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改變 李李仁

文|​唐千雅    攝影|嚴鎮坤    影音|張匡皓    攝影協力|劉耀勻
在小孩都能理解他的工作後,李李仁於是想試一些與他完全不一樣的角色,他們的理解,讓李李仁覺得什麼都能做了。

李李仁以前衝浪,但現在不太衝了,即使心裡依舊掛念著適合衝浪的天氣,但如今真的下去衝浪時,他也沒以前那麼衝了。畢竟他在人生很可以衝的時候,停下工作的腳步,大多陪著孩子,他見浪一陣一陣湧過。

最近李李仁演出變性人角色,形象令人詫異,但他反而覺得是時候到了。啊,原來他是一個心裡起伏很多,一路乘風破浪的爸爸呀!

大概是李李仁外在的形象太陽剛,乍看到他演的變性人安狄劇照時,過粗的毛孔、假髮濃妝⋯濃濁的性感於是也被放大了。對於自己的表現,李李仁笑得爽朗開心,他說自己已看過2次電影,第一次他一直哭,到了第二次,他至少覺得,他演的變性人角色不會讓人看了心生「咿~不舒服」的感覺。

熟男李李仁爽朗開心, 自認最大的療癒與能量是來自家人。

 

海外工作 先算返台班機數

不過,這些本來都不是他考慮的重點。在馬來西亞拍一個半月的戲之前,李李仁坦承,一開始他最想知道的其實是,馬來西亞一天有幾班飛機飛台灣?

在馬來西亞演變性人時,李李仁說,當時他是真的把自己當女的。(滿滿額提供)

當然這是疫情之前的空中來往,現在講來有點恍若隔世。李李仁黏家人,過去在廈門拍戲,曾有2個多月回台灣6次的紀錄。「之前在廈門,我今天沒有夜戲,明天是中午以後的班,我就回家,因為很近。」但馬來西亞一飛要5小時,李李仁只好以視訊代替回家。

「我家人是我在工作很大的力量支柱,」所以李李仁人在外地時,每天都會跟家人通話,他說:「我是全女裝,每天什麼時候上戲不一定,有時化完妝,有時化到一半。視訊電話一開他們會先大笑30秒,陶子一定會先笑,『你今天怎麼又不一樣?』」

不過在又濕又熱的氣候下戴假髮拍照,李李仁頭皮裡整圈長滿濕疹。他回憶,「我不知道馬來西亞是這麼熱的,濕疹又不能抓,真的受不了時只能拿尖尾梳,往頭髮裡面戳⋯」

監製林心如要拍馬來西亞變性人的故事,找上李李仁,電話中他還稍矜持一下,說想先看劇本再說,但心態上其實已經放手去做了。「我有跟心如說,基本上我這個年紀也沒什麼不可以了,我的小孩大概知道我在幹嘛了。」

女兒14歲、兒子11歲,從兒子出生到現在,李李仁陪伴小孩的時間非常多。他曾因違法以外籍看護當幫傭,最後獲緩起訴,並公益捐款60萬元。那之後,他與太太陶晶瑩花更多時間自己陪小孩,李李仁認為這樣的改變是好的,「那幾年我幾乎沒有辦法長時間在外面工作,」但說著自己也笑了,其實他也不愛在外面工作太久:「看到家人對我來說就是療癒休息,所以我很不喜歡在外面過夜。」

 

最怕解釋 摟的阿姨不是媽

李李仁是個性較嘮叨, 也能看到事情瑣細面向的人, 不過他很有自覺, 「年紀有一點的話,話又不能太多。」

有些戲真的會為了顧及小孩而不接?李李仁說:「對,以前他們不懂,現在大了都懂了,我就天下無敵,我沒什麼好怕。」

他記得自己是在看著兒子打球的背影時,接到林心如邀約的電話,那感受是很深的。即使身為演員說出這些話有不專業的可能,但李李仁的次序很清楚,他永遠把家人置於事業之前。「以前接戲,我必須要考慮我的現實生活,必須要去考慮我的小孩,因為他可能會被問『你爸爸為什麼在電視上每天泡妞?在電視上摟的那個阿姨怎麼不是你媽媽?』」

他探索外面世界的同時,家裡的4人世界,內在視野也一樣寬闊、有波浪。同樣地,也有很多浪頭需要被凝視、被跨越。

李李仁一直會跟小孩討論自己的工作,讓他們知道,媽媽是主持人、歌手,而爸爸是演員及外景主持人。「他們會好奇我的工作是什麼,問『爸爸這次你演壞人?那你為什麼那麼壞?』」「我會回,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理由,我就開始跟小孩聊這些角色、這些故事⋯」

電影《迷失安狄》是要探討,每一個人不管是誰,都有愛人及被愛的權利。這讓李李仁深深有感。

兒女各自有他們的主體性,李李仁使用的方法,不是華人家庭常見的命令句,而是聊天,沒那麼強迫性地,可是又往心智塑造、人的邏輯如何生成,去輕輕搥釘。

他說:「他們就知道,我的工作是虛構的,我去做的每一件事情就是假的,所以他們會覺得很有意思。」

他們好奇你這次的變性人角色嗎?「有啊,會好奇。從小我就會跟小孩講性觀念。我們身邊有很多男性的、女性的同性戀,我們有很多這樣的朋友,也很愛他們。而小孩會問什麼是同性戀?我跟小孩說,就是每一個人都會喜歡一個人⋯有些時候可能上帝開了一個玩笑,可能你是男生但是你會喜歡男生,但這不是你的錯,你要勇敢去追求你自己所想要。」

「所以當我在演這個變性人的時候,小孩很自然而然就知道說,這個戲中的爸爸,他可能以前就是想當女人。我也跟他們講這個角色的人生背景。」不過李李仁再解釋:「我並沒有設定去為特定某一個族群講話,因為我覺得每一個族群都有被尊重的權利。」

 

耶誕老人 惹得父子抱著哭

消化劇本或是消化生活都是一樣的,很多事情與情節,李李仁看在眼裡,但不一定全都要說出來、演出來。

李李仁看了大量的變性人影片做功課。生出想像,也抹去很多本來的想像,像是,如果他的角色想成為一個女人,那他演的時候自然就會有個氛圍,不必刻意把雙腿夾那麼緊。他的角色被歧視,和幾個社會底層的淪落人互相伸出了天線,一個眼神或一個抿嘴,都顯示了心裡的千折百轉。

回到自身,李李仁也真是心思細膩的一個人,他清楚記得2個孩子知道耶誕老人真相的年紀,「都在小學三年級」,而他跟兒子解釋時,父子倆還抱著哭了。為什麼哭?「我跟他說,那是假的沒錯,但身為父母,又很想給他們充滿愛的感覺⋯」是父子裡記憶的一幕,是平凡無奇的生活片段,但就像日常的麵包或是米飯,熱量很確實,也確確實實是可以滋養安全感,為生活打底的能量。

46歲的李李仁很自覺,他拍戲時,會跟20來歲的李玉璽這一輩學習,「因為有時候我們年紀到了,很多事情會很自以為是。」 「但我覺得這是可以訓練的,我就很佩服我太太,年紀也不小了,但她跟我女兒在學韓文,最近又想增進她寫作的內容,去學編劇課。」

說起太太,2人分工清楚。「我非常謝謝她,她是我們家的領導者,帶領我們家冒過很多險。因為我個性是比較穩的人,她比較有想法。像我常講,她就是創意家,我就是執行者,她最近想種菜,我就開始來準備菜園的這一些東西⋯」不是陰柔陽剛的二元論,其實就是互相學習走一段。

浪頭在前,如生命迎來,可以是水花濺起,是輕輕一啄的親吻;但也許是更暴烈、更侵蝕性地消磨了人。能夠準備什麼?其實就是迎上前去,看是被命運咬了一口,或被運氣挪移往前送⋯內在與外在,人活著,都得乘風破浪。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