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萬人空巷的唏嘘 黃秋生

文|翁健偉    攝影|嚴鎮坤    影音|張匡皓    攝影協力|何姵嬅、蕭志傑
明明就是因為演出變態角色太過傳神、才會膾炙人口,但黃秋生擺明了一點都不想跟這些事情劃上等號,你越是跟他提這些往事,他越覺得無聊。

應該沒有人不知道黃秋生吧?

拜過去演出許多香港電影所賜,

那些誇張的、血腥的,甚至怪力亂神的劇情,

在大家腦海裡頭留下深刻的印象。

直到那些劇情都被淡忘,

只留下一個永遠也無法抹去的黃秋生。

黃秋生並不完全喜歡被「大家記得」這件事,理由顯而易見,過去那些讓他打下知名度的香港電影,早已成了歷史的灰燼,而韓國也一躍成為亞洲娛樂主流。當他來台灣錄製實境節目《開著餐車交朋友》,對於那麼多觀眾圍著他的人山人海,也有點驚訝,「因為畢竟那麼多年沒有拍戲,年紀那麼大,應該把我忘掉了。沒想到,真的是,連年輕人都知道我是誰。」

明明就是因為演出變態角色太過傳神、才會膾炙人口,但黃秋生擺明了一點都不想跟這些事情劃上等號,你越是跟他提這些往事,他越覺得無聊。

快樂不快樂 主業已不是演員

但既然那麼久沒拍戲,或者說,沒戲可拍,難道不會好奇到底這些年輕人怎麼會認識他嗎?黃秋生說:「我沒有那麼自戀。『你從哪裡來的?』『你喜歡我嗎?』『要不要幫你簽名?』我看起來有像病到那麼嚴重嗎?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謝謝。」

雖說很多年沒有拍戲,大家應該把他忘了,但黃秋生去哪裡,都有人認出他。

這次在台灣出外景,在每個地方都引發了許多群眾圍觀、拍照,這種萬人空巷的騷動,還適應嗎?「在這行業30年了,要是我說不習慣的話,那應該是個白痴。」黃秋生沒說喜歡,但也習慣了,就當作是工作的一部分。

感覺他好像有點不快樂,但又不是真正的不快樂。應該說,沒有舞台可以發揮他的才華,卻又不算完全跌落谷底。那種介於「時不我予」與「蕭條繁華」之間,對於像他這樣的人來說,才是最可怕的。「演員已經不是主業,是副業了。」他說,「主業現在還沒有找到,副業肯定是演員!」

電影《淪落人》黃秋生挑戰扮演身障人士,順利三度拿下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帝。(甲上娛樂提供)

有些事情真的沒辦法僅用三言兩語交代,但黃秋生表現得非常清楚,那些過往的唏噓,就別再問了,再問就只有悲情。

為了來台灣拍戲跟做節目,黃秋生去年先後體驗了2次隔離14天,講這個應該不會讓他不開心吧?!「第一次比較舒服,第一次隔離的地方比較大,第二次是我自己一個人。因為第一次我跟我助理是兩個房間,然後還算是有一個空間可以煮飯。第二次沒有,一個人很悶,差不多到了一半的時候已經瘋掉了,要怎麼過?」

無聊不無聊 再無青春可浪費

但黃秋生話鋒一轉,表明自己一點也不遜色,「我還是比較厲害,隔離到一半才發瘋。我聽說,過來參加金馬獎的,有些導演隔離3天已經瘋了。」

黃秋生的身上有一種滄桑,好像一直在往下走,也許只有他知道該怎麼拉住自己。

雖說是「發瘋」,但隔離的日子除了看書以外,黃秋生也找可以殺時間的樂子,「後來就玩一個手機裡面的遊戲,我從來不玩這些無聊的東西。以前年輕時候玩過,後來就發現很浪費時間,浪費青春,很久不玩了。只是到了最近,我發現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浪費,更沒青春可以浪費。」所以不用隔離之後,就把遊戲刪除了嗎?「沒有,就浪費,反正沒有青春。」

其實我也很想把我的口頭禪「人生不過愚蠢乏味」,送給黃秋生,不過我想他那麼聰明,一定可以想出更好的金句才對。

忘記告訴黃秋生,他的雙眼皮真的很深,馬英九也比不上。

話題還是回到實境節目《開著餐車交朋友》,在攝影機前面,煮飯的感覺是什麼?黃秋生覺得還有些成就感,「第一我從來沒有試過煮那麼多分量。然後開始的時候,我有點緊張,開始的第一次,還算是及格。第二次是更成功,有信心,後面就已經不擔心。」

失望不失望 沒看到泳裝辣妹

那麼到底是大家真的喜歡他煮的食物,還是因為「他是個大明星」,所以才會那麼認真捧場?「應該都有吧?可是畢竟到最後,你會看到沒有留下剩餘的東西,就等於說,你煮的食物算是可以啦。」

黃秋生在實境節目《開著餐車交朋友》挑戰一口氣煮給很多人吃的大分量食物。(LINE TV提供)

所以還是請他發表一下,參加節目後的心得,「第一,我從來沒有機會到處去看。有人給我錢,然後又陪兩個帥哥,一個口才那麼好(KID)、一個那麼紅(宋柏緯),還一起去,真的是非常好的機會。對我自己來講,也是個挑戰。因為從來沒有試過公開煮那麼多分量的食物。第三非常有意義,就是籌款給小學、小朋友。」

不過他還是強調,在墾丁拍攝的那一集讓他有點失望,因為聽說墾丁有很多比基尼辣妹,但是到了墾丁拍完節目後,發現根本就沒有機會去海灘,導致他一個泳裝美女都沒看到。

會想做這個訪問的動機,是因為那天無意間瀏覽到黃明志的臉書,貼了他跟黃秋生的合照。發現這兩個都在家鄉不太受到歡迎、因緣際會下只好跑來台灣發展的人,結果卻在異鄉成了知己。這種「異鄉當家鄉」的荒謬感,一直在黃秋生身上揮之不去,至少在這次訪問過程中,不斷圍繞著。

看他在下榻的飯店,突然發現樓梯的盡頭可以通往泳池,他就忍不住好奇往上走,才發現他應該很少有機會離開飯店房間。或者表明了不喜歡被當成明星圍繞的感覺,但當訪問結束,大家拜託跟他合照的時候,黃秋生又露出了很親切的笑容,你無法猜測這是他打心底的真實感受,還是直覺的反應?

有些事情還是不需要追根究柢的好。

黃秋生自嘲還找不到主業,但很確定演員已經是副業。聽他這樣說,真的好不忍心啊。

化妝、髮型:王詩婷 場地提供:晶華酒店

鏡週刊4年了,讀者的建議與批評我們都虛心聆聽。為提供讀者最好的閱讀空間,我們成立了會員區,提供會員高品質、無廣告、一文到底的純淨閱讀體驗,邀您立即體驗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