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經】疫起找活路 楓傌劇場

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影音|吳偉韶
楓傌劇場受武漢肺炎影響,看秀人潮雪崩式下滑,團長詹瑞興不忍讓藝人提早返國,自操燈光、音響撙節開銷,尋找活路。

詹瑞興的叔叔經營變性藝人劇場,因欠債跑路,他被倒帳百萬元,自力救濟接手,初期沒經驗,hold不住剽悍外籍藝人,驚動警察。尊重變性人也有人權,他不設禁愛令,90分鐘演出,除歌舞秀也穿插搞笑劇,全盛時月收200萬元。

年初疫情爆發,演出歸零,團員哭求留在相對安全的台灣,他不忍讓她們提早返國,偕女友賣菜倒貼飯錢,「7仙女」日食1餐、出外皆步行,拚命開源節流。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無血緣的主雇情義相挺,盼早日迎來雨過天晴。

舞台上,雪乳半露的「7仙女」勁歌熱舞,模樣比女人更像女人,一曲〈嘉慶君遊台灣〉前奏響起,眾佳麗扮成宮女,簇擁觀眾扮成的嘉慶君出場,把氣氛炒熱到最高點。

 

慘澹經營 賣菜貼補

控台室,團長詹瑞興同時操控音響與追光燈,一閃神,來不及銜接音樂,仙女們不慌不亂,隨機加碼和皇上來個愛的抱抱,成功掩飾出槌插曲。

由詹瑞興與女友黃愛惠領軍的「楓傌劇場」,是全台最大規模變性藝人綜藝團,7位來自泰國、菲律賓的變性人,長駐台南烏樹林糖廠演出,曾是國旅熱門選擇,全盛時,可容納400人的場地,每天3場演出,月收破200萬元。

楓傌劇場是全國最大規模變性藝人綜藝團,團員分別來自泰國與菲律賓。

今年受武漢肺炎疫情衝擊,農曆年後旅行團雪崩式退訂,劇團長達3個月收入歸零,不得已,詹瑞興決定讓7位藝人提早返國。然而當時東南亞疫情正緊繃,仙女們哭求留在防疫相對安全的台灣,詹瑞興與黃愛惠不忍下逐客令,率團搶接歌廳秀伴舞,2人還到市場擺攤賣菜,開源節流補貼7仙女房租與飯錢,被稱作「最暖心老闆」。

暑假疫情稍趨緩,但看秀人次恢復不到2成,把握僅有的零星場次,仙女們賣力載歌載舞,散場時,不少阿公、阿嬤塞小費要求合照。見人潮多,黃愛惠趕緊推出擺滿農產、伴手禮的攤車。「來來來!開心出來玩,別忘幫家人帶份禮物。」詹瑞興扯開嗓門吆喝叫賣。

這天看的人比買的人多,他嘆口氣說:「連付仙女們的飯錢都不夠。」下午沒遊覽車,黃愛惠怕男友1個人待在劇場會胡思亂想,硬是拉著他到嘉義朴子黃昏市場擺攤。

 

叔叔欠債 接下爛攤

「會做這行,完全是誤打誤撞。」10年前,詹瑞興的叔叔引進泰國金東尼人妖秀,在嘉義經營蔗埕劇場,他是幫忙驗票的員工。當時國內好長一段時間無大型變性藝人演出,一推出即轟動國旅,曾一晚湧入19台遊覽車,遊客即使坐在走道上看秀,也甘之如飴。

明明生意如日中天,不到半年,叔叔就因欠債跑路,詹瑞興與黃愛惠不僅被欠薪,連出借的百萬元周轉金也血本無歸。心寒的他,騎摩托車準備回家,半途接到同是苦主的主持人米漿來電,詢問他願不願意接手劇場,詹瑞興苦惱:「要怎麼做?整個場子只剩椅子。」

詹瑞興(右2)與變性藝人相處像一家人,開演前,他赴後台幫大夥兒加油打氣。

在米漿幫忙下,連夜緊急承租音響、燈光、空調,硬撐到元宵節。因持續有債主上門,為釐清切割,詹瑞興更名楓傌劇場,一家一家向旅行社解釋,費了一番功夫,才平息遊覽車小姐的怒火,願試著重新排入行程。

詹瑞興不敢搭飛機,接手後,無法親自赴泰國挑藝人,只能透過經紀人推薦。「我的標準是她們沒穿高跟鞋時不能比我高,我164公分,還要看肩膀骨架,太大隻,一看就知道是變性人,台灣人多少還是會反感。」第一檔為打出口碑,他月燒80萬元,從泰國金東尼挖角17位變性人,團員姿色出眾,卻性格剽悍,讓菜鳥老闆完全hold不住。

趁著人潮眾多,詹瑞興的女友黃愛惠(左)在劇場外擺攤,加減賺補貼開銷。

「藝人會在後台換裝,我規定非表演者不得進後台,但她們根本不甩,把出手大方的客人帶到後台,當額外福利,後來不知道誰去報警,她們還直接脫光放話:『來抓我呀!』」

6個月合約到期,詹瑞興不敢再雇用,寧可損失機票讓她們回去,「表演是可以訓練的,身材也可努力減肥,大家相處在一起,個性和配合度比外表重要。」為了增加看頭,詹瑞興還會安插搞笑劇、魔術,邀歌手方順吉、董育君唱壓軸,討好國旅基本盤客群。

 

尊重人權 愛的管理

對於旗下藝人的私生活,2人採愛的管理。「我叔叔在前、後門裝監視器,她們還是照樣偷跑出去,大家都是成年人,變性人也有人權,她們有的愛去夜店、有的談戀愛,我都不會阻止,只提醒注意安全,盡量不要在外面過夜,她們都很聽話。」詹瑞興說。

黃愛惠則是像媽媽,每隔3、5天開車載藝人們上市場採買,疫情最嚴重時,還幫忙買口罩。藝人寶兒來台時原是男兒身,靠表演存到錢才回泰國變性,她說:「我曾胖到70公斤,被前老闆退貨,他(詹瑞興)沒有因為這樣罵我,還誇我很會跳舞,讓我下定決心減肥,所以現在老闆不管要我演搞笑、扮丑角,我都OK,不會拒絕。」

藝人寶兒(左)曾經很胖,還因此被前雇主退貨,受詹瑞興的鼓勵,讓她下定決心減重15公斤。

為維持女性樣態,7仙女每天都要吃賀爾蒙藥,只能託人從泰國帶回,大夥兒還在宿舍拜愛神,盼替老闆招來好生意。唯獨藝人玲玲沒和大家同住宿舍,她與台灣男友交往穩定,男友是單親爸爸,沒演出時,她會燒飯洗衣,教男友小孩寫功課、哄睡,全家都把她當成準媳婦,卻不知她曾是男兒身;一次電視新聞播報楓傌劇場,她怕把男友家人嚇死,只好趕緊轉台。每人都有自己的難處,因朝夕相處,詹瑞興、黃愛惠和7仙女更像無血緣的家人,互相關心。

「她們很多人都是要寄錢回家養父母,今年因疫情,沒辦法讓她們賺到錢,我當老闆很自責。」詹瑞興向7仙女表明狀況,沒想到換來藝人願意不支薪,只求留在台灣等待演出場次恢復,期間更努力撙節開銷,夏天不吹冷氣、頂烈日走20分鐘赴表演場,一天只吃一餐,7人合喝一瓶500cc的可樂,情義相挺,讓他感動萬分。

大夥兒拚命開源節流,詹瑞興把團員推薦給北部歌廳秀,替歌手伴舞。黃愛惠直指:「很多藝人想來唱歌,請歌手表演,一個月要多花30萬元,預算沒控制好,我們只是賺錢給別人花。他(詹瑞興)太容易心軟,對別人心軟等於對自己殘酷。」聽到女友的抱怨,前一秒還搞笑自稱「面惡心善」的詹瑞興,像被戳到痛處,眼神一黯,丟下一句:「方順吉有3個孩子要養,我們能力做得到就幫,誰知道越幫越沒好下場……。」就到外頭吞雲吐霧,逃離殘酷現實。

 

處境艱困 親友唱衰

武漢肺炎改變人與人之間有形與無形的距離,詹瑞興自認虎落平陽被犬欺,「連親手足都說我不是做老闆的命,冷言冷語叫我收起來,但他們都沒想過,我這麼大年齡轉職不易,難不成要去撿寶特瓶?」考驗一波波,母親在白色情人節撒手人寰,讓他情緒盪到谷底。

與其坐困愁城,黃愛惠提議去市場擺攤賣自種蔬果。詹瑞興苦笑說:「以前一台遊覽車可進帳1萬多元,賣菜一條大絲瓜20元,婆婆媽媽看了看最後還是放回去,太陽又毒辣,那種落差,想到真的會鼻酸。」不讓男友自艾自憐,黃愛惠總是耐心鼓勵,「不要一直想那些負面情緒,面對現實,歡喜做甘願受。」

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2人自力救濟的行動在小鎮傳開,有民眾加碼消費,不少遊覽車小姐也幫忙兜售。面對未知的疫情演變,詹瑞興、黃愛惠與7仙女們彷彿命運共同體,大夥兒只能更團結,盼早些迎來雨過天晴。

新竹,蔡先生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