衛。有兒子分工解勞,楊慶祥笑咪咪地說:「他(楊永發)提中衛的時候,公司內部衝擊很大。可是聽了他簡報,我當著各部門主管說:『他如果不去做更創新、對公司有幫助的事,他回來幹嘛?他繼續當他的楊公子就好。』」

過去可寧衛採用傳統掩埋方式處理廢棄物,但既有的掩埋場填滿後,事業體也出現危機。

父子兄弟情 體驗人生

他口中的「楊公子」,說的是楊永發剛回台那段愛玩的時光。「5、6年前他缺點很多,幾乎每天被我修理。你想得到的年輕人、富二代的行為他都有,可是我覺得那是人生必經的過程…以前我們club一起去。」楊慶祥把兒子當兄弟,父子相處也是非教科書典型,「很多東西你要讓他接觸,他才會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會暈船、會沉迷,代表社會歷練不夠。」

「有那一段很重要。那就是一個跟人應對進退、應酬的工具。其實,我爸也在觀察,到底我是想回來玩,還是想做真的?」楊永發在一旁補充:「我剛回來台灣在台北,我爸在高雄早上6點就丟早安、發一些奇奇怪怪的詩來。他就在考驗你,看你有沒有讀訊息、你起來了沒?接班不是那麼輕鬆的。」

建構資料庫 循環利用

過去父親開發掩埋場,填滿了一座、覆蓋上太陽能板發電後,再找下一座開發,楊永發則改朝循環經濟園區模式推動。他找上微軟合作,以雲端架構廢棄物履歷,「未來我們要發展更多不一樣的數據,比如說廢棄物DNA,這就很有意思。」

可寧衛保存了超過10萬筆處理、固化後的廢棄物,楊永發說,未來都將用於建構台灣廢棄物DNA資料庫。

楊永發推開可寧衛的實驗室資料庫,這裡利用攝氏零下20度低溫,保存了超過10萬筆、所有可寧衛創業以來處理、固化後的廢棄物。「台積電、日月光、友達、群創,台灣都市焚化爐的anything、everything都在這裡,這邊全部都要上雲(端)。我們未來的商業模式,是用IT主導。」

去年楊永發還考上台大環工所博士班,在週週滿檔的行程中,硬是擠出一天重回校園,「我回去讀書就是想精進這一塊。」他說,數據上雲端後,企業在生產原料時,就能提前將可再生原料放入前端製程,達到真正的廢棄物循環再利用。「可寧衛成長性很大,但是還沒走出台灣。環保的領域太廣,我們做的只是百分之一,未來亞洲我們都有興趣。」

楊永發找上微軟合作,要用雲端架構台灣廢棄物履歷,發展循環再利用。

接任總座2年,楊永發把可寧衛從傳統產業帶入科技業,卻只給自己打了60的及格分數,「可以做的太多,我覺得還可以更好。」聊起父親對他的表現讚譽有佳,楊永發忍不住自嘲:「可是股價沒有比較高啊!」

楊永發(前右)說,父親楊慶祥(後左)過去為了家庭和公司幾乎忙到忘了生活。(楊永發提供)

「我爸過去真的太辛苦。他為了家庭、為了公司,根本‌‌忘記怎麼‌過生活。‌‌」楊永發說小時候他放假從國外回台,週末父親常穿著拖鞋、騎著車載他到岡山菜市場吃小吃,這是楊慶祥難得放鬆的時刻。「他過去什麼都公事優先,現在‌‌順序可以重新調整。第一優先是出國旅遊、吃美食,不用再把工作放進去,這塊就交給我們年輕人去做了。」

除了中衛環保科技平台,楊永發也成立中台資源科技,做廢照明、廢印刷電路板的回收利用,從中提煉銅跟金,多角化轉骨。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