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寶新人生番外篇】沒人天生想當壞胚子 他因1根菸被退學乾脆放棄自己

邊境烤鴨專訪

文|王筱君    攝影|陳俊銘
是𨑨迌囝仔的劉家文為愛改變,浪子回頭拚出全新人生。

「我從小跟著阿嬤長大,阿嬤曾營酒店,我在物質上不虞匱乏,要什麼有什麼,但也僅止於物質上的滿足。」劉家文從小受隔代教養,因出生在複雜家庭,童年幾乎都是在酒店、電動遊樂場、賭場中的包廂裡度過。國小時,旺盛精力無處發洩的他曾被選為拔河隊,一路靠體育成績保送國立高職,卻1根菸被退學,讓他乾脆放棄自我,但最終也是親情與愛的力量,喚醒荒唐少年浪子回頭。

劉家文很少對外人談到過去,環境使然,他很不容易相信人,他故作灑脫地說:「我這人很怕麻煩的!以前沒有任何人知道我家在哪,很多都是吸毒吸到腦袋壞掉了,我會去應酬,但是露個臉就走,免得不必要的麻煩上身,那種地方待久了容易出事。」

事實上,沒有人天生就想當壞胚子,小學時,劉家文曾是體保生,遇到好教練對他「加強管束」,「體能上狂操我,讓我們沒力氣去外面為非作歹,我和國小的教練還有聯絡,我們這些單親的小孩,老師都會特別照顧,教練最自豪的就是,他訓練出來的學生,如今沒有一個在做壞的。」

因體育成績表現佳,劉家文保送國立瑞芳高工,「想說離家遠,終於可以出去玩,但體育老師看我不順眼,因為1根菸就逼我退學,我覺得那就是命,從此面對現實,既然我不能好好讀書不能好好練體育,我就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這也是偏激少年踏上歧途的開端。

幾乎是放棄自己的劉家文,販毒、槍枝、插股傳播業。他坦言:「出發點都是為了錢,我1個禮拜就能賺20幾萬元,天天泡酒店,講現實一點,沒錢就不要來找我,沒錢怎麼講兄弟?」一手拉拔他長大的阿嬤,曾用激將法嗆孫「有本事就混大尾一點」,知道阿嬤的苦心,劉家文每晚出去鬼混前,必定先回家陪阿嬤吃晚飯。

「做黑的一定會有風險,我只是運氣比較好一點而已。」劉家文坦言,全家都曾勸過他回頭,別再重蹈家人的覆轍,父親出獄後也洗心革面做工,如今經營一間輕鋼架工程公司,父子倆終於能好好化解心結,劉家文不太擅長表達情感,他酷酷地說:「能有今天,老婆常叫我要知足。」

★《鏡週刊》關心您:抽菸有害身心健康。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