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家開講】步步為銀 陽信銀行董事長陳勝宏

文|邱莞仁    攝影|林育緯
纏訟多年的陽信銀行超貸案近期塵埃落定,身為台灣在位最久的銀行董座,陳勝宏獲判無罪。

涉入陽信銀行超貸案、纏訟多年的陳勝宏近期獲判無罪,讓沉寂一段時間的他,再度成為新聞焦點。

陳勝宏出身台北士林社子農村,早年是貿易商,因被競爭對手惡整踏入政壇,成為五連霸議員。後來他出任陽明山信用合作社(陽信銀行前身)理事主席,改制銀行後又帶領陽信擴張至百家分行。作為台灣在位最久的銀行董座,縱橫政商界數十載,卻險些因案在鬼門關前走一遭,或許也是他始料未及的變數。

信銀行的董事長辦公室在總部頂樓,出了電梯,還要再經過一段白色階梯。陳勝宏比約定的時間還早抵達,專訪前一週,涉入陽信銀行超貸案、纏訟多年的他剛獲判無罪定讞。以無罪之身再次見到媒體、公開受訪,見我們恭喜他,陳勝宏忍不住呵呵呵地笑了出來。

陳勝宏說第一次被判有罪時,他氣到心肌梗塞送醫急救。

纏訟十餘年 獲判無罪

2007年,陳勝宏被控在《中華日報》公開標售報社大樓時,護航妻舅薛宗賢向陽信銀行超貸過關,並收受佣金。儘管一審判決陳勝宏無罪,但二審到更二審均判有罪,直到高院更三審才判無罪定讞。

一場訴訟拖了近14年,老銀行家說來仍有氣,「中華日報大樓2002年貸款、2年後還款,你到2007年才來辦我?人家借貸的錢都已經還了。大樓貸款4億多元,卻說我掏空40億元?」陽信銀行前身為陽明山信用合作社,陳勝宏自1982年擔任陽明山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是當前台灣在位最久的銀行董事長。他也曾是台北市五連霸議員,當過立委,被起訴時還身兼民進黨中常委。「民進黨只有我有做金融業,特偵組就是針對我,認為阿扁洗錢是透過我,結果找不到證據,就隨便找一個案子整我。在收押庭檢察官當面跟我講:『我就是要讓你樹倒猢猻散』。」

陳勝宏(中)1997年與薛凌(右)結婚,2人每逢年底都會舉辦寒冬送暖活動,提供物資給中低收入戶過好年。

「那時我跟薛委員心情怎麼可能會好?」說到激動處,陳勝宏幾乎菸不離手。「薛委員」指的是前立委薛凌,她是陳勝宏的第二任妻子。二人1997年結婚,10年後均因超貸案被起訴,陳勝宏交保獲釋時開記者會發毒誓,若掏空陽信將切腹謝罪,薛凌也喊出會切腹陪葬。一場鬧哄哄的記者會,彷如昨日。

代理打釘槍 創業闖蕩

「判無罪當然整個人輕鬆下來,拖了那麼久,壓抑很久了。」陳勝宏說第一次被判有罪時,他氣到心肌梗塞送醫急救,「如果要進去(關),我也有覺悟,進去就進去。」人死留名、虎死留皮,陳勝宏說:「可是進去之前,我一定要登一個很大的廣告,公開我的判決讓大家看看,司法沒有黑白、沒有是非,我這個案子完全沒有事證,就是政治因素。」

這場專訪在陳勝宏的辦公室進行,他批判司法不公、滿腹委屈,辦公桌旁他與蔡英文、陳水扁的合影也一起聆聽。一張張合照彰顯他的政治實力,卻因案險些在鬼門關前走一遭,或許是他當年跨入政壇時始料未及的。

出生於台北士林社子的陳勝宏,父母親以種田為生,小時候他每天都替父親挑菜到承德路上賣。1964年,他考上逢甲銀行保險系,隔年轉到國貿系,「那時台灣外貿、經濟準備起飛,讀銀保未來一定是吃人頭路,我就決定轉去國貿,畢業第2年就開貿易公司。」

陳勝宏跟會湊到第一筆創業資金,1972年在重慶北路上開設台灣華嶠貿易公司。他回學校翻資料庫找公司名錄,找到一家德國手工具機業者,「我寫信給對方,幫他們代理打釘槍。」他說,早期木工、水電工釘牆壁都用榔頭打,「打釘槍比榔頭快又牢固。」商品引進台灣後,他親自跑五金行,挨家挨店推銷。

不堪查水表 踏入政壇

當時台灣進口的打釘槍,除了另二家代理商進口的日本品牌,再來就是陳勝宏代理的德國品牌。打釘槍一支要價1萬多元,「日本跟德國的比,大家都要用德國的,阮1年可以賣三百多支。」他創業第1年打平收入,第2年起年年賺錢,「阮銷路卡好、賣得比人家好,人家有關係,就利用關係找警察、找稅捐處,2、3天就來查我。」陳勝宏苦笑,「我賣給誰,每天都要去警察局報告,警察也去查我的客戶。這很惡劣啊,買日本的不會被查,買我的會被查,客戶覺得很麻煩乾脆不買,所以我足悽慘,生意整個停滯不能做。」

警察天天上門「查水表」,那時陳勝宏不過30歲。「彼時阮攏無關係,我又是農村出身,哪裡有好的關係?政府怎麼規定我怎麼做,可是還是一直被找麻煩。」他氣不過,決定出馬參選台北市議員,「我是被逼上梁山的,不然我原本也不想參與政治,我對政治也沒興趣。」

1977年,年僅33歲的陳勝宏當選第三屆台北市議員。陳勝宏的助理在一旁補充:「這比吳怡農參選時還年輕。」雖然陳勝宏不給我們他年輕時意氣風發的照片,無從判斷他當時是否是政壇小鮮肉,但以無黨籍身分參選的他,是社子地區近30年來首位出馬競選的在地人,「我出來,社子人都很團結,光社子地區的票我就當選了。」尤其參選前一年,他已在陽明山信用合作社擔任理事,累積一定的地方聲望。

改行績效制 無懼反彈

「選上警察就沒再來查我,這很現實。」他透露,後來國民黨邀他入黨,「我當然不要,當初只有我被查,要查就所有人一起查,我就被欺負嘛!」當選後陳勝宏在貿易公司內成立服務處,「我是台灣第一個成立服務處的民意代表。以前議員沒有服務處,民眾要去哪裡找人都不知道,服務也不像現在這麼好。有固定的服務處推出來,接觸的民眾比人家多,第二次選,我就第一名,不是只有拿社子的票了。」

此後陳勝宏連續5屆當選議員,後又參選立委,分身乏術下貿易公司交給弟弟打理。1982年他成為陽明山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即銀行董事長。「我接主席的時候,台北市信用合作社有9家,陽明山信用合作社是最小的一家。我當主席用績效制度發獎金,陽信就排到第3。」過去合作社是齊頭式給獎金,「改績效制後,做得多的人就領得多。但我一改變,反彈力量滿大的,員工抗爭、理監事也來施壓,我都不管,堅持一年後就不一樣了,陽信放貸、存款的業績成長非常快。」

陳勝宏曾是貿易商,1982年出任陽明山信用合作社理事主席。(陳勝宏提供)

登陸開公司 竟成箭靶

1997年,陽明山信用合作社首批獲准改制成為商業銀行,陳勝宏順勢出任陽信銀行董事長,透過合併與政策承受其他地區信用合作社,陽信分行拓點至百餘家。只是8年前,陽信旗下陽信融資租賃(中國)公司在上海開業,他的綠營色彩也引發質疑。「台灣36家行庫有29家都去大陸,陽信不過是其中一家。阮也沒過去做分行,只是去開了租賃公司。」成為被攻擊的箭靶,他有些埋怨,「公營行庫可以去,怎麼會民營不行?陽信不是我開的,我不過是其中的股東而已,我哪有這麼多股?」

政壇、商界風光如意,陳勝宏卻不願多談家人,只說他四十多歲時因個性不合與第一任妻子離婚。對於曾有報導指薛凌以商業女強人之姿,拿4千萬元逼前妻離婚,他澄清:「我分開6年後才跟薛凌結婚。」薛凌前夫早逝,她單身10年後才因經商和陽明山信用合作社有業務往來,與陳勝宏相識、交往。

陽信石牌總行旁開設的「陽信數位生活體驗中心」,是陳勝宏(前)對未來銀行實踐異業結合的想像。

推異業結合 南向發展

不講家事,近年淡出政壇、將重心放在經營陽信銀行的陳勝宏,說起他對陽信的下一步想像,譬如到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發展,還有去年在陽信石牌總行旁開設「陽信數位生活體驗中心」。他興致勃勃地帶我們去參觀,裡頭販售小農商品、地方美食,異業結合是他對未來銀行的規劃。陳勝宏在生鮮蔬果櫃前走了好幾回,拿了幾盒藍莓、又買了幾包蔬菜、水餃,見員工來推銷新鮮的草莓蘸煉乳,本想試吃的他,一見到鏡頭,趕緊揮揮手拒絕,縱橫政商界數十載的大老,此刻倒有些害羞了。

專訪後一週,我們和陳勝宏約在老家附近的海光宮碰面,聽他說起廟的歷史。

專訪後一週,我們和他約在老家附近的葫蘆堵海光宮見面,他週末固定在此和士林、北投區的在地鄉親敘舊。助理形容,現場如同粉絲見面會,地方人士、陳勝宏從小玩到大的玩伴、多年好友紛紛來找他泡茶、聊天。

陳勝宏(右2)週末在葫蘆堵海光宮,與地方鄉親喝茶敘舊,現場宛如粉絲見面會。

或許是無罪一身輕回到老家,第二次碰面,他輕鬆自在許多。走進廟裡,他邊走邊說起廟的歷史,「自細漢阮爸爸就在廟裡面做事,阮馬欸來(我也會來),不是選舉才來。」廟裡供奉的主神是觀世音菩薩,他雙手合十敬拜。菩薩應該有保佑他全身而退吧?陳勝宏點點頭微笑:「嘿啦,菩薩有保佑。」

陳勝宏辦公室外放著一顆陽信贊助的女子足球隊用球。

更新時間|2021.01.05 06:41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